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万魔灾星壮声威(三百月票加更!)
    ps:从昨天就停电,终于来电了,今天会有五更。

    “无上血海,修罗杀狱,灭仙弑神,群魔乱舞。”

    陈岩咒语一落,背后魔图倏尔扩大,接引不知名空间的血海,杀戮和混乱降临。

    轰隆隆,

    血海滚滚,浩浩荡荡,横无涯岸,鬼哭狼嚎。

    哗啦啦,

    血光渗透到大星的禁制法阵中,吞噬星光,化为魔气,以邪胜正,天理不昭。

    从远处看,就会发现,原本璀璨光明的大星,有了变化。

    先是角落中,升起一抹殷红如血的光泽。

    初始之时,血色只有拳头大小,须臾之后,开始延伸,好似血色的触手在生长。

    接下来,血光肆无忌惮地蔓延,如同家中墙上的爬山虎,有着无尽的生命力,密密麻麻,交织网格。

    到最后,触目惊心的血光覆盖整个大星,浓的化不开的色彩挂在星角,看一眼,都让人感觉到灵魂在沉沦。

    邪恶,杀戮,厄运,灾难,不详,死亡。

    大星带来的不再是光明,而是一种腥风血雨,生灵涂炭,仙殒神灭。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目中露出满意之色,笑道,“杀戮之源头,灾难降临,厄运缠身,死亡敲门。”

    “从此之后,你不再是无极星宫的阳明七元北斗飞宫,而是万魔灾星。”

    轰隆隆,

    下一刻,

    万魔灾星轻轻一振,曳起一道百里长的血气,似高高挂起的死亡大幡,猎猎生风,向金台府城方向飞去。

    山崖上。

    曲石幽水,松柏森森。

    大片大片的青苔自上而下生长,有一种欣欣然的绿意。

    黄如云看着消失在半空中的血光,银牙紧咬,天门上的星云中传来星辰爆炸陨落的声音,恨声道,“好一个陈岩,竟然将宗门中给我们打造的飞宫硬生生魔化了。”

    “大意了。”

    王勉损失了一个化身后,元气大伤,眸子变得暗淡无神,用手拍着岩石,一下又一下,发泄心中的愤恨和不甘。

    黄如云脸色同样很难看,他们这一次出行,根本没有开启阳明七元北斗飞宫上的防御大阵,因为没有必要。

    不提无极星宫令人绝望的威势,光是两名金丹境界的副殿主坐镇,精气贯通虚空,诸邪退避,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自投罗网,去找死?

    可是两人万万想不到,会遇到陈岩这样蛮横不讲理的人,直接杀了进去不说,还巧妙运用无量星劫宝灵珠之力,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不得不狼狈逃窜。

    “奇耻大辱。”

    两人想到大星落到对方的手中,都是心中难受,这可是宗门给打造的飞行法器,代表着他们副殿主的地位,这次丢脸丢大发了。

    “以后总得找回来。”

    两人对视一眼,开始服用丹药,恢复元气。

    轰隆隆,

    且说陈岩,携带万魔灾星回转白水云宅,展袖上了高台,坐稳之后,神光一引,炸开连绵的虚空。

    “咄,”

    陈岩端坐不动,魔图展开,灾星悬于其上,如同王冠上最璀璨的宝珠,耀眼非常。

    “唔,”

    陈岩眸光转动,分析里面的各种禁制法阵,蕴含星辰之道,大有裨益。

    “不虚此行。”

    陈岩点点头,屈指一弹,金芒自指尖射出,缠绕成符牌,上圆下方,光华氤氲,足有九枚,一字排开。

    “来人。”

    “大人。”

    “将符牌送去,务必请人来!”

    “是,大人。”

    张云接过符牌,匆匆离去。

    “道盟,”

    陈岩目光咄咄,接下来就是拉帮结派了。

    京城,十王府。

    亭外多青竹,细藤缠绕,霜花附在上面,婆娑如画,郁郁飘香。

    白石,绿水,蝉鸣,丝竹之声。

    十皇子头戴金冠,身披衮龙袍,面上带笑。

    他的对面,一个道人端坐在云榻上,眉目清秀,文质彬彬,只是若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眸子深沉不见底色,如日月般高高在上的冷漠。

    “王爷,”

    道人的声音好似没有感情起伏,道,“张公佑在云州算是诚诚恳恳,无功亦无过,这样把他调走,没有理由。”

    “聂道长,”

    郑先生看了十皇子一眼,然后开口道,“张公佑确实是劳苦功高,调来京城,也是嘉奖之意啊。现在云州风起云涌,晚生以为,道盟需要一个更有魄力的领袖了。”

    “更有魄力,”

    聂道人想到他们提到的人名,嘴角勾了勾,面无表情,道,“不好办。”

    “道长是大国师的嫡系弟子,威望卓著,一句话而已啊。”

    郑先生捧了他一句,见对方依然无动于衷,又和十皇子对了对眼神,开始放慢语速,提出交换条件。

    聂道人目光动了动,毫不客气,讲价还价,锱铢必较。

    好一会,双方才达成协议。

    郑先生送走心满意足的聂道人,回转小亭,擦了擦头上的汗,道,“这群人,真是够贪婪。”

    “修士嘛,就是这样自私自利。”

    十皇子没有意外,平静地道,“只是希望陈岩能够争气,不要我们搞下张公佑,结果让别人摘了桃子。”

    “陈岩啊,”

    郑先生笑了笑,道,“他会是一个人物的。”

    “能在这个年纪掀起这样风潮的人,确实是个人物。”

    十皇子点点头,看向青藤攀在白石上,翠绿的叶子摇曳,吐出一口浊气,道,“只要他能够控制一个州的道盟,我们就不算亏。”

    “拭目以待吧。”

    郑先生对陈岩比较有信心,笑着摇动手中的折扇。

    聂道人回到宝殿,天光自穹顶垂下,在他天门上凝成珠帘璎珞,叮叮当当作响。

    “云州,”

    聂道人眸光动了动,半响后,吩咐道,“来人。”

    “去拜访下这几位。”

    “是,”

    下人不会多问,快速离开。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聂道人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道,“动一动也好,动一动才有好处啊,还能货卖几家。”

    不到一个时辰,云州道盟的几个利益攸关的势力就知道了张公佑要动的消息,他们在着手布置的同时,也记下了聂道人提醒的人情。

    有志于云州道盟的势力,开始派遣精兵强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