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第二更求订阅)
    八角亭。

    后倚石壁,面湖而居。

    上覆天青色琉璃瓦,仅露一顶,宛若插髻,日光映之,如冰壶霜天,玉光氤氲。

    陈岩将郑先生送走,回到亭中。

    他看着湖面上金波晕彩,青鱼冒头,水纹涟漪一圈又一圈的荡开,忍不住要大笑三声。

    自从蓄意挑起和神灵争端,不断地刷名望之时,陈岩就知道自己这个出头椽子肯定会没有好下场,那个时候他就想好了退路。

    仙道中的八扇门,道盟是也。

    只要在这个错综复杂的组织中站稳根脚,就能借助其四通八达的人脉,搜集资源,反馈于自身,凝练无上法身。

    郑先生带来的消息,不光是和自己的计划不谋而合,而且还补上自己在高层的短板,接下来会顺利很多。

    “等三王集团发力,将云州现任道盟的领袖调走,我就趁机上位。”

    陈岩在亭子里来回踱步,道,“现在最主要的是拉拢一部分,震慑一部分,打击一部分,将云州道盟分而化之,各个击破。”

    用修士所需之物,拉拢一部分为自己所用,摇旗呐喊,以壮声势。

    展露出高人一等的实力,震慑一部分,让他们保持沉默,不支持也不能反对。

    施展各种手段,压制可能出现的竞争对手,绝不容情。

    只要三个步骤完成,取得首领之位就是如探囊取物一样。

    “有郑先生带来的三个袖囊,我本身也有积蓄。”

    陈岩大袖一展,在亭中木榻上坐下,目中精芒跳动,道,“拉拢之事,易如反掌,只是震慑之事,还得从长计议。”

    哗啦啦,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水光由远而近,显出曼妙的身形。

    “哈哈,”

    陈岩看到来人,喜形于色,道,“正该如此。”

    中央神庙。

    古柏森森,烟霞袅袅。

    宏大的神光自穹顶凝结,化为金灯,数以千百,悬于其上,光线垂下如璎珞珠帘,叮当作响。

    五陵公坐在正中央的宝座上,手持曲柄玉如意,面沉如水。

    其他神灵居于两侧,显出神体,大放光明。

    “诸位,”

    五陵公声音冷冽,蕴含一种愤怒,道,“朝廷诏书不日就会公布,将有调查团亲赴金台,对我们调查,他们就是要以此为契机,重建御史台。”

    “该死,”

    广陵公双目瞪圆,三首六臂的神躯上冒出炙热的火焰,吼声如雷道,“真真是小题大做,岂有此理!”

    “朝廷的作法很明显,这是要限我们的权。”

    其他神灵也是面有不忿之色,整个云州神灵成千上万,每日处理诸多事宜,要是想查,哪里找不到一星半点的违法之处?

    就是真的所有神灵都奉公守法,以调查团的恶意满满,肯定也会鸡蛋里挑骨头,他们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有神灵突然出口问道,“陈岩是如何处理的?”

    “兴风作浪,破坏国本,二十年内不允许参加科举考试。”

    五陵公冷笑不止,道,“宫中真是好手段,毫不留情地牺牲一个文人士子,然后让调查团之事显得公平公正。”

    在场都是明白人,一眼看出宫中的打算,倒吸一口冷气,道,“硬生生发令将一州解元断去科场之路,开国之未有,看来朝廷的决心很大啊。”

    道理很明显,平衡而已。

    虽然在座的神灵都对陈岩恨之入骨,但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对陈岩处罚越重,表明朝廷对神灵越忌惮,下手同样会重。

    重罚陈岩,就是为了给朝廷接下来的狠手给天下神灵的一个交代!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五陵公作为云州神灵的首领,声音在大殿中震荡,道,“自即日起,诸位要带领座下属神,对卷宗进行梳理,查缺补漏,要做的干干净净,不要留下痕迹。”

    “其次,抓紧联系天岳大帝,我们神灵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是。”

    在座神灵齐齐答应一声,各自化为遁光,消失在神龛上。

    “真是风雨要来。”

    五陵公待众人离开后,看着不多时檐下氤氲的水气,冷风自外面吹来,一种刺骨的湿意弥漫,秋天的雨,要来了。

    秋雨连绵愁煞人,冷飕飕的天地中,多了三分萧杀。

    在调查团利剑高悬的威逼之下,云州上层的神灵真的是抛弃了以往的成见,精诚合作,整个神灵体系开始高速运转。

    自上而下,全力整顿,不长眼之辈,有杀错无放过。

    同知府邸。

    霜花细叶,裁荷作衣。

    曲曲折折的细流穿石过桥,绕阁经楼,两边高柳映堤,翠鸟栖息,鸣声清越。

    清亮,大气,辽阔,秋日时间,就是这样干干爽爽的。

    同知大人今天没有在衙门办公,他穿了一身普通的宽衣,头上未带冠,用木簪子别起,正负手站在阁前,沉默不语。

    哗啦啦,

    时候不大,水光之中,突然向两边裂开,冒出丝丝缕缕的黑气,倏尔一卷,化为一个人影,长袖飘飘,身材颀长,面容儒雅。

    “同知大人,”

    来人脚下一点,到了岸上。

    “陆判,”

    同知阴沉着脸,道,“我已经得到确切消息,朝廷这次派出的调查团可不简单,我们的动作得缓一缓了。”

    “嗯,”

    陆判走了两步,点点头,道,“我那里好办,主要是你这里,要小心谨慎,不要露出蛛丝马迹。”

    “我心中有数。”

    同知大人摆摆手,作为积年的老狐狸,一步步从下面官场上杀上来的狠角色,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对付官面之人,从来很有信心。

    “陆判,你还得通知一下周家,他们家大业大,势力深厚,但同样容易出问题,不得不防。”

    “我会有安排。”

    陆判又说了几句,两人交流了一番看法之后,正要离去。

    “咦,”

    陆判鼻子抽了抽,目光一凝,盯在同知身上,冷哼一声,五指虚抓,一只飞虫硬生生被他抓了出来,生有彩翼,头上尖尖。

    “这是什么?”

    同知吓了一跳,他可是没想到身上还有这样的怪虫。

    “不知道。”

    陆判身为地府的大人物,但同样不认识此怪虫,他屈指一弹,将之化为灰灰,神情转为平静,道,“我总能找到幕后之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