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定下计策覆道盟(千订加更!)
    日到正午。

    绿水萦折,径出石壁,千丝万缕,五光十色。

    竹叶横斜在水上面,天光一照,稀稀疏疏的空隙里投下明辉,或大或小的光轮,浮在其中,风一吹,摇摇欲坠。

    陈岩看着景色,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咀嚼着宫中诏书的味道。

    君权和神权冲突,宫中早有对付神灵的企图,这次正好抓住机会,当然是不会放过。

    而重罚自己,是为了表示宫中并不是刻意对付,从而保证一种表面上的公开公正一碗水端平。

    至于自己的牺牲,在大局之下,宫中的九五之尊恐怕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帝王心术,”

    陈岩心中冷笑,面容如铁。

    “解元公,”

    郑先生看到陈岩脸色不好看,心有戚戚焉,只能劝道,“你还年轻,二十年熬一熬就过去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皇上乾纲独断,肯定不会再改,解元公可在士林中养望,厚积而薄发。”

    “多谢郑先生劝解。”

    陈岩心里不在意,面上却带出少许悲愤,道,“只是十年寒窗,一朝尽废,心中悲苦罢了。”

    “有舍有得。”

    郑先生明白读书人将科举看得比什么都高,以己度人,好言相劝道,“等诏书一下,解元公必将名满天下,万人传颂,这是要史书留名的。”

    士林之中的风气就是这样。

    犯言直谏,铁骨铮铮,皇帝震怒,下诏查办。

    这个流程走下来,天下扬名。

    两人喝着小酒,吹着小风,吃着小菜,说着小话。

    等了一会,郑先生看陈岩的情绪稳定下来,试探着开口道,“解元公,不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个啊,”

    陈岩心里早有计划,可他不说,反而面上露出难色,道,“很迷茫啊,一下子没了方向,有点无所事事。”

    “解元公可不能自暴自弃。”

    郑先生坐直身子,敛容严肃道,“还是不少人关心解元公你的,像十皇子当时听到消息,就想亲自赶来,我怕现在局势不妙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好说歹说才拦住王爷。”

    “王爷,”

    陈岩面上挤出感激涕零的表情,他可是不缺演戏的天赋,活灵活现。

    “解元公,”

    郑先生对陈岩的表现很满意,咳嗽一声,道,“王爷真的很关心你,知道你现在不方便走官场的路子,就准备让你在道盟中发展。”

    “道盟,”

    陈岩心中一跳,这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面上却不动声色,道,“郑先生,我在道盟中可是新人,要发展不容易啊。”

    郑先生当然知道对方被韩家推荐到道盟的事儿,胸有成竹,笑着道,“说不容易是不容易,但说容易也很容易。”

    “愿闻其详。”

    “道盟和其他官府机构不一样。”

    郑先生摇着手中的折扇道,笑容满面地道,“组织松散,没有太严格的上下级关系,资历很重要,但实力更重要。”

    “我们再联系道盟的人,从上面打个招呼,将现任的领袖调走,位置就空了下来。”

    “到时候,只要有人摇旗呐喊,做出声势,以解元公展现出的实力,肯定是很有竞争力。”

    “嗯,”

    陈岩用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眸子有神,道,“这样看来,需要我联络人了。”

    “我们在云州道盟的影响力不大。”

    郑先生直视陈岩,道,“最多也就是能够影响三五个人,主要工作还是得解元公你来做。”

    “明白。”

    陈岩知道,这是由三王集团解决上层之事,自己负责聚集人手,这样上下齐动,确实是把握不小。

    “拉拢人,不能空口白话。”

    郑先生有备而来,取出三个袖囊,拍了拍,道,“里面是丹药,道书,天材地宝,等等等等,解元公尽管用,若是不足,我们会安排人再送。”

    “三王集团果然势力雄厚。”

    陈岩扫了一眼,心中有数,大袖一扫,收了起来,道,“我就不客气了。”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郑先生大笑,然后又从袖中取出一张薄纸,道,“上面几个人算是我们的人,到时候解元公多和他们交流下。”

    “好。”

    陈岩收起来,这是以后摇旗呐喊的小弟。

    “道盟的人来历复杂,不少人都不是善茬。”

    郑先生沉吟少许,开口道,“解元公要在里面行事,最好是简单,直接,只要站住理儿,我们就不怕。”

    “郑先生是金玉良言。”

    陈岩知道这是对方在指点,记在心中,端起酒杯,道,“来,再敬先生一杯。”

    “道盟的人,也是欺软怕硬,得用拳头说话。”

    郑先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咬着牙道,“他们还有奶就是娘,反正你对症下药就行了。”

    陈岩一听,就知道这个郑先生是有故事的人,不是在道盟中混过,就是吃过道盟的亏。

    实际上,只要想一想,道盟中的人,基本都是修士,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行事手段。

    修士不同于文官武将,他们惜命,需要资源,追求长生,需要借助朝廷这棵大树来发展。

    要对付他们,并不会太难。

    两人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半时辰,主要是郑先生说,陈岩听,倒是收获不小。

    “行了。”

    郑先生将最后一杯酒喝尽,用手挡住,不然陈岩再斟,道,“够量了,今天我还得马上赶回去,不多喝了。”

    “马上赶回去?”

    陈岩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明白是由于神权和君权的这一次对抗,京城中同样是风云变动,郑先生作为十皇子的师爷,得出谋划策。

    郑先生暗道一声真聪明人也,正了正身上的衣冠,站起身来,道,“我得走了,若有事,直接飞鸽传书联系。现在首要任务是让你坐上云州道盟领袖的位置,要人出人,要钱出钱,要物给我,就看你的了。”

    “必不会有负王爷和郑先生所托。”

    陈岩信心满满,对这个位置,他是势在必得。

    “好,好,好,静待佳音啊。”

    郑先生大笑三声,扬长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