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一十章 神河垂翼金台府(第二更求订阅)
    中央神庙。

    朱槛环暄,寺后新秋。

    溪沙云水净,天低临霜楼。

    下一刻,

    一声清脆的钟磬之音后,倏尔殿中神龛上冒出层层叠叠的祥光,郁郁馥馥的香气弥漫。

    哗啦啦,

    神灵依次降临,发垂肩上,容颜肃穆,气机深沉。

    五陵公头戴天运冠,身披万寿霞衣,腰佩神印,自屏风后转出,沉声道,“诸位,我们有进无退!”

    “是。”

    在座神灵齐声响应,坐直身子。

    “卢使者,真慧夫人,”

    五陵公看向两人,声音干脆利索,道,“我们会坐镇神庙,斩断所有企图援手之辈。至于陈岩如何,就交给两位了。”

    “好。”

    卢秉书神情沉稳,波澜不惊,只是点点头,答道,“我们定然不负众望,定会凯旋而归。”

    五陵公不再说话,稳稳当当地坐到座位上,一摇手中的神印。

    哗啦啦,

    少顷,神光如天河,自天穹上垂下,枕饮于大殿,千千百百的神鸟出没烟波之间,三足利嘴,乌压压成片。

    轰隆隆,

    天河一出,殿中的神灵只觉得身子一震,天门上涌出神光,和天河相连。

    这一刻,力量涌动,威压深沉,八方感应。

    郡王府。

    兰陵郡王坐在高楼上,身边竹木云蓊,郁郁葱葱,青意和绿光交映,美不胜收。

    “咦,”

    感应到神光如天河,弥漫天穹,兰陵郡王先是一愣,随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笑道,“看来陈岩真是将这群家伙逼急了,真是要全力以赴啊。”

    “不急不行。”

    清冷如月的女子出现,一身长裙,恬静出尘,开口道,“陈岩的文章一篇比一篇犀利,字字如刀似剑,直刺神灵们的痛处,还脍炙人口,天下传唱,对他们的伤害,难以估计,时间越长,伤害越大。”

    “这样的文章,真的是读书人的风格,杀人不见血啊。”

    “要不是忌惮官府军队的力量,恐怕整个府城的神灵都会出动,把陈岩碎尸万段。”

    “这个倒是。”

    兰陵郡王大笑,道,“陈岩真的是文采非凡,口舌杀人,这样的文章都能流传后世,神灵遭次抨击,不怒才怪。我看以后,没人敢和陈岩纸上交锋了。”

    “就看他能不能过这一关了。”

    女子捋了捋青丝,伸手折下一枝细花,插在鬓角。

    军营中。

    战旗招展,鼓声震天。

    刀枪剑戟突起,煞气如狼烟,笔直冲霄。

    霍天雄坐镇军营,抬头看到神光如天河垂下,三足神乌展翅飞翔,冷哼一声,摸了摸腰间的天龙斩。

    “要是你们太放肆……”

    霍天雄目光森然,身为武中圣者,还是军队的统帅,他可不是个胆小怕事之人。

    “要开始了。”

    潇湘馆中,上官朵朵从软榻上起身,随手披了一件细纹纱裙,挡住若隐若现的春光,看向远处,道,“就看热闹吧,就是不知道神灵们能够抽出几人对付陈岩。”

    同一时刻,陆青青也感应到虚空中弥漫的力量,她来回走动,蹙着细眉,喃喃道,“这个时候,许浑不会蹚浑水吧?”

    轰隆隆,

    神光天河弥漫,垂饮穹顶,声势无匹,诸多神灵浮在上面,层层叠叠的光晕升腾,几乎笼罩整个金台府城。

    五陵公收起法印,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神河一起,三足神乌能够检测府城气机,保证不让任何人接近。”

    这是承诺,承诺陈岩必然孤立无援。

    “那我们走了。”

    卢秉书两人打了个招呼,纵身而起,驾驭遁光,瞬间出了中央神殿,疾行而去。

    “应该没有问题了。”

    五陵公目送两人离开,坐直身前,一敲钟磬,冷声道,“诸位,要保持警惕,不光是得盯着官府军队,也要小心城外来人。”

    “布阵。”

    在座众人都明白此次行动的关键,不敢怠慢,各自控制住神阵中枢,内外神光交辉,将整个府城笼罩的风雨不透。

    哗啦啦,

    不到三个呼吸,天穹上浮现出细细密密的金网,每个节点上都有神灵虚影坐镇,如同一串串的葫芦似的,力量沉浮,内敛不发。

    这是上极紫文吞日神阵,对普通人来讲没有影响,但对于金丹修士或者武中圣者的人却是铜墙铁壁,或是没法对他们造成杀伤,但绝对能够让他们知难而退,无法入城。

    布置此阵,每一个刹那都需要海量的神力支撑,众人此时都顾不得心疼,大局为重。

    “不要乱走。”

    “老实待在家里!”

    “今天谁敢乱跑,我打断他的腿!”

    金台府城中的各大势力都察觉到这种剑拔弩张的气势,纷纷约束自家的弟子,不要去蹚浑水。

    “嗯。”

    孙人峻坐在檐下,头戴银冠,上坠宝珠,他眸子化为赤金,似乎可以洞彻虚空中的大阵,神情平静。

    “公子,”

    有女子腿长如鹤,羽衣加身,有一种清清亮亮的仙气,她明白其中的变化,开口道,“陈岩这才必死无疑,以后金台府城中还是公子为首。”

    “陈岩虽死,但也算是留下浓重一笔。”

    经过乡试之后,孙人峻沉稳了许多,这是他修炼的功夫有关,未晋升先天之前,逞血气之勇,行事随心所欲,晋升先天之后,内敛而深沉,淡淡地道,“只是死了就是死了,风流总是会被雨打风吹去。”

    翩翩如仙鹤般的少女坐下,不再多说,这样的表现,才符合自己下注的期望。

    “呼,”

    朱钰合拢手中的书卷,眉头皱起,心烦气躁。

    他虽然和陈岩见面寥寥无几,但向来很佩服对方在书法上的造诣,算得上惺惺相惜,看到这样一个朋友即将遭难,心里不好受。

    “钰儿,”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背着手过来,双目炯炯,好似看透了朱钰的心思,笑了笑,道,“哪一次改革不流血?陈岩当日站出来,想必就会有今天局面的认识,他是求仁得仁罢了。”

    “锋芒毕露固然可以耀眼一时,但中庸谨慎,才能惜身而一展雄图抱负。”

    “祖父,钰儿受教。”

    朱钰行礼,心平如止水,他不会冲动,不会急躁,按部就班,稳扎稳打,终有一日会登临绝顶。

    “好。”

    老者欣慰而笑,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就该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