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醉月湖上升冷光(第一更求订阅)
    下个月。

    正是月寒如霜。

    冷光照在醉湖山峰头,弥漫一色,飞积盈尺,稀稀疏疏若冬雪,丘峦在影中明灭。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最上面是天然平台,色如天青,白云流于其下。

    平台上,时有大小不一的深潭,大成琥珀,小则如池,里面盛开青红莲花,水光泉色,撩人衣裾。

    哗啦啦,

    不多时,十几道清光自天穹上垂下,倏尔一变,化为人影,他们拿出手中的法器,开始布置会场。

    哗啦啦,

    不到半个时辰,布置完毕,相继离开。

    再看之时,峰顶多了不少的高台,或高或矮,或大或小,或圆或方,都是金玉铺成,花纹如松柏。

    高台浮在水光之上,好似一个个的浮空岛屿,周围竹石清映,金鳞出水,口衔宝珠,将四面八方照的通明。

    哗啦啦,

    又过了一会,一道金芒摇曳明姿,尾如焰火,往下一落,烟霞散开,走出一个容颜妖冶的女子,她看了看左右的高台,选了一个并不起眼的,踏足上去。

    “咄,”

    女子看起来很有经验,上了高台后,不慌不忙,祭出一件法宝,粼粼然的赤光自上而下垂落,似珠帘,遮住自己的身影。

    哗啦啦,

    好像妖冶女子的出现拉响了号角一样,接下来,不断地有修士赶来,或是乘鹤,或是驾车,或是驭剑。

    一时之间,醉月湖上五光十色,叮叮当当的玄音连绵不绝。

    哗啦啦,

    施源自遁光中走出,目光一扫,就看到水面上的各色高台,他脚下一点,上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展袖坐下。

    施源的到来,引起了周围人不少的注目礼。

    一来,施源没有像其他道盟那样用法器遮掩身形,就这样大大方方地坐在那里。

    要知道,道盟中的修士来历复杂,为了避免麻烦,通常是藏头露尾,连名字都不用,只有那种无所忌惮之人,才会用用真面目示人。

    二来,看施源腰间的符牌,不少人都认出,他就是最近不停地在道盟会议上鼓吹陈岩上位之人,立场鲜明,算是不小的风云人物。

    对于众人的目光,施源是视而不见。

    自从在那日在白水云宅参加了丹会,并和陈岩有过短暂的交流后,他就开始公开自己的身份,在道盟中不断发话,为陈岩摇旗呐喊,声量很高。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既然站了队,就不能遮遮掩掩,越是立场鲜明,越是不顾一切,成功之后,才有大收获。

    至于失败,施源也不担心。

    就是陈岩真的无法上位,他也会拼命保全自己,不然的话,以后谁还敢投奔他,替他做事?

    心中有底胆气生,施源就坐在玉台上,高谈阔论,从容而镇定。

    “希望陈岩能够成功上位吧。”

    江大祖看着云台上的人越来越多,该来的都来了,接下来,应该就是摆明车马要竞争云州道盟头领的强力人物登场了。

    轰隆隆,

    下一刻,

    一道虹光自西方而来,然后徐徐在半空中铺开,五彩流转,晕霞生香,凝成一只神鸟,鸡头鸾喙,龟颈龙形,骈翼鱼尾,体备五色,三文成字。首文曰“慎德”,背文曰“信义”,膺文曰“仁智”。

    神鸟一出,明辉千丈,照耀每一个云台。

    在场的每个人耳中,都听到清脆的鸣叫,这一刹那,整个人仿佛沐浴在祥光里,非常温暖,非常喜悦。

    哗啦啦,

    神鸟一收,化为一道倩影,落在一个高台上,云鬓高髻,凤眼黛眉,一身五彩霞衣,美眸光转,有一种难言的高贵。

    是的,就是高贵,雍容,如同凤凰是群鸟之王一样。

    轰隆隆,

    只是静静而立,就有一种强大的气场,令场中所有的人战战兢兢。

    “好厉害,”

    场中的江大祖见此,心中一惊,这样的气势可不是一般的金丹宗师。

    “又来一人,”

    江大祖还没从震惊中完全清醒过来,就听到远处雷鸣,展目看去。

    轰隆隆,

    三个呼吸后,只见自南面天上,传来钟鼓之音,倏尔云光一开,旌旗郁勃,羽盖纷纭,一个青年人端坐在龙虎宝辇上,容貌俊伟,器宇轩昂,身后升起神轮,手持九戒幢,光明万丈。

    周围还有力士驾驭飞舟,进行护卫。

    轰隆隆,

    青年人寻了个云台落下,大袖一展,将仪仗收起,然后显出天门云光,铺天盖地,威压当场。

    “叶天赐。”

    衣裙上绣有凤凰图案的女子目光移了过来,认出来人,道,“想不到是你。”

    “谢红妆,”

    叶天赐同样认出来人,眸子中有三分忌惮,道,“是你。”

    “哼,”

    谢红妆冷哼一声,美眸化为五彩,晶莹的光线直接射了过来,目击宛若实质。

    “咄,”

    叶天赐一晃手中的法器,将之化解,寒声道,“谢红妆,我们这次总要分个胜负。”

    “我等着你。”

    两人本来就有冤仇,现在一见面,简直是针尖对麦芒,吓得周围的人都想躲得远远地,省的被祸及池鱼。

    “哈哈,”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大笑声响起,道,“两位道友先到一步啊,倒是在下来晚了。”

    哗啦啦,

    话音一落,虚空中金光洋洋洒洒,往下一落,彼此相扣,凝成龙文,虎符,云篆,玉字,万万千千,不计其数。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万千不同的篆文,各式各样,碰撞之间,好似在诵读天地玄文,朗朗上口,非常玄妙,非常有哲理。

    “这是?”

    叶天赐和谢红妆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诧,这一手神通可是了不得,来人的玄功深不可测。

    哗啦啦,

    一个人影从模糊到清晰,看不清面容,手捧一本经书,整个人就好像由无数的文字组成,阐述古往今来的各种道理,难以想象。

    “真是诡异。”

    第三位修士一出场,就令在场的众人感应到一种难言的气势,说不清,道不明,只觉得非常厉害,风头盖过了前面两位。

    “这是什么?”

    “星陨?”

    “掉下来了。”

    众人齐声大呼,可是不是对刚才这位,而是看向天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