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零四章 冷月挂檐照杀机(保底第二更求订阅)
    中夜。

    冷月挂檐,稀稀疏疏的霜白明光垂下,如珠帘,叮当有声。

    远远看去,亭榭飞甍反宇,上覆天青琉璃瓦,两翼露台浮阁,柱壁屏幛之上,尽绘五彩云气,崇山幽林。

    天光一照,五色交辉,弥漫烟霞。

    陈岩端坐在木榻上,身边是檀架,背后是山水屏风,他识海中阴神吞吐,五色灵焰升腾,时而发出种种的天音,似是极远,又仿佛很近。

    用不了多久,五色灵焰就会彻底化形,寄托心神,成就无上道基。

    道基一成,只剩下水磨工夫,就能冲击龙门一关法身境界。

    以后就是风云化龙,力量无量,纵横往来。

    “时间不多了。”

    陈岩看了看天色,月凉如水,皓白似雪,神灵十宗罪在不断地发酵,向三十六州和京城传播,神灵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管,酝酿的攻击或许下一刻就会降临。

    “那就各凭手段吧。”

    陈岩哼了一声,他也不是没有准备,到时候定让他们来的轻松,去得狼狈。

    哗啦啦,

    正在此时,帘拢一挑,一个肤白貌美的侍女手托玉盘进来,上面有瓜果,有冷饮,等等等等。

    “公子,”

    侍女走到近前,声音如黄莺出谷,清脆动听。

    “嗯,”

    陈岩取过一串葡萄,拿在手中,看了两眼,道,“秋月,没别的事了,你下去休息吧。”

    “是。”

    侍女秋月脆生生答应一声,在她转身之时,细腰摆动若扶风,上面丝绦陡然间伸开,笔直如剑,直刺陈岩的眉心。

    这一击,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这一击,力量凝成一线,杀机森然。

    这一击,近在咫尺,让人防不胜防。

    “小儿把戏,”

    陈岩却如同未卜先知一样,手臂倏尔拉长,五指伸展,血光滔滔,杀伐之音大作,猛烈插下。

    要是插实了,非得头颅开花不可。

    “嘿,好一个陈岩,真是深藏不露。”

    侍女秋月身子一扭,口中却发出冷漠如神灵般的声音,金灿灿的光华自背后升腾,凝成宝镜,镜光一转,将血腥气化掉。

    “哈哈,”

    陈岩大笑,张身而起,已经显出修罗圣体,头上的弯角狰狞,一拳击出,力量贯空,森森然的杀机弥漫,八面俱全。

    “天下有神。”

    秋月声音越来越冷漠,神光浩瀚,宝镜悬空,每一道光华射出,都是纯粹到极点,发出一声尖锐的长鸣,隐有雷音。

    “咄,”

    陈岩经过吞噬冥狱黑海之气,对修罗圣体有了进一步的了结,他领悟出的修罗杀道更是一往无前,见神杀神,见佛杀佛,见仙杀仙,诡异而又霸道。

    轰隆,

    来人没想到向来以文采著称的解元郎一旦爆发会这么凶猛,被压制到下风后,硬生生被打爆。

    咔嚓,咔嚓,咔嚓,

    秋月的身体被打爆之后,并没有出现什么血肉模糊的景象,而是一枚枚通体晶莹的神钻,四四方方,当空飞扬。

    哗啦啦,

    漫天神钻往下一落,重新排列组合,凝成人形,俊美硬朗,额头生有竖瞳,身后重重神光如轮,不停地转动。

    “陈岩,”

    卢秉书面色阴沉,眉宇间煞气腾腾,他看着陈岩,冷声道,“我们还真都是小看了你,难怪这么胆大妄为,原来有此依仗。”

    顿了顿,卢秉书继续道,“这么看来,原先负责这一区域的岳王公出现变故,陷入沉睡,跟你也脱不了关系。”

    “岳王公勾结邪教,目无王法。”

    陈岩眸子中血光氤氲,不尽的魔气变幻,声音变得杀气森然,道,“这样的败类,可不是陷入沉睡就能逃脱的,等他醒来依然会押到有司查办!”

    “真真是好大的口气,”

    卢秉书嘲讽一笑,然后问出了心里的疑问,道,“我自问我的金鼎化神三十六变没有任何的疏漏,就是城中的武中圣者都不可能发现,你是怎么察觉的?”

    “是你修炼不到家。”

    陈岩当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察觉的,随口糊弄道,“男人扮女人,扭扭捏捏的,傻兮兮吓人,真想不到你一介天生神灵,还有这样的爱好。”

    “找死!”

    卢秉书听到这话,火焰透顶,他断喝一声,神光凝聚,化为半人高的细纹大弓,层层叠叠的星火落下,凝成箭矢。

    嗖,嗖,嗖,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一道道的箭矢射出,星火大旺,蕴含爆裂的毁灭气息。

    “咄,”

    陈岩身子一动,修罗圣体速度全开,倏尔化为一道血线,满室游走,箭矢虽快,却动不了他分毫。

    哗啦啦,

    陈岩全力施展,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到最后,星火箭矢好像离的衣角越来越远。

    “这是什么魔功?”

    卢秉书神情凝重,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对方的难缠,还在自己想象之上啊。

    “无上杀道,”

    陈岩当然不是只躲不还击的性子,他抓住机会,然后身子后面升起一幅魔图,无尽血海,杀戮不断,戾气直透九重天。

    轰隆隆,

    力量一动,杀机森然,魔图中的血光几乎化为实质,将上下左右的空间凝固,刺鼻的血腥气让人头皮发麻。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室中杀气纵横,仿佛真的要化为修罗道场。

    “嗯?”

    卢秉书第一次变了颜色,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千锤百炼的神体被这股杀机一冲,就好像普通人落入泥潭一样,越是挣扎,越是下沉,越是难受。

    “叱,”

    关键时刻,卢秉书显示出身为天生神灵的强横,他口中吐出一个神咒,重重叠叠的宝光升腾,方圆丈许之内,尽数化为神土。

    琉璃赤金,宝树森立。

    时而有拳头大小的晶珠降下,落地化为大小不一的光晕,向四下散开。

    一个个的人影层次出现,诵读神咒,神态虔诚。

    丈许神土,我自做主!

    神土一出,丈许之内,风平浪静。

    信徒吟唱神咒,赞美神灵的伟大,光华越来越大,几乎将整个轩榭都映照出赤金之色,非常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