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三十章 斩仙飞刀 京城来客(第五更求订阅!)

第二百三十章 斩仙飞刀 京城来客(第五更求订阅!)

    ps:还是差十个均订,上不去啊啊啊啊!

    半夜。

    山色凝寒,松柏接荫。

    新绿摇蕉影,风吹竹籁声。

    时而鸥鹭浮水,冷月挂檐,枝叶悠悠,亭中斑驳出各种光暗花纹,沙沙作响。

    陈岩正了正头上银冠,收回目光。

    “陆青青,”

    陈岩想到花船上之事,笑了笑。

    只要自己实力继续提升,而对方跟不上自己的话,这个水族女子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不是非要贪图女色,是要彻底掌握,纳入自己的势力。

    弱时谋求合作,强后吞并扩张,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行事方向。

    “咄,”

    陈岩很快将之放下,心神一运,背后显出魔图,仙殒,神死,佛灭,一种混乱和杀戮之气,充塞天地。

    轰隆隆,

    魔图一起,不知名的空间被打开,只见血海横亘时空,不见边际,浩浩荡荡,如同天地初开,亘古存在。

    哗啦啦,

    一道道的力量从血海中射出,打入魔图,晦涩的魔音响彻,字字浮空,杀伐大作。

    “天地初开,血海诞生,杀戮不尽,日月潜行。”

    陈岩用手一指,口吐咒语,魔图的最中央,一个葫芦冒出,上悬飞刀,杀意如实质。

    “凝,”

    咒语声中,血海中的力量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地灌入葫芦中,杀戮之气吞吐不定,上面的飞刀生出眉眼,化出双翅,凶戾之气,铺天盖地。

    呜呜呜,

    葫芦飞刀一出,虚空中响起莫名的鬼哭,大片大片的殷红映照如血,似乎是这件法宝的出现,注定了要掀起腥风血雨。

    “呼,”

    好一会,陈岩收起神通,葫芦飞刀悬在魔图中,沟通血海之力,日夜冲刷。

    “斩仙飞刀,”

    陈岩眸子深深,这是血海之主的伴生灵宝,现在只是一个简单的雏形,但杀伐之重,威能之强,依然是出乎人意料。

    真不知道,全盛时候的斩仙飞刀,是何等惊天动地。

    “嗯?”

    陈岩刚收起斩仙飞刀,就看到秋容和小谢并肩而至,一个明媚,一个稚嫩,丽色天成。

    “主人,”

    秋容敛裙行礼,声音轻柔,道,“十王府的郑先生明日中午抵达府城。”

    “来的不慢。”

    陈岩点点头,吩咐道,“让张云出城接一下,不要怠慢了。”

    “是。”

    两女答应一声,问了几个修炼有关的问题后,才离开。

    “算是意外所得。”

    陈岩目送两女离开,屈指一转,声有雷音。

    原本他收服两女,只是当时势单力薄,要找两个女仆罢了,没想到运气不错,两人都展露出出色的修炼资质,是一等一的好苗子。

    好好培养一番,不必玄门仙道的真传弟子逊色。

    “还有一个辛十四娘,”

    陈岩自从知道这个小狐狸修炼的是《天香灵音经》后,就有了打算,等忙完这一阵子,就可以实施计划了。

    “嘿,”

    陈岩笑了笑,站起身来,踱步到庭前。

    抬头看去,小桥流水,云沙细细,碧树红花,点缀其间。

    仙鹤,幼鹿,翠鸟,相映成趣。

    安详而又宁静。

    “郑先生,”

    陈岩念头转动,他已经接到老师崔学德传来的消息,这个十王府的郑先生此来,应该不会两手空空。

    毕竟即使自己官场以后变得坎坷,但扬名天下,在士林中有了地位。

    除此之外,自己在和神灵对抗中展现出的实力,没人会无动于衷。

    三王集团对自己,只会更加卖力地拉拢。

    “会有惊喜吧。”

    陈岩身子不动,融入到浓浓的夜色中,他要看一看对方的诚意,再做选择。

    第二天,正午。

    金阳横空,烈日炎炎。

    大片大片的光华落下,照在水中,金波晕辉,光彩迷离。

    陈岩将风尘仆仆的郑先生从府外迎接进来,沐浴更衣后,在亭中摆上酒菜,进行款待。

    郑先生依然是羽扇纶巾,长时间赶路依然没有半点的疲倦,目光有神,笑道,“解元郎真是名扬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就是学生在京城之中,耳朵都要被解元公的名字磨出茧子来了。”

    “郑先生客气了。”

    陈岩自然不会讲真话,用场面话应付,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最近我也是夙夜难眠,这个铁骨铮铮的士林标杆,可不好当。”

    听到这句话,郑先生收敛起面上的笑容,他是文人,当然明白士林中人是如何严于律人的,陈岩能有现在的名气不堕,确实不容易。

    要有胆气,指斥神灵之非,不退缩。

    要有口舌,文章如刀剑,字字杀人。

    要有实力,面对打击报复,岿然不倒。

    要有后台,关键时候摇旗呐喊,来壮声威。

    要有运气,有命无运,人生悲剧。

    “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陈岩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停留,反正懂的人都懂,轻描淡写地道,“有舍有得,有得有舍啊。”

    “是啊,过去了,就是风和日丽。”

    郑先生亲手拎起酒壶,满上酒盅,道,“来,我敬解元公一杯。”

    “好。”

    陈岩端起酒杯,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好酒。”

    郑先生饮了两杯,简单地吃了点菜,开始谈到正题,道,“解元公,这次的风波引起了宫中的注意,皇上乾纲独断啊。”

    “要打板子了?”

    陈岩放下酒盅,目光动了动。

    “是。”

    郑先生接口道,“皇上对这次的风波很不满意,解元公你身为领头人,恐怕要二十年内禁止参加科举。”

    “二十年,”

    陈岩眸子平静,到时候他已经接近不惑,就是能中状元,也没时间再熬资历,几乎就断了官场之路。

    郑先生见陈岩不说话,继续道,“同时京城会派出调查团,对金台府城的神灵违法之事进行调查核实,如果问题严重,会考虑重立御史台。”

    “原来是这样,”

    陈岩心中有数,朝廷是想对神灵动手了,不过面子上不能太难看,于是自己悲剧了,被宫中的皇帝老儿狠狠惩罚。

    断去一个解元的科举之路,自大燕建国以后都没有发生过,可谓是对文人的最重处罚之一。只有这样,才能表面上平息神灵的不满。

    双方各打板子,公平公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