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战旗漫卷 孤山出岫 (第一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就说一件事儿,不要用赠币订阅啊,把均订拉的没影了!

    中央神庙。【愛↑去△小↓說△網w  qu 】

    丹林花发,霞上千树。

    松风飘黛意,冷光透霜衣。

    稀稀疏疏的光线自天穹上垂下,如丝如缕,挂在低檐,晕光生彩,叮当作响。

    殿中的青铜三足大鼎烧着上好的香料,青烟六分,韵有八彩。

    五陵公稳稳当当地坐在宝座上,眸子沉沉,他的天门上显出无量神光,上接天,下临地,中间演化黎民众生,光怪陆离,千变万化。

    “怎么回事?”

    五陵公看着澄空月升,返照府城,细密的法网连绵,可是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三人的动作如此之慢?

    “不应该啊。”

    五陵公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握着手中的曲柄如月的玉如意,少有地有一种紧张不安。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法网发出一声轻鸣,继而数以千百的符号传了过来,或大或小,或竖或横,或圆或方,千奇百怪,旁人不可辨识。

    “什么?”

    “怎么可能?”

    “三人去还失败了?”

    “陈岩要逆天不成?”

    “难以相信!”

    殿中的神灵以极快的速度阅读完法网上传来的消息,然后整个炸锅了。

    三人前往。

    两人重伤遭擒生死不知。

    广陵公趁机逃离,匆忙之下发出信息!

    这三段内容,像三柄利刃,插进了在座诸位神灵的心里,让他们仿佛失去了呼吸一样,从内到外都是冷冰冰的。

    大败而归!

    损失惨重!

    颜面无存!

    神灵之耻!

    天下笑柄!

    想到即将引起的灾难般后果,就是稳坐如山的五陵公都变了颜色,袖中的大手气的发抖,卢秉书,广陵公,真慧夫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起,”

    五陵公来不及多想,心神一运,垂在天穹上的神光天河倏尔展开,龙蟠凤腾,千千万万的三足神乌飞起,冲陈岩所在的府邸方向而去。

    局面恶劣到难以想象,就是五陵公作为金台府城乃至整个云州的神灵主事人,都顾不得其他,必须亲自出手,斩杀陈岩,以挽回神灵的威名。

    自大燕开国以来,从来没有五陵公这个级别的神灵会明目张胆地对王朝自己人出手,这是彻底不要了脸皮,要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只是五陵公刚一动作,就有异变生成。

    轰隆隆,

    下一刻,

    一声沉闷如雷的战鼓声突兀响起,金戈铁马,煞气腾腾,倏尔一点黑芒出现,初始之时,只有拳头大小,然后猛烈膨胀,化为一面遮天蔽日的战旗。

    战旗通体玄黑,血染风采,上面绣着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正中央是插翅白虎,仰天咆哮,惨烈的杀伐之气震荡,凝固空间。

    战旗一挥,寒光如林,惨烈,铁血,豪迈,视死如归的气息自里面透出,直上九重天。

    霍天雄刚硬的声音自里面传出,一字一顿地道,“五陵公请留步。”

    “哼,军队。”

    五陵公眸子森然,天河一动,有崩裂星空之感。

    他既然动了手,决心很大,肯定不会只因为一个武中圣者就止住步子,即使对方掌控军队,令人忌惮。

    哗啦啦,

    眼见战旗挡不住神灵之势,突然之间,一股浩瀚的拳意冲霄,宛若实质,层层铺开,凝成一座孤山,盘郁大湖,水木草石横生其上,幽色深深。

    天光照在孤山上,空明摩荡,光波相应,细细密密的梅花盛开,空寂无人欣赏。

    孤山,霜石,寒梅,冷光,疏影。

    整个拳意精神铺开,透露出一种孤傲独居,不甘尘俗,清高,冰洁,出尘之感。

    “孤山侯,”

    五陵公声音远远传出,道,“你也要阻挡本神?”

    哗啦啦,

    没有声音,只是孤山西横,水更碧,石更幽,梅更寒,花落无人知,寂静而又落寞。

    骨子里的冷漠,就是最直接的回答。

    “又是一个。”

    五陵公神情阴沉,只是想到以后的恶劣局面,只能继续向前,神光天河,冲闸而出。

    “哈哈,”

    府邸中,兰陵郡王饮着酒,看着天穹上皓月当空,明辉万点,神光,战旗,孤山,带起重重光晕,道,“没想到陈岩真是令人大吃一惊,这样的话,本王岂能坐视不理?”

    妙玉此时瞪大美目,哪里还有往昔清冷如月的样子,红唇微张,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三名神灵,都沉沙折戟,想不到,真想不到。”

    “起,”

    兰陵郡王随手将酒盏掷到楼下的明湖中,然后身子一摇,化出龙首人身的神甲,轰隆一声,腾空而起,一股欲上青天览日月的拳意升腾,四方响应,气吞山河。

    拳意浩浩荡荡,横扫八方。

    无论是战旗的惨烈铁血,还是孤山的清高独赏,都要比这一股拳意弱上三分。

    哗啦啦,

    兰陵郡王踱步而出,眸子转为金黄,高贵威严,居高临下,发声道,“五陵公,请自重!”

    “兰陵郡王,”

    五陵公自天河之上显出身影,身后是拥有朝廷公爵神职的神灵,都是面沉如水,寒意杀人,用冰冷冷的声音,道,“今日阻挡者,就是和我们金台府云州,乃至整个天下的万万神灵作对,王爷还请三思后行。”

    话语刚烈,威胁的语气明显,显示出神灵一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绝。

    “五陵公,”

    兰陵郡王神情不动,拳意转动如轮转日月,声音如雷,“要玩就得遵守规则,玩不起,就缩头不要下场,你这样一副输掉全部急红眼的赌徒样子,真真让整个神灵一系蒙羞,让王朝上下也蒙羞!”

    顿了顿,兰陵郡王用一种平静但斩金截铁的声音道,“今天由我们三人在,就容不得你们肆意妄为。

    “兰陵郡王真要鱼死网破不成?”

    五陵公背脊一挺,看样子要出手。

    “你要战,便来战。”

    兰陵郡王的声音干脆利索,这个时候,他可是不会退却。

    五陵公神情变幻不定,他刚才显示出决绝的信心,是想让兰陵郡王等三人知难而退,但现在眼见三人刚硬,计策不成,就陷入两难之地。

    要是动手,就是神灵向官府全面出击,这样的事儿,是石破天惊,等于完全将自己的后路堵死,接下来参与众人没人能够逃脱朝廷的怒火。

    可是不动手,他们是整个天下的笑柄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霜白光华自城外****,刚猛激烈,霸道绝伦,冲开早已经漏洞百出的神阵,携带着浓浓的杀机,向陈岩所在的府邸冲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