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天凉好个秋(200月票加更)
    不知不觉。

    已是秋末。

    怪石虬松,霜竹红叶。

    千红并万紫,绚彩列锦锈。

    晶莹河水如玉带绕云宅,水光澄澈,金碧交辉,鱼虾出没,锦鳞浮沉。

    过桥亭雕檐峻宇,三面飞檐,上铺各色琉璃竹瓦,居于崖上,登高看远。

    陈岩端坐其中,身后是宝玉屏风,上绣金翅大鹏雕,裂石长鸣。

    “呼,”

    陈岩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天门上无量光华垂下,阴神在识海中吞吐,五色焰光如孔雀开屏,悬于其后,已经化形。

    只是仔细看去,青赤黄黑白五色像手掌的五指一样,长短不一。

    五行衍生,灵焰化形,接下来就是混元如一,凝成五行五色五方灵焰。

    “扬眉言辞利,振袖身与名。”

    陈岩睁开眼,大笑出声,谷中响应,隐有回音。

    自从那一日,他击退神灵来袭后,金台府和云州的神灵受到打击,一时之间,只能偃旗息鼓。

    士林之中,可是真的炸开了锅,连篇累牍地进行报道,一篇又一篇的文章登在报纸上,对神灵们是落井下石,不停地打脸。

    一时之间,天下三十六州震动,士林高歌猛进,神灵被四处喊打。

    在这样的局面下,陈岩之名,真的是名动天下,不敢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知名度之高,几乎无人能及。

    就是如此滚滚而来的声望之力,终于让他积蓄足够,五行衍生。

    接下来,只要水磨工夫,时机一到,立刻凝练出自己的道基,正式踏入神意通玄的境界。

    陈岩站起身,看向外面。

    只见宅中烟岚四起,琪花盛开,金灯依次点亮,星星点点。

    偶尔还有一声乱崖上清猿之啼,归鹤之鸣。

    一石一云气,变化各不同。

    景色入眼,有一种秋末的萧杀。

    陈岩知道,自己这一次抓住神灵不放,横冲硬打,风头劲出,在很多人眼中并不明智,或许还会影响到自己在朝廷中的路子,但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的。

    子非鱼,不知鱼之乐!

    再是仕途得意,步步青云,又如何比得上长生之道,天地之不朽?

    说到底,陈岩早有决断,修炼是根本,力量是根基,名声也好,朝廷也罢,关系也无所谓,只是他在这个阶段的手段而已,作用一过,就可以舍弃。

    “等凝练出道基,声望之力可就是可有可无了。”

    陈岩负手而立,风吹到他头上的银冠,明珠莹莹,到了下一个阶段,就不需要这样拼命刷名望了,而是需要各种的天材地宝,巩固道基,凝练法宝,为晋升法身作准备。

    “或许,”

    陈岩想到了一个路子,目光动了动。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虚空中垂落美妙的音符,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五彩缤纷,或是黑白相对,万万千千,不计其数。

    音符碰撞,有一种郁郁的香气弥漫出来,好似来到了百花盛开的时节。

    哗啦,

    下一刻,

    万千的音符一收,化为一个纤美的少女,云鬓高髻,一身刺绣妆花裙,细眉弯弯,精致美丽。

    “嘻嘻,”

    少女裙裾飘动,如同灵活的蝴蝶,笑声清脆。

    “上官朵朵,”

    陈岩看到来人,面色一沉,道,“我不是告诉过你,要来的话,提前说一声,不要随便乱闯。”

    “名气大了,架子也大哦。”

    上官朵朵似笑非笑,小耳朵上的坠月挂饰发出叮当的声音,道,“难道我每次来,还要提前下帖给你府中下人,等你批准不成?”

    “哼,”

    陈岩现在根基已成,没了以往的顾忌,不假颜色,道,“我这里可不是你家后花园,想怎么闯就怎么闯的,要是再不听,就别怪我不顾同门之谊。”

    上官朵朵依然在笑,只是眸子深处没了笑意,道,“如何不顾同门之谊?”

    陈岩转过身,目光森然,手臂一伸,五道血光自指尖生出,凝成一个漩涡,里面的各种的混乱和杀戮,仿佛要将人拉入其中,永远沉沦。

    吞噬融合了不少记忆和力量后,陈岩的修罗圣体再进一步,一出手就是法武合一的路子,刚猛霸道。

    “嗯?”

    上官朵朵细眉一皱,身子翩翩飞起,如仙鹤般轻灵,似蝴蝶般飘逸,没有半点的烟火之气。

    啪,

    陈岩踏前一步,背后魔图一刷,就将挡在身前的护体灵光湮灭,然后五指如钩,似从无尽深渊中探出的魔爪,陡然暴涨,如影随形。

    “咄,”

    上官朵朵变了颜色,心念一动,自天门中飞出一个冰壶,日月吻合,鲤龙相对,轻轻一抖,就是无量祥云浮现,环绕周身,风雨不透。

    仙道之中,法宝可以分为法器,灵器,宝器,道器。

    法器,可用真气驭使,能大能小,变化如意。

    灵器,先天有一丝灵性,祭炼之后,人宝合一。

    宝器,灵性蜕变,衍生出智慧,能够自主地发挥作用。

    道器,器灵化人,能够自主修炼,通常是镇宗法宝,非常罕见。

    上官朵朵手中的这件日月炼神壶,就是一件上好的宝器,拥有智慧,可以通过气机牵制,自发地进行防御或者攻击,很是了得。

    这样的法宝威能,比修士自己御使要厉害的多。

    这也是她出身不一般,才有这种品质的法宝,足以可以和金丹修士都周旋一二。

    “看你怎么办?”

    上官朵朵美目莹莹,她能够来到金台府城,在这个漩涡里自由自在,不光是太阴玄门有根基,她本身的实力也很出色。

    “一件不错的法宝,”

    陈岩五指如钩,抓在玉壶溢出的宝光上,细细密密的篆文刹那间浮现,将他的力量卸掉。

    就是这一接触,陈岩就明白,此法宝的品质非同一般。

    “又如何?”

    可是陈岩现在的修罗圣体更是非同凡响,葫芦飞刀自天门上升起,一道刀光斩出,虽然只有拇指粗细,但是锋锐不可匹敌,杀伐惊人,一下子就将宝光撕开一条细缝。

    哗啦,

    陈岩见缝插针,五指已经按到上官朵朵吹弹可破的细嫩皮肤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