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挽天血败强敌(第四更求订阅!)
    天穹上。

    水月明光,烟霞叠起。

    倏尔雷霆炸响,磁光如环,电闪织网,细细密密,连连绵绵,不见尽头。

    哗啦啦,

    雷网节点上,垂珠生晕,看似五彩斑斓,实际杀机森然。

    “雷网,”

    陈岩仰起头,眸子中血光晶莹,他长啸一声,背后的魔图节节拔高,轰隆一声裂开,浩浩荡荡的血海从里面冲出。

    轰隆隆,

    血海汹涌,波浪起伏,所到之处,混乱,邪恶,杀戮,种种来源于不知名的气息升腾,将雷网腐蚀。

    是的,就是腐蚀。

    雷网看上去诸邪不侵,但血海中却有一种奇异的力量,一点点,一缕缕,一段段,将原本密不透风的雷网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大洞。

    “嗯?”

    许浑眉头皱了皱,有点意外,他斗法无数,但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神通。

    “咄,”

    陈岩身姿如松,脚下是滔滔的血海。

    他当时在元君仙府中曾经追杀数名仙道杰出弟子,养出霸道的意念,现在再融合血海中存在纵横无敌的威势,只觉得锐气自眉宇间破出,铮然耳鸣。

    霸道绝伦,惟我独尊。

    纵横不败,不可阻挡。

    陈岩断喝一声,身子拔高,弯角狰狞,细鳞织甲,他如同真的变成了当初在血海中的帝王,居高临下,一击法印发出。

    轰隆,

    法印翻天,排山倒海,尚未落下,就引起血海大作,魔音四起。

    “这是?”

    许浑情不自禁地眯起眼,面上露出惊容,这样的无敌威势,即使是他这样的人,都感到一种沉甸甸的压力。

    “起,”

    许浑人虽孤傲骄横,但斗法起来却是谨慎小心,眼见对方威势压人,马上大袖一挥,祭出一件鹤嘴铜壶,上绣龙纹,光芒璀璨。

    哗啦啦,

    铜壶底上朝下,自壶口中吐出一道晶光,轻轻一划,就好似是玉簪子一样,将两边隔开。

    一钗分南北,永不相见。

    天地各在两边,断绝,隔离,阻挡。

    许浑手中的法宝很厉害,祭出之后,仿佛将整个天地割裂成两部分,陈岩的攻击再猛烈,都在另一边,远不可及。

    “血海昭昭,日月隐匿。”

    陈岩化身魔神,力量大涨,他一步踏出,捏拳如印,似圆非圆,似扁非扁,有一种奇异的玄妙。

    哗啦,

    印出如莲花,无影无踪。

    下一刻,

    许浑只觉得体内的血液一跳,好似不受控制一般,神情变得凝重,知道这是对方的神通。

    “让你知道知道厉害。”

    陈岩上次面对的是三个神灵,他们神躯不同,令修罗圣体控制人的精血的手段作用不大,但现在对上这个水族人就不一样了。

    “咄,”

    陈岩的修罗圣体再进一步,同样是法武同修,他身子游走,手中不断地变幻道诀,威能层层叠加,令人防不胜防。

    “该死,”

    许浑体内血液蠢蠢欲动,心里破口大骂。

    他身为水中神秘而强大的异兽化形,天生力大无穷,驾驭雷霆。

    本体形体庞大,气血更是旺盛到不可思议,比人类的武中圣者要强上十倍。

    可是到底是比不得武中圣者日夜专注于肉身,气血磅礴,但在细微之处,就有不少的缺陷,大而不精,巨却不凝。

    这样的局面,让许浑可以轻松压制绝大多数同境界修士,毕竟很多时候,精妙小巧比不上势大压人。

    但这一次许浑却是倒霉透顶,正好遇到了陈岩。

    陈岩不跟他正面硬拼,让他发挥不出势大的优势,而是不停地在小巧细腻处作文章,以修罗圣体不可思议的控制血液的能力,攻击其在收束体内精血的不足晦涩之处。

    招招对准要害,专攻击其薄弱的地方,让许浑空有一身伟力,却有力无处使。

    “怎么办?”

    许浑这是第一次被人在精血上做文章,他原本细小到不可见的缺陷都被陈岩不停地放大,被攻击,但短时间内哪里有办法改变。

    “哈哈,”

    陈岩大笑,身姿若细柳扶风,像古老的祭祀歌舞,如风吹天上的云彩,轻盈,自然,有一种玄妙的韵律。

    他的手中,好似有一根无形的细线,一端连着自己的手指,另一端则勾连许浑体内的精血,他手指的每一个动作变化,都能影响到对方。

    如同是皮影戏,细线操纵着傀儡,这样的感觉,让人如痴如醉。

    许浑却是要疯了,他身经百战,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诡异的神通,他强大的法宝,惊人的神通,霸道的身体,统统都没有作用,一个弱点让人抓住不放,让他疲于应对,谈什么反击?

    “走,”

    许浑咬了咬牙,他性子倨傲,但不是愚蠢之辈,当机立断,身子纵起,如出云之鹤,像浮水青虬,直入青天。

    “想走?”

    陈岩早有准备,见这个水族之人要逃之夭夭,冷哼一声,背后魔图一转,显出凝练出的葫芦飞刀,细密的花纹交织而下,色成黑白,冷冰冰的,给人一种萧杀之感。

    “斩,”

    真言一落,葫芦飞刀发出一声轻鸣,似鹤唳,像龙吟,如凤鸣,还有一种群仙陨落,众神送葬的哀声。

    轰隆隆,

    一道惊人的刀光自葫芦口射出,似缓实疾,后发先至,只是一个起落,就追到了许浑的身后。

    这个时候,天光一开,千里无纤云,空空明明。

    大星璀璨,光辉映照。

    于是,在金台府城的有心人都看到了这惊人的一幕。

    只见霜河挂天,白气纵横,冷粼粼的光华浮在上面,正是刚才嚣张入城之人。

    下一刻,

    一道刀光飞出,携带一种杀神灭仙葬佛的杀戮之意,自上而下,狠狠斩出。

    “啊,”

    霜河被飞刀斩中,发出一声震天的惨叫,继而水光乱窜,刀气纵横,方才还横行无忌的霜河一下子降格到泥巴河水,浑浊无比,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很显然,他是吃了大亏。

    “哈哈,”

    兰陵郡王见此,哈哈大笑,非常高兴。

    “是许浑?”

    陆青青看到这一幕,小口张大,好一会都惊讶地合不拢,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陈岩真的要逆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