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水色侵黛人不同(第三更求订阅!)
    正是黄昏。

    湖色侵黛,崖壁冷翠。

    倏尔惊虹自水面升起,摇曳为练,凝有霜雪,熏熏然,徐徐然,晶晶然,横跨百里,自有神采。

    光华照在陆青青白玉无瑕的俏脸上,晕开一层光辉,她长长的睫毛抖动,说不出的明媚动人,脆声道,“啊,陈岩,你真是厉害呢。”

    这一声惊呼,软糯甜美,隐有香气。

    带着一分惊讶,一分好奇,一分崇拜。

    像是少女爱慕英雄的呢喃私语,宛若百鸟婉转啼鸣,又好似春日的柳絮进了人的心里,挠的人痒痒的。

    陈岩听着声音,嗅着香气,洒然一笑。

    千娇百媚,声有异香,就是这样。

    若是普通人听到,会心生好感,自然不自然地就会放松警惕,受其影响。

    看来不光是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这个陆青青同样没有落后,已经摸到金丹大道的门槛了。

    陈岩大袖一展,站起身来,走了两步,和陆青青并肩而立。

    “看来许浑在水族中鼎鼎大名啊。”

    “何止是鼎鼎大名,”

    陆青青横了陈岩一眼,眸光如水,好似嗔怪他离得自己太近,又好像若有若无的鼓励,风情万种,让人分辨不出其中的意味,笑道,“他可是靖江龙君座下的杀神,在水族中光是名字就能止小儿夜哭哦。”

    顿了顿,陆青青笑得声音很清脆,道,“要是许浑在这里连吃两次亏的消息传回去,说不定得碎人一地眼球呢。”

    “靖江龙君,”

    陈岩最近翻阅典籍,对这位龙君有所了解,神情一变,道,“靖江龙君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当然,”

    陆青青笑语盈盈,身子轻轻扭动,腰间的环佩叮当作响,道,“他直接管辖的靖江海域起码都得有十个云州这么大,手下兵将无数,而且靖江龙君本身修为通天,是族中仅次于天池龙君,被认为有资格踏出那一步的。”

    “真是,”

    陈岩眉心跳了跳,有资格冲击元神大道之人,可是可怕的不能再可怕了。

    “陈岩,你得罪的人真不少呢。”

    陆青青妙目流转,光彩照人,继续道,“我还听说,天岳大帝对金台府城之事大为震怒,肯定会找你麻烦,这可是比靖江龙君更可怕的人物。”

    “无极星宫之人近日也会抵达金台府城,有神灵接应,恐怕神不知鬼不觉,府城的三位武圣都难以察觉。”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神色变幻,自嘲道,“看来我也是能人所不能,才一年的时间,就仇敌满天下啊。”

    “谁让你到处惹是生非,乱打蜂窝?”

    陆青青白了他一眼,道,“要是你安安稳稳地经营府城的势力,以你在科场上的成绩,再加上崔家和韩家的支持,早就扎下根基,何必这样处处弄险?”

    “不弄险我自己能够在短短时间内走到这一步?”

    陈岩心中不在意,面上却露出笑容,上前一小步,看着近在咫尺的玉人,道,“看来还是青青关心我,要不我们成一家人,然后联手对敌?”

    “油嘴滑舌,”

    陆青青啐了一口,抬手捋了捋垂下来的鬓发。

    “哈哈,”

    陈岩大笑一声,手一伸,一带,一紧,软玉温香满怀,口鼻间幽香细细,沁人心腑。

    “陈岩,”

    陆青青挣扎了一下,没有挣脱,用眼神狠狠地剜了这个家伙一眼,道,“好好说话,就知道乱占便宜。”

    “今天要占大便宜了。”

    陈岩将佳人横着抱起,往船中央的楼阁中去。

    他修罗圣体更进一步后,时时刻刻接引无尽血海的力量淬炼自身,自然而然地受到这个神秘的混乱邪恶之地的影响,有一种七情六欲旺盛之感。

    当然,他已经有了察觉,并不在意,也不去压制,反正法身一成,就会消除隐患。

    想就做,未尝不是念头通达之道。

    “你,”

    陆青青看到陈岩真将自己抱到床榻上,俏脸上变了颜色,以往他们只是若有若无的撩拨,一点点的暧昧,拉近关系,她可真没想会这样。

    陈岩力大无穷,不让她乱动,目中有妖异的血光涌动,道,“湖中放舟,春宵一度,郎情妾意,何等的雅事?青青就不要推辞了。”

    “陈岩,”

    陆青青身子缩成一团,对面灼热的呼吸已经打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火撩撩的,难言的感觉自心底升起,道,“你不要胡来。”

    陈岩在上面,动作不断,笑道,“当然不是胡来,是办正事啊。”

    “陈岩,”

    陆青青见到自己的衣裙被剥落到一边,真的害怕了。

    现在才明白,随着对方成为不逊色于武中圣者和金丹修士一个层次的强者,加上自身势力的膨胀,双方已经不是以往的平等关系,而是他强己弱。

    这样的变化,肯定会使得对方不再满足合作,而是要将自己吞下,全力掌控。

    大鱼吃小鱼,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认清形势,陆青青心里大悔,这是羊入虎口,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在府城待了这么久,是太迷信以前的纵横手段了。

    忘记了现在府城大变,矛盾横生,规矩松动,正是老虎没有约束,要吃人的时候。

    陆青青护住要害,小腿乱蹬,道,“陈岩,我有事儿告诉你。”

    “这样说就是。”

    陈岩目中的血光越来越盛,力量越来越大。

    “陈岩,”

    陆青青知道这个时候男人的不可理喻,不敢再犹豫,道,“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真的?”

    陈岩听完,停下手脚,坐直身子,道,“消息准确?”

    “不会错。”

    陆青青玉臂环抱挡在身前,挡住春光外泄,被压着的双腿却不敢动弹,怕引起对方的邪意,小心道,“要不是我早在他身上种下两翼灵犀,就是同在一个宅子里,都不会察觉。”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陈岩心里不平静,啪的一下巴掌拍在陆青青的身上,带起一波肉色涟漪,蔚然壮观。

    “啊,”

    陆青青娇呼一声,美目瞪大,敢怒不敢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