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飞刀逐强敌(第二百五十张月票加更)

第二百二十六章 飞刀逐强敌(第二百五十张月票加更)

    ps:还差九个均订到一千,喜欢本书的书友,请来起点中文网订阅一下吧。

    天穹上。

    血云翻滚,花纹若龙鳞,不见底色。

    少顷,细细密密的冷芒自血云中垂落,似散似聚,似大似小,无声无息,神出鬼没。

    偶尔碰撞之间,电弧激烈,杀机溢出,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不同于刚才许浑的万丈天雷锁以毁灭之力杀人,陈岩施展的血雷却是重在阴毒诡异,令人防不胜防。

    看似不起眼,但是真要中了,就是灾难。

    “小辈,”

    许浑目光森然,他斗法无数,当然明白其中的杀招,不敢怠慢,用手一指,自天门中升起一架浑天仪,上面五龙吐珠,金光缠绕。

    叮叮叮,

    浑天仪徐徐转动,盘踞的五龙似乎活过来一般,张口吐出宝珠,无量的磁光升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

    叮叮叮,

    一种无形的吸附之力弥漫,漫天的血芒还没落下,就让磁光卷入其中,然后重新化为宝珠,被五龙衔到口中。

    叮叮叮,

    五龙摇头摆尾,身上龙鳞抖动,看样子是在消化血雷的力量。

    “这法宝,”

    陈岩看得大开眼界,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没想到还会这样破解自己的杀招。

    “呼,”

    许浑收起自己的浑天仪,依然是不敢放松,刚才他可是见到了宝珠上黏到的细针,不计其数,血芒跳动,肉眼难见,对方神通的阴毒之处,还超乎自己的想象。

    看上面的幽光,很明显还蕴含有剧毒,要不是自己小心,祭出法宝,恐怕还真着了道。

    “看你一身歹毒的魔神手段,哪里有半点朝廷解元的风度?”

    许浑指着陈岩的鼻子,破口大骂。

    “哈哈,魔神手段,菩萨心肠,你还是看不透啊。”

    陈岩大笑一声,捏了个法诀,运转修罗圣体中的力量,故技重施,要勾动对方的血液之力。

    “嗯?”

    许浑感应到自己体内血液如沸,知道对方的打算,再次痛骂一声,自袖中取出一粒明珠,轻轻一摇。

    下一刻,

    血液停止骚动,恢复正常。

    “哦,”

    陈岩目光一凝,看穿了对方的对策,他是用一种法宝镇压住了自己的血气,令自己的神通无功而返。

    只是这样的话,等于对方的血液处于一种死寂状态,等于自动废掉了自己的武学神通。

    法武合一,只剩下道术神通了。

    即使是这样,对方能够在短短时间内想到这种方法,并顺利实施,也是很了不得啊。

    “看来是水族的大人物啊,”

    陈岩大笑,一拳轰出,力贯虚空,打出一道惊人的空洞。

    轰隆隆,

    大约过了三个呼吸,才有雷音大作。

    力先至,音后发,可想而知其恐怖的速度和力量。

    “咄,”

    许浑不愧是在水族中都鼎鼎有名的人物,没了血液躁动的累赘,十指长长,一个又一个的神通打出,引动力量。

    轰隆隆,

    下一刻,法力澎湃,引动天上的大日之力,炙热的明焰化为球状,噼里啪啦的落下来,阳刚激烈,无物不焚。

    大日熔金,至刚至阳。

    这就是金丹修士的厉害之处,已经可以沟通规则,引动日月星辰之力,排山倒海,比单纯的道术威能何止强大百倍。

    毕竟再厉害的道术,也只是调动身子周围的元气,怎么能够比得上这种天地之威。

    “嘿,”

    陈岩看着烈焰焚天,哼了一声,身子化为一道血线,倏尔变化,游走其中。

    哗啦啦,

    修罗圣体不是引动日月星辰之力,而是沟通冥冥之中存在的无尽血海,以混乱,邪恶,杀戮之道,所向睥睨。

    魔神之威,同样惊天动地。

    轰隆隆,

    两种力量,一种刚猛炙热,如煌煌大日亲临,无量光辉,一种杀戮血腥,似魔神出世,毁灭人间。

    轰隆隆,

    力量碰撞,晕开一层又一层的光轮,所有碰到的山头,林木,等等等等,统统化为齑粉。

    “哈哈,”

    陈岩大笑,脚踏血海,分开光轮,只是一转,就到了许浑近前,居高临下,一个法印当头打下。

    轰隆,

    刚猛霸道,力量绝伦。

    其中还蕴含说不出的玄妙,勾动人的精血,稍一不慎,就是七窍流血而亡。

    “去,”

    许浑双目一凝,射出晶莹的光线,往下一落,凝成宝镜,四四方方,花纹交织,龙凤相对。

    咔嚓,

    陈岩一拳将对方的神通破去,可是力量同样消耗殆尽,没了余力。

    “厉害,”

    陈岩上次借血海神通引动对方的血液进行吊打,非常之轻松,这次算是正式交手,才发现眼前这个还不知道名姓的水族人的厉害。

    这个不知道名姓的家伙,神通端的惊人,还有各种神通的配合,也是非常独到,再加上层出不穷的法宝呼应,棘手的很。

    要不是对方要镇压自己的精血,等于废了一半的战斗力,今天遇到,还真是难以拿下。

    “杀,”

    陈岩力量爆发,魔图卷起,血海激荡,步步紧逼,对方神通再惊人,他也是用蛮力破去。

    “这个陈岩,”

    许浑面色凝重,这个陈岩的打法诡异,力量如魔神般深不可测,而且周身的血光有一种混乱杀戮的气息,每一次碰上,都让他的法力很难受。

    他斗法不少,还真没碰到这么难缠的对手。

    原本他还以为这次出海只是散散心,没想到一不留心受了伤,现在还被人压着打,真真是郁闷要死。

    “起,”

    陈岩看准时机,背后魔图升起,托起葫芦,飞刀悬于葫芦口上,一种灭仙弑神葬佛的杀戮之气冲霄,凌厉霸道。

    “不好。”

    许浑想到上一次受伤的经历,面色一变。

    “斩,”

    陈岩用手一指,飞刀自葫芦口飞出,只是一闪,就斩了过去。

    “走,”

    许浑知道这柄飞刀见仙斩仙见神斩神的威能,毫不犹豫,架起遁光,身化霜河,腾空而起。

    咔嚓,

    飞刀斩下,一点金芒炸开,散落出漫天的白光,许浑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

    “跑的倒是快。”

    陈岩收回葫芦飞刀,看了看周围,也纵身离开。

    经过今天的斗法,他就是要告诉别人,以后的自己可不是好欺负的了,谁要是敢对自己不怀好意,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