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四十章 秋叶潇潇雨 霜花落谁家(第五更求订阅)
    ps:连续十二天日更过万了,喜欢本书的各位书友,请来起点中文网支持一下,非常感谢!

    郡王府。

    金门玉户,彩楼宝阁。

    翡翠琉璃榻,玳瑁宝石梁。

    新光斜照珊瑚枕,浮影生花衣袂香。

    真的是,里里外外,富贵荣华,外外里里,荣华富贵。

    妙玉一身蕙火兰烟绣花裙,顶中作髻,余发垂到腰间,用银环束起,她坐在小窗前,手中捧着书卷,蹙着眉头翻阅。

    “好了。”

    兰陵郡王从里间里出来,看到佳人这个样子,上前合上书卷,拉着她软绵绵的小手,踱步到外面,道,“出来看一下晴日风光,多么清澈的光明啊。”

    “最近府城又开始热闹了。”

    妙玉任由对方牵着手,裙裾下的流苏摆动,如同翩翩的蝴蝶,一边走,一边说话,道,“钦差大人忙着和府城神灵斗法,那个解元郎也不消停,刚从士林中抽身,就要在道盟中上位了。”

    “道盟,”

    兰陵郡王看着白鸟点水,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水纹,点点头,道,“看来我们的解元郎真不是一般人,这个选择不能简单地评价好坏。”

    道盟到底是修士的联盟,在王朝中上不了台面,他们的力量,很多都是隐在暗处,无法在明面上展示。

    “一州道盟的首领可是个分量十足的位子。”

    妙玉想到最近收集的消息,道,“现在一方面,不少道盟之人表态支持陈岩上位,声势不小。”

    “但同时,还有人在到处散步消息,说陈岩逼退上一任的首领张公佑,手段狠辣,加上他和神灵以及无极星宫的私人仇恨,真的上位的话,对道盟是祸非福。”

    “真的是很热闹呢。”

    “这样啊,”

    兰陵郡王见多识广,马上明白现在的局面,道,“这是其他的竞争对手联手给陈岩下眼药啊,树大招风了。”

    “现在道盟吵成一团,”

    妙玉抿嘴笑道,“听说下个月道盟要召开一次会议,选出新一任的首领,不知道最终会花落谁家,是地头蛇,还是过江强龙?”

    “等会行书一道,让道盟召开会议的时候不要选在城内。”

    兰陵郡王姿态悠闲,头上的金冠映着日光,熠熠生辉,道,“到时候的龙虎斗肯定会很精彩,别看陈岩年纪不大,但真的是不甘人下之人。”

    “陈岩外表温润如君子,行事却是霸道强势,这或许跟他走的魔神之道有关。”

    妙玉想到这件事,心里就非常郁闷,道,“可是人类要得到魔神传承,融合精血,向来是千难万难,很少有人成功,可是根据我们的情报来看,根本没有半点的蛛丝马迹。”

    顿了顿,妙玉继续道,“就好像陈岩真的拥有魔神血脉,时间成熟,自然觉醒一般。”

    “你这个想法很有意思。”

    兰陵郡王笑出声来,道,“只是他现在神智清明,行事有度,魔神的血脉觉醒可不会这么温和。”

    “我知道。”

    妙玉知道这是无稽之谈,只是叹息道,“可是关于陈岩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从何而来,我们查不到半点有用的消息,要不是他身上的气息不对,我都认为他是某个大能轮回转世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兰陵郡王提了一句,不再多说,转移话题道,“府城的神灵你得多盯着,他们可不是温润的羊羔,钦差的任务很重。”

    “我明白。”

    兰陵郡王走了几步,又想起一件事,问道,“冥狱黑海的入口怎么样了?”

    “现在军队正在落云谷建立军事要塞,布置法阵。”

    妙玉俏脸上显出担忧之色,道,“钦天监的接口挪移之法,虽然说是解除了府城暂时的危险,但毫无疑问,落云谷下万丈深渊会是群魔乱舞,到时候如果真的爆发,打破了军队的防御,就是大灾难。”

    “现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兰陵郡王有自己的看法,道,“这样做,虽然可能会使得冥狱黑海的力量在落云谷聚集,膨胀,以后会使得魔潮爆发,可是只要军队驻扎谷口,配合禁制法阵,还是能压制的。”

    “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把落云谷一带作为试炼场,培养武者,而且冥狱黑海魔物的尸身也是上好的材料,搜集之后,可以交给朝廷打造铠甲。”

    “试炼场一成,可以吸引天南海北的武者前来,金台府城也会变得更加繁荣。”

    “这样的试炼场要是成功,会数不尽的好处,对朝廷,对府城,对个人,都大有裨益。”

    “希望如此吧。”

    妙玉还是放不下心来,冥狱黑海的可怕传说,萦绕在心里,沉甸甸地压人。

    “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去落云谷看看。”

    兰陵郡王拍了拍佳人的小手,开口道,“实际上,钦天监的人还是很值得信赖的,他们处理过不少这样的阴阳对冲节点,经验丰富。”

    “是要去看一看,这次的和其他的不一样。”

    妙玉不由得想起当日陈岩提过的冥狱黑海之事,他可是在节点附近遇到过一个强大到难以置信的魔神,有这样的人物在虎视眈眈,真让人不放心。

    白水云宅。

    长亭黄叶,旧雨烟树。

    曲岸丹枫森罗,连连绵绵,秋光氤氲,清澈通透。

    陈岩收回目光,将注意力放到手中的书卷上。

    “来了三位竞争对手。”

    陈岩看完书卷,吐出一口浊气,笑道,“三位金丹修士,看来都是势在必得啊。”

    “大人,”

    张云垂手站在亭下,禀告道,“郑先生传来消息,由于张公佑一系的不满,他们也无法再提供帮助了。”

    “嗯。”

    陈岩点点头,任谁在封疆大吏上被人调到京城做一个闲散的官儿,都会很不舒服,要不是他急于上位,为自己凝聚法身搜集资源,断然不会采取这种爆裂的手段,伤人伤己。

    “还有几天时间。”

    陈岩看了看天色,面色平静,道,“下个月的道盟大会,我会让他们都知难而退的。”

    张云没有说话,心里暗自佩服。

    自家的这位主人,小小年纪,但行事真的已经有了宗师气度,宠辱不惊,果断刚毅,以后真不知道会发展到哪一种地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