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念花开 修罗之祖(第六更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念花开 修罗之祖(第六更求订阅!)

    半夜。

    枝叶扶苏,冷光自稀疏间落下,照在地面上,皓白如霜雪。

    清清冷冷的寒意弥漫,给人一种萧杀的压抑。

    这正如场中的局面,在三人围攻中的陈岩,就是这样的危急。

    “杀,”

    “杀,杀,”

    “杀,杀,杀,”

    三人配合默契,真慧夫人近攻肉搏,卢秉书和广陵公两人驭使神器进行连绵不断的打击,一近两远,覆盖范围没有任何的死角。

    一时之间,拳头和神术乱飞,力量与神器共色,交织出细密的杀戮之网,冲着陈岩罩去。

    “小辈,你们自己找死。”

    陈岩大恨,要不是识海中的那个小家伙和那本神秘的经书捣乱,以他的境界和见识,即使力量一般,也足以将眼前三个蹦蹦哒哒的蝼蚁碾死。

    别看三人都是在普通人眼中的大人物,但对于在血海中诞生,杀戮无数的他来讲,每一个动作都是漏洞百出,粗糙的很。

    对面的三名神灵看上去胜券在握,面上露出笑容。

    “斩灵剑,”

    “天火焚天,”

    卢秉书和广陵公两人不停地发出神术,祭起神器,攻击越来越盛。

    “看打,”

    真慧夫人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看准时机,出拳如风,狂暴的力量凝成实质,雨点一般打在陈岩的身上。

    想到自己受到的屈辱,真慧夫人恨意满满,故意对准了陈岩的上身,拳头凝练出的力量,打向陈岩的脸。

    打人打脸,才能好好出一口自己的恶气!

    “你们找死,”

    被人硬生生打脸,纵然伤不到根本,但这样的动作依然让血海中的存在勃然大怒。

    这位存在从来不是忍气吞声之人,他向来喜欢用杀戮说话,任何得罪他的人,都会变成他脚下的白骨亡魂。

    多少年了,即使是他在刚化生之时,一出世也是震动四方,众生畏惧,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打击。

    “死,”

    他怒火一起,不再顾忌,再次抽取力量,眸子中无量血海涌出,若垂天之翼。

    哗啦,

    下一刻,

    天穹上多了一层惊心动魄的丹色,淡淡的,却化不开,如红妆,更像是血镜新磨,照在地面上,氤氲出胭脂光华。

    风一吹,丹色如疏影般摇曳,一种难以想象的香气散开,不是花香,不是丹香,不是女儿香,而是血香。

    不错,就是血香。

    三人嗅到之后,却是神情大变。

    “杀,”

    陈岩再次踏前一步,目标森然,他背后的魔图升起,倏尔一转,里面仙殒神灭,佛陀送葬,难以想象的景象冲出,凝成一柄似弯月般的镰刃。

    哗啦啦,

    陈岩心神一起,镰刃似乎能够割裂空间,只是一闪,就到了离他最近的真慧夫人头顶上。

    “怎么回事?”

    血光照下,真慧夫人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神力仿佛冻结了一样,行动迟缓。

    “不好。”

    真慧夫人抬起头,镰刃映照出她惨白的面容。

    咔嚓,

    镰刃自上而下,将这个在金台府城大名鼎鼎的女神斩成两截。

    “啊,”

    这个时候,真慧夫人才发出一声惨叫,并从伤口处喷吐出神光,两项对接,要重新化为一体。

    “斩,”

    彻底放开束缚之后,陈岩的境界再一次提升,镰刃纵横,自左到右,又是一击。

    “啊,”

    真慧夫人彻底倒了霉,破坏总比修补来得快,她恢复的速度怎么能够比得上劈面而来的攻击?

    “怎么回事?”

    形势突如其来的逆转令卢秉书和广陵公大惊,他们完全摸不清头脑。

    “我念花开,修罗化生。”

    陈岩发出一声古怪的吟唱,身上连绵不绝的血篆飞起,每一个血篆都化为一朵莲花,莲花盛开之后,有修罗自其中孕育而出,顶天立地,杀戮不绝。

    万万千千,不计其数。

    跌坐血莲,赞颂祖辈的伟大,血海的无量。

    这样的景象,震铄古今,无法无量,难以想象。

    轰隆隆,

    陈岩力量再次提升,魔图一卷,真慧夫人根本抵挡不了,就被裹到里面。

    “灭仙弑神,我行我道。”

    陈岩有魔神之姿,神通运转,后面宝图里面血光纵横,如刀似剑,真慧夫人瞬间就被斩杀地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这个,”

    五陵公看到和自己齐名的神灵真慧夫人被收入魔图,然后身子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收缩变小,到最后如同一个琥珀中被囚禁的蚊子一样,在无尽的血光中沉沦,永无宁日,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落到这样一个凄惨的下场,如何令人不惊惧?

    下意识地,五陵公放缓了步子。

    “还有。”

    陈岩目光转了过来,眸子中同时显出深沉的色彩,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结成一个葫芦,葫芦嘴上一道血光吞吐,状若飞刀,发出杀伐之音。

    “起,”

    陈岩看向卢秉书,葫芦滴溜溜一转,射出一道光华,定住这个天生神灵。

    “可恶,”

    卢秉书变了颜色,被定住之后,他的力量好像凭空被抽掉了一样,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动。

    “斩,”

    陈岩用手一指,飞刀一闪而逝,下一刻,已经将卢秉书的头颅斩下。

    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一刀下去,尸首两分。

    这就是血海的存在当年一起化生的先天之宝,现在即使只有一缕意念,依旧是灭仙弑神,不可阻挡。

    这样的葫芦飞刀,蕴含一种不可动摇的杀戮真意,以卢秉书这样的天生神灵的恢复能力,都难以成功。

    “糟糕,”

    卢秉书头颅和神躯已经接到一块,可是在伤口上有一圈无形的血光晕开,阻挡了神力,令他无法恢复。

    “走,”

    五陵公顾不得其他,在将消息传回的刹那,身子一纵,化为一道遁光,杳然离开。

    “想走?”

    陈岩目光一动,刚要再次斩杀,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时候之中,传出一道清音,幽幽深深的黑水弥漫,浮现太冥道尊,端坐宝莲。

    哗啦啦,

    陈岩连续将两名神灵斩于刀下,力量消耗不小,太冥道尊一出现,就掌握了全局。

    “该死,我就知道会这样。”

    陈岩咒骂一声,另一种意识回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