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霜河垂落白气生(第二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园中。

    松映轩窗,杏满珠帘。

    疏影水横斜,烟入裙裾间。

    弯弯曲曲的珊瑚横在榻前,上面挂有宝珠,莹莹的光亮洒下,有一种琉璃玉质的明光。

    陆青青倚在软榻上,一身简单的青叶裙,下面露出白生生的小腿,晶莹剔透,完美无瑕。

    “真是难以想象啊。”

    陆青青一边有滋有味地看着半空中神灵和官府武圣的对峙,一边念头转动,细眉挑起,喃喃道,“没想到陈岩有这么大的能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到时候一定要好好问一问。”

    陆青青心中有了想法,既然陈岩这么大的能耐,以后要多和他交往了。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霜白之气横空而起,夭矫如龙,浩浩荡荡,映照出神光清浅,梅香浮动,日月之影,战旗迷烟,自双方中间强势插入,霸道蛮横。

    力量纵横,水光粼粼,显示出来人强横的修为,还有目空一切的性格。

    陆青青看着出现的霜白之气,愣了半响,然后才反应过来,赤着脚从软榻上跳起,捂着光洁的额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许浑就是这么胆大包天。”

    “这个时候也得插一杠子,”

    陆青青很无语,但又无能为力,咬牙道,“真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嗯?”

    兰陵郡王感应到来人的桀骜不驯,特别是其赤果果的杀意横空,不加掩饰,一看就知道对陈岩不利。

    “给我留下来。”

    兰陵郡王身子一动,捏拳如印,轮转日月,一道璀璨的力量冲起,交织光明。

    “哼,”

    许浑身子不停,背后霜白之气升腾,凝成一具莫名之相,其形如龟,龙首而鸟尾,上面星辰摇曳,横竖之间,自有法度。

    轰隆,

    两种力量碰撞,炸开一层层的虚空,甚至有莫名的黑洞被打开,幽幽深深,极为吓人。

    “咦,”

    兰陵郡王面上露出惊容,刚才他可是全力一击没有留手,没想到来人的实力这么强。

    “咄,”

    兰陵郡王目生寒意,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让这样来历莫名的强者在城中横行。

    “哈哈,”

    五陵公却是看准时机,一挥手,无量的神光自天穹上落下,连连绵绵,如山,如海,如云,笼罩四方,挡住兰陵郡王,笑道,“这位道友可能是要在府城拜访一下故人,兰陵郡王何必如此?”

    “拜访故人?”

    兰陵郡王心里冷笑,拳意蠢蠢欲动,道,“我们有守土之责,不能放来历不明之人入城。”

    “王爷多虑了。”

    要是以前,五陵公还会担心这个,但现在只能算是小错,根本不在意,他缠住兰陵郡王,不让他脱身。

    原因很简单,刚才的那股强横的力量分明是冲着陈岩所在的府邸而去,还杀气腾腾的,一看就是要对陈岩不利。

    这样的话,最后是对方能把陈岩杀了才好。

    就是自己猜错了,对方是陈岩请来的人,也没什么,反正情况已经糟糕了,无非是雪上加霜而已。

    有这样的想法,五陵公自然是发动在场的神灵,把三名武圣拖住。

    府邸里。

    秋水横光,松柏含烟。

    月下新枝斜出,淡绿点红,好似沾染了刚才大战的鲜血,拳头大小,触目惊心。

    “呼,”

    陈岩借着葫芦飞刀之势,狠狠地对着广陵公斩了一下,虽然没有竟全功,但肯定会让他受伤不轻。

    “一番算计,没有成空。”

    陈岩感应着修罗圣体中源源不断的力量,血眸中不再是杀天伐地的肆虐,而是一种清明。

    “就是这样。”

    陈岩大笑,当日炼化血珠存在留下来的记忆和力量,他就发现真的是浩如烟海,在短时间内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

    想了想,他决定兵行险着,念头藏于宝典之中,而让血海中的存在意念复苏,控制修罗圣体。

    这是非常危险的一步。

    相当于主动让血海的存在夺舍重生,以对方深不可测的手段,重生之后,彻底掌控修罗圣体,炼化他的念头,都只是时间问题。

    “就是这个时间差。”

    陈岩走来走去,心里高兴。

    血珠中的存在要炼化他的记忆,首先就得需要突破太冥玄天宝典的封锁,可是这个时候,神灵就出现了,打断了他的动作。

    接下来的斗法,两个神灵变三个神灵,让血珠中的存在疲于应付,一直抽不出时间来消除识海中的隐患。

    到最后,陈岩还借着双方的两败俱伤,来个渔翁得利,重新接管了自己的身体。

    “运气不错。”

    陈岩回想着整个过程,眸子深深。

    他计划是不错,但能够顺利实现,运气占很大的一个方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面对神灵远远超过自己的势力,只能兵行险着,拼死一搏。

    要是实力足够,直接碾压了,谁会这样百般算计提还心吊胆?

    “幸好是成功了。”

    陈岩在高台上坐下,身子不动。

    稀稀疏疏的光华自扶苏的枝叶间隙间垂下,照在身上,凝若月光仙衣。

    岩上苔痕,林间鹤羽,秋色坠入小池。

    不远处还有花开花落,松如盖。风为裳。

    斗法结束后的庭院,虽然散乱,但自有一种宁静自然。

    陈岩嗅着夜间的晚风,身子放松下来,念头盘踞在识海,用手一指,身后的魔图展开,仙殒神灭,佛陀送葬,无尽的血海里面,杀戮不断,混乱不休,两个神灵被束缚其中,难以解脱。

    哗啦啦,

    神灵生机旺盛,神力不绝,即使现在受到重创,依然没有完全死去。

    “陈岩,你不得好死。”

    “快放我们出来。”

    卢秉书和真慧夫人在里面哀嚎连连,每一次血刃穿过,都带走一缕生机,两人都是又惊又怕。

    “你们老老实实地受死吧。”

    陈岩正要试一试经过血珠中的存在重新提升后的修罗圣体,咬着牙,冷笑着,激发体内的力量。

    轰隆,

    血光爆发,哗啦啦的声音大作,来自九幽的魔音,铺天盖地。

    轰隆隆,

    魔图剧烈震荡,两人发出惨叫。(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