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钦差驾到(第三更求订阅!)
    三日后,府衙。

    庭中松木百株,老干虬枝,青葱凝翠,望之若绿云覆盖,烟云横生。

    稀稀疏疏的秋光自枝叶扶苏间照下,穿过琉璃小窗,照到堂中。

    明洁、干爽、晶沁,是来自季节的韵味。

    风声、蝉声、松声,如同天籁。

    要是以往时候,这样干净清爽的天气,衙中的官吏们说不得要泡上一壶好茶,品茶之后,诗兴大发,酸文腐句,洋洋洒洒。

    只是今日却大不一样,整个府衙的人员都是贴着墙角走,轻手轻脚的,大气都不敢出。

    陈岩头戴银冠,身披云纹锦衣,丰神俊朗,立在堂中。

    他目光扫过全场,发现府城中重量级的官员一个不差,都是到场。

    “哼,”

    五陵公感应到陈岩的目光,冷哼一声,面沉如水,这次调查团来的太快,其中的味道,让神灵们很不舒服。

    “君权和神权根本对立,即使不是我,将来肯定也有人挑破。”

    陈岩对未来之路已有打算,心中有依仗,故而不慌不忙,从容镇定。

    他可没有那些文人兼济天下,行圣贤之道,教化众生的伟大抱负,就是想借着朝廷盘根错节的力量和组织关系,来辅助自己的长生修道而已。

    官场之路走不通,就去道盟,真要是朝廷混不下去,还会投奔仙道玄门。

    反正势力只是他披的虎皮,最为在意的从来都是自己的力量。

    哗啦啦,

    时候不大,一行人从外面进来。

    为首之人,看上去三四十上下,面白无须,目光有神,手捧宝匣,沉稳大气。

    身后有带刀侍卫,裹在甲胄中,杀伐之气森严。

    “诸位听旨。”

    来人到了玉案前,打开宝匣,取出圣旨,朗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金台府城神灵之事,沸沸扬扬,议论纷纷……”

    忽略掉其中洋洋洒洒的骈文华章,到最后才是图穷匕首见,道,“陈岩狷傲狂勃,目无大局,影响恶劣,现令其读书修身以养其气,二十年内不得参加科举。”

    话音一落,府衙的人不由得都把目光投向陈岩,惋惜者有之,幸灾乐祸有之,无动于衷者有之,大快其心者有之,百人百态,各不相同。

    陈岩无视背后的诸多目光,平平静静。

    钦差大人顿了顿,继续用抑扬顿挫的语调,道,“对于神灵之事……调查团进行调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钦此!”

    陈岩上前接旨,神情平静,很有一种不动如山的平稳,看得周围人暗自点头,别的不说,解元公的风骨还是少有人及。

    五陵公则是面色难看,调查团就是一柄锋利的刀子,刺了过来,再抽出去,就是要见血的。

    来者不善,他有好脸色才怪。

    “五陵公,”

    钦差大人宣读完旨意,面上的古板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和煦的笑容,道,“接下来本官要在府城待一段时间,希望五陵公能够多多支持。”

    “钦差大人客气了,大人奉旨办事,我等怎么敢不配合?”

    五陵公说话一点不客气,不是他没有城府,而是针尖对麦芒,没必要假惺惺的,平白让人看低。

    “呵呵,”

    钦差大人对五陵公的怨气视而不见,满脸笑容。

    “我先走了。”

    五陵公待在衙门中闷气,大袖一摆,化为一道神光,回归中央神庙。

    对于五陵公的失礼之处,在场的众官员都好像没有发生一样,照样谈笑,他们是一个团体,巴不得能够限神灵之权。

    这个争斗,没有对错,只是利益分配。

    这个时候,钦差转动陈岩近前,上下打量了几眼,笑道,“解元郎真的是风采照人,以后只要闭门读书,静心养气,肯定会有一个好前程。”

    陈岩能够听到对方话语中似有深意,他却不愿去多想,反正准备走道盟的路子,以后和文官的牵扯很少,只是虚虚地答道,“学生谨遵钦差大人教诲。”

    “好。”

    钦差没有多说,点点头,像另一个官员走去。

    “这个段落结束了。”

    陈岩站在窗边,午后的日光射了进来,斑驳出碎金的样子,和树影交映,他只觉得一阵放松和期待。

    自己以不逊色于金丹修士的强大实力,又会在道盟之中,掀起何等的声势?

    天下的精彩,从来都不是在一隅之中。

    下午。

    朝中钦差抵达府城,并颁布宫中旨意的消息,已经传的满天飞。

    大街小巷之中,走卒商贩之间,议论纷纷,吵吵嚷嚷。

    府城的百姓,向来都是胆子不小,敢于说话,喜欢议论朝廷之事。

    “可惜了解元公。”

    “是啊,是啊,不然咱们金台府城要出一名状元郎喽。”

    “皇上未免处罚重了点,这是国朝之未有。”

    “内阁的大学士们也不知道劝一劝皇上?”

    “哼,都是些北人,说不定他们巴不得我们南人吃亏呢。”

    街道上,酒楼里,花船中,集市间,形形色色的人群,都是敢开口说话。

    风向很明显,绝大多数人对陈岩感到惋惜。

    无论是哪一个朝代,地域风气都是非常之浓厚的,陈岩最近风头大盛,文章传遍天下,铁骨铮铮众人赞叹,家乡中人都是引以为傲。

    人们通常是习惯帮亲不帮理,眼见自家人受到了欺负,自然是骂声一片。

    有性子暴躁的都聚在府衙鼓噪,要不是衙门中有先见之明,派兵士守卫,说不定还会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骚乱。

    “这下子是真的成名了。”

    孙人峻站在高楼上,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人头,声音平静道,“这诏书一下,就等于给庙中的神佛塑了金身一样,金光闪闪的耀眼。”

    翩翩若仙鹤般的少女陪在身边,细眉蹙起,道,“即使背负天下之名,但被断绝科举之路,只能在士林中鼓吹,比不上权力在手,得不偿失。”

    “无所谓,从此后,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孙人峻转过身来,道,“接下来,准备会试,这一次,我一定拿一个好名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