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零八章 不拘一格蛇吞象(第六更求订阅!)
    ps:这三天,云烟也会多多更新,每天最少六更,希望各位书友多支持!

    翌日。

    晨曦垂照,丹霞铺地。

    水阁悬于小湖之上,周围竹树松柏,郁郁青青,禽鸟声声,坐在轩中,如置身于深山林中,安静自然。

    阁中摆有屏风,檀架,玉案,角落中青铜大鼎烧着香料,烟气袅袅。

    陈岩头戴银冠,正伏案书写,运笔如飞,发出沙沙沙的声音,淡淡的墨香在氤氲。

    不多时,陈岩抬起头,随手将狼毫大笔掷到笔筒,发出叮当一声脆响,然后指了指案上的纸张,道,“这是三篇抨击神灵的文章,你拿下去,两天刊登一份。”

    “是。”

    张云上前,打量了几眼,小心地收了起来,赞叹道,“大人真是文曲在世,下笔如有神。”

    这个十皇子派来的先天武师,可不是只知道修炼的武痴,实际上是真正的文武双全,就是参加科举,一个举人恐怕都不在话下。

    刚才只是扫了一眼,他就发现三篇文章字字如刀剑,锋芒毕露,有一种天下共击之的磅礴大势,都是一等一的雄文。

    而这样的文章,不说举人,就是两榜进士要写出来都得殚精极虑,字字推敲,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写出来。

    现在自己面前这个解元公,不到一个时辰,三篇雄文挥毫而成,这个潇洒,这个自然,这个云淡风轻,真真是让人羡慕。

    陈岩笑而不语,抄袭而已,能不轻松?

    要知道,上一世中曾多次灭佛,不知道有多少文人写了经典文章抨击佛教,拿过来,直接改头换面,扣到神灵的头上,完全吻合。

    本质上,都是君权和神权的冲突,谁对谁错很难分得清,但立场不同,自然是态度迥异。

    “去吧。”

    陈岩摆摆手,吩咐道,“两天发一份,引导一下节奏。至于再来人拜访,就说我偶染风寒,需要休息个三五天,暂时不见客了。”

    “属下明白。”

    张云心中有数,拿好纸张,行了一礼,然后退了下去。

    “呼,”

    陈岩展袖起身,来到窗前,看外面水意袭人,烟雨蒙蒙,时而有白鸟掠过,喃喃道,“这样的布置算是可以了。”

    他不是兴致来了,就去抄袭文章,而是有现实原因的。

    自昨夜神灵卢秉书离开后,陈岩就明白,下一次神灵的攻击必然是雷霆万钧,要置自己于死地。

    这样的局面下,不得不提升自己的力量。

    不然的话,到时候神灵来袭,而又准备不好,非得一命呜呼不可。

    可是陈岩这个反神先锋,士林的旗标人物不能马上闭关修炼,一声不吭地话会引起士林不必要的猜测,影响他的声望,耽误五行衍生。

    想了想,他就用了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抄袭锋芒毕露的抨击文章,把调子拔高,不断地向神灵伤口上撒盐,显示自己的铮铮铁骨和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坚持。同时,缓出几天时间,来增强自己的实力。

    “最多有三五天的准备时间。”

    陈岩知道时间紧迫,收回目光,在木榻上坐下,静心凝神。

    就他自己而言,能在这三五日内有所提升的,主要是修罗圣体,圣天玄将,还有手中的九天普化真形图。

    境界修为和外物,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哗啦啦,

    陈岩用手一指,化神戒打开,一个又一个的珍贵材料飞出,打入圣天玄将体内。

    下一刻,

    圣天玄将绽放出无量的金光,体内的各种大阵开始激发,吞噬各种天材地宝,强化自身,天音清亮。

    咔嚓,咔嚓,咔嚓,

    圣天玄将简直如同大日升起,金光耀眼。

    看到手中的天材地宝飞速减少,陈岩是真心疼,这些材料都是他从元君仙府中带出来的,非常之珍贵,准备以后大用的。

    现在局面迫人,没有办法,只能够大材小用,让圣天玄将吞噬,增强自身的力量和防御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陈岩安慰了自己一句,不再管这具傀儡,深吸一口气,心神探入识海。

    识海深处。

    血光如狱,修罗道场。

    看不到尽头的尸山血海,有杀戮,有混乱,有血腥,有邪恶,种种负面情绪化为交织的光线,层层叠叠,力量扭曲。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杀伐之音扑入眉宇,仿佛要引动心底最深沉的杀意,翻天覆地。

    这就是当时血珠中存在留下的记忆和力量,幸好有太冥玄天宝典镇压,不然的话,全部爆发出来,肯定是记忆同化,夺舍重生。

    “只能如此。”

    陈岩站在外面,知道行事不由人,有了决断,心神一引,宝典滴溜溜一转,露出一道缝隙。

    哗啦啦,

    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有血海降临,里面蕴含着密密麻麻的记忆,还有就是不可测度的魔神力量。

    冒险行事,企图蛇吞象。

    轰隆,

    如同一个大锥子硬生生地扎入灵台,饶是陈岩有所准备,依然疼的面色苍白,更为可怕的是,海量的记忆和力量升腾,要重现当日夺舍之事,进行同化。

    “玄天道尊,太冥之主。”

    陈岩有所准备,观想道尊,端坐太冥,九天十地,无所不在。

    勉强用道尊神意护住自己的灵台,陈岩抓紧时间消化记忆,并将力量运转,激发修罗圣体。

    咔嚓,咔嚓,咔嚓,

    修罗圣体得到这纯正的魔神力量灌注,头上的弯角愈发的狰狞,身上的细鳞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地破裂,化生,每一次新生都变得更为细腻,上面的花纹更为复杂。

    与此同时,修罗圣体后面自然而然地凝成一幅魔图,血海,杀戮,灭仙弑神,天地都在这无与伦比的杀道面前颤抖。

    “以前只是修罗圣体的最初阶段,”

    陈岩随着吸收的消息越来越多,有了明悟,血珠中的存在当时只是简单地弄出修罗圣体,以方便自己的意念降临,以后有了时间,他肯定会完善。

    “真是惊人,”

    陈岩感应着自身的修罗圣体的完善,这样的力量涌动,有一种突破藩篱的感觉,只要成功,就能媲美真正的武中圣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