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保底第三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整整二百章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今天940的均订,让我们尽快破千吧。最后提醒一句,不要赠币啊啊啊啊。

    中午。

    大日横空,新烟萦树。

    高台背负云气,胸荡烟水,重重叠叠的明光照下,氤氲赤辉,璀璨夺目。

    陈岩头戴银冠,身披锦衣,骨气清稳,光线自上而下垂落,金光织衣,平添三分的肃然和威严。

    “诸位,”

    陈岩讲过几句简单的开场白后,声音拔高,如金石之鸣,锵然有声,道,“学生站在这里,站在归云台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是要揭露府城神灵的无耻勾当,让他们的龌龊无法在青天白日中隐藏。”

    “他们目无王法,他们无耻之尤,他们胆大妄为!”

    “他们愧对朝廷的信任!”

    陈岩声音越来越大,吐字清晰,如同石轱辘碾过地面,梆梆梆的,很有力量。

    “又是读书人的这一套。”

    神庙中,来历莫名的俊美青年人额头的竖瞳半睁半闭,笑道,“真是无聊至极。”

    “再看看,”

    广陵公多次主持乡试,比眼前的青年人更明白一个被称之为二十年一遇的解元公的分量,陈岩是真正的聪明人,这样大张旗鼓地举动,肯定不一样。

    “咦,”

    周然坐在下面,看着陈岩在上面言辞激烈,抨击神灵,觉得非常别扭。【愛↑去△小↓說△網w  qu 】

    这抬着头是什么意思,让自己仰望对方?

    而且上面的那个台子,也不是陈岩这样年纪轻轻,资历浅浅的士林新锐能够站在那里大放厥词的吧?

    周然心里不情愿,就有点坐不住,身子扭成麻花。

    “老实听。”

    身边的长辈见此,低声斥责了一句,面沉如水,道,“戒骄戒躁,好好找一找和人家的差距。”

    “我,”

    周然听到这句话,一下子热血冲顶,脸红红的,羞得差点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金台府的神灵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高台上,陈岩的声音越拔越高,气势逼人,道,“有十宗罪。”

    “其一,篡改法网,无视政令。”

    “其二,勾结邪教,混乱阴阳。”

    “其三,插手科场,目无王法。”

    “其四,仗势欺人,胡乱伸手。”

    ……

    轰隆隆,

    十宗罪,如同十个陨石从天而降,砸到水里,激起万千波澜。

    “什么?”

    “怎么会?”

    “真的有啊。”

    台下的众人先是吃惊,然后是不敢相信,最后是看到开始逐个放出的证据,特别是重点标出的前三项,登时都愤怒了。

    铁证如山,事实确凿。

    神灵目无王法,可恨至极!

    “这个,”

    神庙中正嘲讽陈岩的俊美青年人看到高台上罗列的证据,额头中央的竖瞳都完全睁开,显出如大日般的光华,真的是他目瞪口呆。

    好一会,这个青年人才转过头来,开口道,“广陵公,这样的证据你们也能让他们弄到?”

    “这个,”

    广陵公同样是不敢相信,说不出话来。

    由于早期神灵和官府签订的契约,布置的法网连绵成片,上面的信息无法消除,留作底条,方便监督。

    只是神灵占据主导地位,虽然消息无法消除,但他们有种种的手段进行遮掩,毕竟他们才是日常法网的搭建人和管理人,内行糊弄应付外行,再简单不过。

    可是这一次,他真真是没有想到,由岳王公这样的人物亲自出手遮掩的,竟然让外行中的外行弄到,这是何等的打脸?

    “愚蠢至极!”

    俊美的青年人卢秉书心里破口大骂,这真真是猪队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要不是知道岳王公现在正凄惨惨地在沉睡,他真有找他拼命的冲动。

    刚到金台府城就送给自己这样一个见面礼,真真是气死人了。

    “诸位,”

    陈岩大袖展动,声音如金石,似战骑突出,声势凛然,压下下面的凌乱之音,一字一顿地道,“神灵腐朽,肆无忌惮,天理难容!国法难容!百姓难容!我们读得圣贤书也难容!”

    声音依次拔高,到最后,滚滚如天上罡雷,炸响在在场的每个人耳边,道,“金台府的神灵们,需要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说的好。”

    旧观书院的山长当年的爱妻就是丧命于红莲教徒之手,对邪教最是痛恨,当即应声,道,“无法无天,罪不可赦!”

    前林大学士没有犹豫,起身道,“老夫这就回去写奏章,上呈内阁。”

    “国家养士五百载,有不平则鸣。”

    李初阳等等年轻人也混了进来,这个时候,大声疾呼,场面弄得红红火火。

    他们或是陈岩的同年,或是陈岩的至交好友,或是崔学政还有三王集团之人,早接到了陈岩的招呼,正拼命制造声势,推波助澜。

    一时之间,场中的气氛如同热锅放油,不少的人都受到感染,大声地抨击神灵。

    “风云大起啊,”

    不少的人都将目光投向高台上的少年,天光照耀下,衣若浮金,面容坚毅,目光有神,给人一种正直不屈,铁骨铮铮的印象。

    “自神灵当道,前朝大名鼎鼎的御史台都被撤销了。”

    有人见此,忍不住赞叹,道,“我以往只能翻阅前人的读书笔记,来瞻仰在史书中留下笔墨的御使是何等刚毅果断,舍生取义,没想到今日会亲眼目睹。”

    “真有风骨,”

    跟随长辈出来的少女们大多数美眸中都露出痴迷之色,少女爱慕英雄,今日陈岩的不平则鸣,向神灵开战,是真正的大英雄。

    孙人峻,周然,等等,向来看陈岩不顺眼的人,这时候也得夹着尾巴不吭声,要是乱说话,真的会被狂热的人殴打的。

    “这次是真的麻烦了。”

    神庙中的神灵见此局面,是有心无力,岳王公的纰漏太大,被人捉个正着,他们再强硬,也没法翻盘。

    “得想一想办法。”

    卢秉书咬着牙,念头迭起。

    半日后。

    陈岩发表的《讨神十宗罪》的檄文出现在金台府城的各种各样的报纸中,书院山长,退仕官员,士林领袖,等等等等,凡是有资格的,无不发文声援,严厉抨击金台府城的神灵目无王法,无法无天。

    旋即,这股风潮从金台蔓延到云州,再到其他三十五州和京城,天下震动!

    陈岩之名,由此开始,轰传天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