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心神寄五焰 神意终通玄
    夜。

    静悄悄。

    晴虹生姿,跃出崖外。

    赤光射于湖水之中,红绿交映,冶波粼粼。

    山云绵绵出于石下者,绕高台虬松而过,若皓白挂枝头,烟气在望。

    陈岩景色在怀,目光平静。

    他的识海之中,太冥玄天宝典高悬,幽幽深深的黑水弥漫,宛若天地初开,宁静,幽深,容纳万物。。

    倏尔五色灵焰自黑水生出,高有半尺,青白赤黑黄,光华流转不定,有一种圆满如意的意念。

    五色、五行、五方。

    三五之道,是乾坤,是天地,是世界,是宇宙。

    陈岩于刹那之间,心灵晋升到一种玄妙的境界,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升起,足足有三百六十五个,都有半亩大小,垂光生辉。

    “咄,”

    陈岩口中诵读真咒,念头开始生出变化,宛若三百六十五个人影,记忆衍生,光怪陆离。

    有的大袖飘飘,从容镇定,黑天安神咒孕育曼陀罗,自然安宁。

    有的风姿俊秀,身材颀长,九字真言悬于脑后,是九宫缚仙圈。

    有的锋芒毕露,杀机森然,手持无形剑,横行无忌,神出鬼没。

    有的深沉木讷,不动声色,幽水浩浩荡荡之中,罡雷炸响。

    有的登高看远,目光坚定,无日之光凝成长矛,地狱索命。

    有的血光罩身,状若魔神,杀戮起于掌中,不可阻挡。

    有的光芒耀眼,星辉加身,大星勾动,星图浩瀚,亘古久远。

    ……

    每个念头都幻化出一个陈岩,都在演练着不同的道术,使用不同的法宝,生出不同的感悟。

    陈岩端坐不动,好似真的化身三百六十五个,从出生到现在,每一个记忆都被放大,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在这样的局面下,原本模糊的记忆,晦涩的难题,不明不白的困惑,都在三百六十重叠加的智慧下一一被破解。

    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

    何况这是三百六十五个?

    陈岩将所有的记忆进行梳理,对修道以来,自己的路子开始整合,去伪存真,确定主次,全面发展。

    哗啦啦,

    每一次的感悟,都会生出智慧的火花,引动五色灵焰,分出一缕,缠绕到念头上。

    哗啦啦,

    越想越透彻,越想越清晰。

    智慧的火花越来越多,五色灵焰开始占据绝大多数的念头,其中的神通道术的感悟不断地凝练,化为花纹,印在灵焰上。

    哗啦啦

    不多久,灵焰之上,生满幽深的花纹和痕迹,自上而下,密密麻麻。

    轰隆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一声天音。

    下一刻,

    五色灵焰大盛,上面的花纹和痕迹疯狂生长,一阳一阴,阴在内,阳表外,彼此纠缠,相存相依。

    轰隆,

    少顷,所有的异象消散,识海之中,只剩下一个一人高的种子,黑白花纹交织,弥漫出一种太冥在上,演化万物的气息。

    “成了。”

    陈岩睁开眼,双目明光霍霍。

    这一刻,他将自己的道术神通和各种感悟熔炼成一炉,借助五色五行五方灵焰的承载,凝练成道基根果。

    以后只要此道基根果,也就是黑白种子,吞噬足够的能量,就能瓜熟蒂落,孕育出纵横天下的法身。

    “呼,”

    陈岩吐出一口气,道基一成,他只觉得心神通明,道路清晰,以后只要按部就班,就是康庄大道。

    “咄,”

    陈岩心神一动,黑白种子表面闪过一道痕迹,继而幽幽深深的黑水涌出,上面氤氲雷霆,轰然炸响,威能惊人。

    凝练出道基根果后,虽然实力不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可是诸般神通经过此淬炼,有炉火纯青之感,细微之处的不足,开始弥补。

    别的不讲,道术的驭使,其中的种种变化,就是更加元转如意。

    能大能小,才是真圆满。

    “道基,”

    陈岩咀嚼着这两个字,心中有一种踏实的感觉,好似眼前有竖好的登天之梯,只等自己往上爬就行了。

    “很好。”

    陈岩大笑一声,收起九天普化真形图。

    轰隆,

    正值大日初升,其道大光。

    赤光明霞自天上来,垂到湖面,折射出金黄色的光晕,缤纷色彩,有一种郁郁生机。

    陈岩站起身,金光照在他的身上,在眉心凝若明珠,雍容华贵,紫气东来。

    这一刻,陈岩就如同天上的大日一样,光芒璀璨到令人难以逼视。

    “真是。”

    天光一开,在四周守卫的张云四人正好见到这一幕,陈岩恍若天神般的风资映入眼帘,让他们心中大为震动,久久不能自已。

    “主人。”

    秋容和小谢也在高处见到,美目盈盈。

    “陈公子,”

    辛十四娘没有说话,目眩神迷。

    “天地又不同。”

    陈岩负手而立,看着远处青山云遮,只露出山顶,如斜髻一样,金霞盖下,朝阳之光,笼罩在上面。

    自己现在也正如朝阳一样,澎湃发展,昂扬向上,用不了多久,就会如日中天,高高在上。

    道基一成,根基已立。

    “接下来就是要要滋养种子,尽快孕育法身。”

    陈岩心中有数,根基越是磅礴,孕育法身所需的能量就越是惊人。

    以他五行五色五方灵焰为灵物,再寄托太冥之道,星辰之道,杀戮之道,等等等等,而凝成的种子,需要的能量会是其他人的十倍甚至几十倍。

    这样的能量,光是他一个人肯定不行。

    “以后不需要再刷名望,那就闷声发财,搜刮资源吧。”

    陈岩对自己以后的道路设计很清晰,他走的每一步,不是为了成为士林新锐,也不是为了誉满天下,更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这都是手段,唯一的目的就是借助手段,增强实力,追求长生。

    世俗的喜怒哀乐都是过眼烟云,只有亘古的不朽,长生的永存,才是大自在,大快乐。

    “该做一点事儿了。”

    陈岩喃喃一句,从今天开始,自己的行事风格可以改变了。

    “大人,”

    这个时候,张云上前禀告道,“刚才接到飞鸽传书,郑先生正从京城起身,星夜兼程,要亲自和大人商量要事。”

    “我知道了。”

    陈岩心中有数,没有意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