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勾心斗角成水火(第四更求订阅!)
    半夜。

    青石隐隐,细柳条条。

    寒泉凝玉珠,冷影鸟归巢。

    十二名霓裳少女翩然起舞,花堆云髻,罗袜香雪,歌喉婉转,音符自天上落下,掉在地面上,叮当一声,晕开光环,向四面八方隐去。

    明光,少女,芬芳,歌声。

    在座的九人却都没有心思欣赏这样的美景,他们都是蹙着眉头,面临抉择。

    站队的压力,真的很大啊。

    陈岩坐在正中央,不言不语,背后升起起连绵的神光,万魔灾星悬于其上,浓的化不开的血光垂落,杀伐之气冲霄。

    哗啦啦,

    陈岩眸子有神,灾星在里面沉浮,每一次转动,都有腥风血雨的画面延伸,让人看一看,头皮发麻。

    哗啦啦,

    灾星再上,给人带来厄运,灾难和不详。

    施源看准时机,果断起身,高呼道,“我支持陈岩大人竞选云州道盟首领。”

    “支持陈岩大人。”

    江大祖同样赞成,满脸振奋。

    “支持陈岩大人。”

    又有一人站了起来,表达自己的支持。

    “多谢三位道友的支持。”

    陈岩笑了笑,目光落在其他人身上。

    哗啦啦,

    有三人带头,其他的人终于承受不了陈岩的压迫感十足的目光,纷纷表态。

    “哈哈,多谢诸位道友鼎力支持。”

    陈岩大袖一展,自云座上起身,用金石般的声音道,“本座一定会成功上位,不会让诸位道友失望的!”

    “那就提前恭喜大人了。”

    有了决断,在场众人都放松下来,彼此目光碰撞一下,很有一种同盟同道自己人的感觉。

    “来,”

    陈岩趁热打铁,又给这一批人送了丹药、法宝和天材地宝,道,“不能让大家空手而归。”

    “陈大人想的真是周到。”

    江大祖将东西都起来,对身边的人,道,“诸位回去后,也别闲着,联系一下好友,只要他们能够表态,陈大人是不会亏待他们的。”

    “对,对。”

    施源两人配合默契,也是道,“人多力量大,大家都出一把子力气啊。”

    直到次日天明,晨曦自群山之中射出,虹霞漫天,赤彩流光,垂落满地的金黄。

    丹会才在意犹未尽之时结束,各自带好礼物,告辞离开,面上都有满足之色。

    陈岩待众人都离开,坐在高台上,头顶上古藤青青,生满细花,贯珠络璎,点缀在绿云之间,笑了笑,道,“十皇子能这么快将张公佑调到京城,我也不能动作慢了,这是第一步。”

    “来人。”

    “大人。”

    张云从外面进来,躬身行礼。

    “出去发动关系网,全力查明其他的竞争者。”

    陈岩目光深沉,知己知彼,才百战百胜。

    “是。”

    张云答应一声,急匆匆下去开始安排。

    “司马朵朵,还有陆青青,”

    陈岩屈指化出符令,给两人发了过去,这个时候,需要两人的关系网。

    司马朵朵的太阴玄门和大燕王朝的关系一直良好,关系盘根错节;陆青青所在的水族,也是关系灵通,两人能够发挥出不小的能量。

    “水族,太阴玄门,十王府,崔家,兰陵郡王,”

    陈岩发动全部力量,全力以赴,云州道盟头领这个位置对他以后的计划很重要,他是势在必得。

    “呼,”

    布置完后,陈岩吐出一口浊气,静下心来,神意沉到识海,道基根果浮在上面,交织细密的花纹,黑白底色,螺旋向上。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根果上的花纹时时刻刻在变化,一种有灵性的气息在缓慢生长。

    哗啦啦,

    根果的上空浮现出黑白混洞的漩涡,不停地吞噬精气,只有足够多的精粹元气支撑,才能有一天孕育出无上法身。

    “起,”

    陈岩用手一指,一只玉壶自袖中飞出,往下一倒,自壶口中喷射出连绵的五彩光华,投入近黑白混洞中。

    哗啦啦,

    光华被混洞磨碎,然后化为精纯的元气,被根果吸收。

    “杯水车薪,”

    好一会,陈岩消化掉精气,看着几乎没有变化的根基道果,皱了皱眉头。

    他本身修炼的太冥玄天宝典来历神秘,直指大道,同时还机缘巧合下,领悟星辰之道,杀戮之道,雷霆之道,等等等等,然后寄托在先天五行灵焰上,根基之雄浑,古来少见。

    可是同样的,根基越雄浑,孕育法身所需的精粹元气越多,他原本收集的天材地宝等等,以为足够,现在才发现,真的是杯水车薪。

    “难,难,难。”

    陈岩越明白自己所需的惊人元气,越是对道盟头领之位势在必得,要是没有组织的力量,只凭他自己,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凝聚法身。

    “还得大肆掠夺,”

    陈岩揉了揉眉心,马无野草不肥,原始的积累,就应当血淋淋的,去掠夺。

    集宜园。

    万柳千花,绿水梧桐。

    曲石照瘦影,松下麋鹿眠。

    叶天赐一身青衣,眉如霜雪,坐在莲座上,身后是连绵不断的清光,托起日月,气势深沉。

    “唔,”

    叶天赐翻阅手中的书卷,半响之后,将之合拢,道,“这个陈岩真是不简单啊。”

    “是啊。”

    庭前是个红衣少女,容貌清丽,声音清脆,道,“本来还以为他会消停一阵子,没想到这么快就搭上三王集团的线儿,还能鼓动他们将云州道盟的张公佑调走。”

    叶天赐笑了笑,道,“不过他们行事太急了点,引起了张公佑一系的不满,导致陈岩无法上位,这个位置,就是天下逐鹿之势了。”

    “陈岩是本地人,”

    红衣少女双眉弯弯,抿嘴道,“我听说他正在拉帮结伙,很多云州道盟的人都对他表示了支持。”

    “本地人确实是不小的优势,道盟之人,也有乡土观念啊。”

    叶天赐不疾不徐,自有打算,道,“不过,本地人,同样也有难以避免的弱点。”

    “哦?”

    红衣少女瞪大美目,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很简单,陈岩在本地仇家不少。”

    叶天赐成竹在胸,道,“你出去散播消息,将陈岩和无极星宫、神灵的恶劣关系再讲一遍,同时还得说,要是陈岩上位,恐怕会使用权力对抗,对普通的道盟修士不利。”

    “我明白了。”

    红衣少女美目亮起,道,“散步消息,就说陈岩逼走张公佑,全力争夺道盟头领之位,是为了币祸。”

    “他不仅不会给道盟带来福利,反而引火烧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