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飞刀悬空 扬眉吐气(第五更求订阅!)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飞刀悬空 扬眉吐气(第五更求订阅!)

    夜空。

    虚明开朗,不见纤云。

    清冷冷的月光氤氲,似是石磨玉水,像是金盏琼浆,凉沁入骨,幽光郁郁。

    风吹过,光华明媚动人。

    哗啦,

    飞刀一击将许浑斩成重伤,轻轻一折,刀身上细密的花纹流转,仿佛活过来一样,一种弑神戮仙,毁天灭地的杀伐之气沛然冲出,上到九天,下临血海。

    哗啦啦,

    飞刀倏尔碰撞,若垂天之翼,直指半空中的神灵,扑面而来的煞气宛若实质,凝固时空。

    杀戮,森然,无法无天。

    灭仙,弑神,葬佛,天下无不可杀之人。

    即使隔得很远,众神灵都能感应到其铺天盖地的血气和杀意,这是赤果果的示威!

    “可恨,”

    以五陵公等人为首的众神灵怒发冲冠,要不是前面有三位武中圣者阻挡,他们非得冲下去,将陈岩这个可恶的小子痛扁成猪头。

    真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哗啦啦,

    飞刀在半空中盘旋,不时地发出杀伐之音,就好似旗开得胜的大将军,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

    “这个陈岩,”

    兰陵郡王看得好笑,道,“真是不吃亏的性子。”

    “嘻嘻,有意思。”

    上官朵朵笑的花枝乱颤,细眉弯弯,娇声道,“真有意思。”

    “这个陈岩,”

    陆青青走来走去,摇了摇头,道,“许浑可不是个好惹的人,他这次受了重伤,以后的报复会很激烈。”

    “找机会提醒下。”

    陆青青美眸光转,既然陈岩这么厉害,到时候要卖个人情。

    “我们走。”

    五陵公知道今天败局难挽,哼了一声,一摆大袖,当先离开。

    “走,”

    其他神灵脸色难看,依次离开。

    “我们也走吧。”

    兰陵郡王笑声不断,脚下一蹬,身子化为一道金线,杳然离开。

    “痛快。”

    战旗之中传来霍天雄豪爽的声音,然后大旗一振,携带铁血激烈之气,往军营方向而去。

    哗啦啦,

    只有西来的孤山,依旧是晕开幽幽的水光,沉默不言,缓缓隐去拳意。

    高台上。

    陈岩稳稳当当端坐,把手一招,收起飞刀,放入葫芦中,魔图徐徐转动,无边的血气弥漫。

    “哈哈,痛快。”

    陈岩长啸一声,刚才一刀斩伤来历莫名的水族金丹修士,令这种以往自己都需要仰视的大人物狼狈而逃,心中的喜悦简直喷薄欲出。

    这样的爽感,前所未有,难以用语言形容。

    哗啦啦,

    陈岩只觉得念头中活泼泼的力量涌动,仿佛打开了某个枷锁,从此之后,天高海阔,无拘无束。

    “力量和自在,”

    陈岩一时之间,有所想,无所想,在一种奇异的境界中,念头的力量得到升华。

    扬眉吐气,力量捍卫自在。

    天下之大,力量才是根本。

    陈岩的念头蠢蠢欲动,有一种马上寄托心神,凝练道基的想法。

    “还是在等一等。”

    陈岩看了一下识海中越来越明亮的五色灵焰,青光在盛开,随着声望越来越多,离五行衍生,灵焰化形只剩下一步之遥。

    “局面喜人。”

    陈岩压下晋升的冲动,屈指一弹,发出一道道的光华,将外面的人重新召回来。

    今日一战,奠定大局。

    在短时间之内,已经不需要担心神灵的威胁。

    哗啦啦,

    时间不大,张云四人领着府中的侍女下人们回来。

    “张云,”

    陈岩居高临下,目光亮如星辰。

    “见过大人。”

    张云等人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府中的大战,但一想到陈岩还能稳坐的过程,心中就不由得升起敬畏,这是妥妥的胜利姿态啊。

    “白水云宅现在建的怎么样了?”

    陈岩看着周围斗法时候被破坏的支离破碎的景象,皱了皱眉头。

    “大人,”

    张云行礼后,恭声道,“白水云宅已经重新修葺,和周围连成一片了。”

    “那就好。”

    陈岩点点头,自高台上起身,道,“我们去白水云宅,这里你安排人好好收拾一下。”

    “是,大人。”

    中央神庙。

    松柏森森,苔痕上绿。

    殿中的三角铜炉中烧着香料,袅袅烟气升腾,弥漫着一种压抑。

    在座的神灵想到今天的结局,心里都是沉甸甸的,说不出话来。

    侥幸逃回一命的广陵公神躯上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伤痕,他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

    好一会,还是首座上的五陵公率先开口,打破沉默,道,“这次后果很严重,折损了真慧夫人和卢使者后,有官府三名武中圣者阻拦,我们很难再抽出人手对付陈岩。”

    “就让他这样嚣张下去不成?”

    广陵公咬牙切齿,他对陈岩的恨意滔滔不绝。

    “当然不能。”

    五陵公目光阴森,寒意满满,一字一顿地道,“这是我们整个云州神灵的耻辱,必须得用陈岩的鲜血洗去。”

    “是。”

    在座的神灵都有一股子怨恨之气,自今日后,他们就会沦为神灵笑柄,而陈岩是罪魁祸首。

    “首先,将卢使者陨落之事传话给天岳大帝。”

    五陵公握着曲柄玉如意,卢秉书作为天岳大帝座下比较被看好的后起之秀,陨落在此,天岳大帝不会无动于衷。

    “还有,陈岩得罪的人不少,即刻联系无极星宫之人,还有今天出现的那个金丹修士,就是红莲教的人也无所谓,让他们对付陈岩。”

    五陵公到现在也没了顾忌,反正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只要抓不住把柄,最多是扣个疏忽大意的帽子罢了。

    “行动。”

    在座的神灵都憋着一股子气,有了计划之后,马上雷厉风行,进行布置。

    “陈岩,”

    在城外山上落下的许浑,服下丹药后,看向城中,面无表情。

    在这一天。

    陈岩击败了三名神灵。

    斩伤了来历莫名的金丹修士。

    飞刀巡视在半空中,耀武扬威,无人抵挡。

    这一个个的消息,像雪花似的,从金台府城传出,向着四面八方飞去。

    几乎所有关注的势力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消息,或是惊诧,或是愤怒,或是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于是,天下三十六州震荡,风潮席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