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秋风渐渐湖中行(第二更求订阅!)
    翌日。

    秋风淅淅,吹动我衣。

    大湖之上,明澈澄清,船影可见。

    时有玲珑石骨出手,或翠绿晶莹,珊珊可爱,或浑浊淡黄,色彩沉凝,或下圆上尖,居高临下,或似狮面,惊诡险奇。

    天光自上面垂下,照在森立的石骨上,折射出或大或小的影子,延伸到不远处的花船上,细若花纹,平添三分阴凉。

    “夏日炎炎,秋日迟迟,”

    李初阳站在船头,看着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大发感慨,道,“真是别有味道。”

    “秋天,大气,平静,透明,很不错。”

    “是啊,是啊,我也喜欢这个季节。”

    “丰收的日子嘛,”

    其他的文人都是附和,笑声不断。

    还有人直接朗诵出口,抑扬顿挫地道,“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这是解元公的秋词吧?”

    “是啊,态度鲜明,直抒胸臆,单论文采,解元公冠绝云州。”

    “我看就是其他三十五州连同京城都很少有同龄人能够比得上。”

    话题马上转移,开始大肆吹捧起陈岩,很多的同龄人都红光满面,一副有荣焉的样子。

    陈岩最近风头之盛,无人能及。

    一举夺得云州解元,文章流传,被士林赞誉为二十年一遇。

    对神灵进行口诛笔伐,引领风潮,天下传颂。

    面对神灵的打击报复,屹立不倒,铁骨铮铮,檄文如刀剑。

    更有消息灵通的人还知道,自身修为一时了得,已经不逊色于府城中的武中圣者。

    这样的故事,妥妥的有传奇色彩,是要被写入地方志和各种文人笔记,以后代代相传的。

    身为同年和好友,大多数人都是高兴。

    周然站在一边,听着众人的阿谀奉承,无耻吹捧,面色不好看。

    作为同年的聚会,要是不来,会显得孤高不合群,可是来了后,满耳朵都是对陈岩的肉麻吹捧,听得他都想吐了。

    实际上,周然越是看到陈岩成功,声望扶摇,佳作不断,越是心中后悔,非常难受。

    他在无数个夜里后悔,懊恼,想撞头,要是早动手,施展割头换面,鸠占鹊巢,现在所有的荣耀都是属于自己的啊。

    孙人峻也在场,神情平稳,周围有七八个人聚在一起,他虽然比不上陈岩光芒四射,但同样是前途无量,自然不会受到冷落。

    至于朱钰,依然是温润如玉的样子,翩翩然君子风度。

    哗啦啦,

    时候不大,有一扁舟自上游而来,快如急箭,乘风破浪。

    扁舟之上,立有一个银冠少年,大袖飘飘,风姿特秀,天光照在身上,在背后晕成金轮,很有一种神圣的气息。

    哗啦啦,

    湖光,扁舟,少年,阳光,美如画。

    “啊,”

    “是解元公。”

    “解元公啊。”

    花船上有人见到,连忙摆手,喜形于色。

    由不得不高兴,虽然都是同年,但陈岩经过一系列的风潮,已经有了一种传奇的色彩,名扬天下,不是他们这种小举人可以比拟的。

    “嗯?”

    孙人峻目光移了过来,没有以往的嫉恨,只是少许好奇。

    他当日还以为是必死之局,没想到陈岩出乎所有人所料,绝地反击,以完美的姿态向云州乃至天下宣告了自己的实力。

    哗啦啦,

    陈岩以法力驭使扁舟,鼓风如箭,眼看就要撞上花船了,登时脚下一点,整个人如燕子抄水,轻飘飘地跃到船头。

    飘逸,自然,不带半点烟火气。

    “诸位同年,”

    陈岩站在船头,抬手行礼,用清亮的声音道,“有事晚来了一步,还望诸位不要见怪啊。”

    “哈哈,”

    “真是。”

    “解元郎客气了。”

    众人当然不会见怪,都凑上来,大声说笑。

    “果然,”

    孙人峻在一旁用狭长的目光打量,暗自凛然,他已经是先天武师,可是依然感应不到对方的血气,看来传闻是真,这个陈岩的境界确实可怕。

    陈岩一出现,自然是光芒万丈,耀眼的不能再耀眼,大家都自觉不自觉地以他为中心。

    他也没有架子,从容镇定,这可都是自己的天然盟友,虽然以后不需要猛刷声望,但还是要在朝廷范围内生活,人脉依然重要。

    这样的局面下,自然是和谐,众人相谈甚欢。

    直到傍晚时分,红霞铺江,水光潋滟之时,人们才相继离开。

    朱钰落在最后,说了一句,道,“陈兄,以后来府中作客。”

    “当然,”

    陈岩听出对方的示好,笑着道,“有空总会叨扰朱兄一次。”

    “好。”

    朱钰笑了笑,云袖展动,下了花船,很快不见了踪影。

    等众人离开,陈岩一个人坐在船头,正了正头上的银冠。

    远处激流湍急,当中怪石横生,或立或眠,千万朵水花激起,落雷奔轰,轰然而鸣。

    噼里啪啦,

    水光溅到船头,然后散开,娟然黛碧,清清亮亮。

    陈岩伸出手,看着水花在自己掌中盛开,继而消散,只剩下丝丝缕缕的凉意。

    “好时节啊,”

    陈岩看着晶沁的天空,粼粼的湖光,黛碧的山色,只觉得心中放松,没有了生死的威胁,才会这样从内到外的自在。

    以后的事儿,也有了眉目,不会再懵懵懂懂,前路不明。

    不得不讲,有了对抗金丹修士或者武中圣者的实力,就有了辗转腾挪的从容。

    “看一看,就要准备下一个计划了。”

    陈岩坐在船头,吹着海风,目光明亮,修罗圣体虽好,但他还是要在神魂之道上行走。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环佩叮当,幽香细细,千千百百的音符往下一落,化为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

    来人头梳天鸾簪,斜插一支雕花木簪子,水仙散玉纱裙罩身,流苏垂到地上,似若有若无的青烟,吐着光晕。

    陈岩抬了抬头,见是陆青青,笑道,“是青青来了?”

    “你把许浑打跑了?”

    陆青青美眸晶莹,声音怪怪的,道,“我第一次见他吃瘪。”

    “许浑?”

    陈岩想到那个水族之人,点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