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伎俩虽小动人心(第三更求订阅)
    三更天。

    龙井深碧,绿水如玉。

    天水自崖壁射出,疑似喷雪,落在池中,蓄翠凝黛。

    铁冠道人坐在正中央的高台上,正了正头上的道冠,面容冷峻,开口道,“上一任云州道盟的首领张道友推选陈起文。”

    “陈起文,金丹宗师,曾多次为道盟立下汗马功劳,忠贞,坚韧,有领导力,在京城乃至地方的道盟中很有声望。”

    声音硬邦邦的,如同利剑出鞘,又好似铁石砸在地上,不悦耳,却令人印象深刻,将陈起文夸得天上少有,地下绝无,对陈岩三人却是只字不提。

    到最后,铁冠真人合拢上手中的玉简,挥了挥手,用一锤定音的语气,道,“本座也认为,陈起文有能力领导云州道盟走向新的辉煌!”

    陈起文见缝插针,当即就开口道,“在下接手云州道盟后,不会辜负诸位同道的信任!”

    斩钉截铁,慷锵有力,显示出强大的自信。

    两人一唱一和,看样子要拿下这个位置。

    哗啦啦,

    在座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即哗然,这位从京城道盟总部下来的金丹宗师这立场简直歪得一塌糊涂啊,这是要直接任命不成?

    “且慢。”

    陈岩一抬手,声音若金石交鸣,山谷响应,他看向铁冠道人,目光咄咄,道,“敢问铁冠道友,刚才你说的话,是代表道盟本部,还是代表你个人?”

    铁冠道人面无表情,只是开口道,“代表道盟本部怎样?代表我个人又如何?”

    “要是你的话代表总部,那我们现在就可以散会,回去之后行书问个明白。”

    陈岩坐直身子,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剑锋,锐利难挡,一字一顿地道,“要是你本人的意思,那本座就得劝你一句,要谨言谨行,不要乱说话。”

    “这,”

    听到陈岩的话,下面支持陈岩的江大祖和施源等人吓得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这分明是指着铁冠道人的鼻子大骂,要对方不要乱插手,不然小心自己找麻烦,这是何其大胆。

    要知道,虽然道盟的组织结构远远比不上朝廷那样上下等级森严,但铁冠道人奉命而来,是货真价实的钦差,在上面是有影响力的。

    “嗯?”

    铁冠道人目光一凝,如刀似剑,直视陈岩。

    “哼,”

    陈岩抬起头,对视不让,眸子深深,杀伐之气弥漫。

    好一会,铁冠道人垂下眼睑,挡住眸中的异色,缓声道,“只是代表我的意见。”

    “那就好。”

    陈岩笑了笑,明白对方的小伎俩。

    对方这样一唱一和,酝酿压力,要是真的没人开口反对,就顺手推舟地把陈起文抬上这个位置。

    就是自己这样反对,也没什么,反正没有损失。

    “这个陈岩,”

    铁冠道人念头转动,他当然知道在座的几个竞选人都不是善茬,可是不试一试,谁知道能不能成功?

    万一这三人反应慢了,或者什么其他原因,可以让陈起文不费吹灰之力地登上云州道盟头领的位置,他回到京城就能大鸣大放。

    至于被人诘难丢面子,在这个炙手可热的位置面前,又算什么?

    再说了,就是给在场的这群人一百个胆子,谁又敢嘲笑自己一介金丹宗师?

    “陈道友有异议啊,”

    铁冠道人咳嗽一声,道,“那就各位开始登台,讲一讲吧,下面人的支持也很重要。”

    “我来。”

    陈岩当仁不让,第一个上台,讲述自己若上位后,将会如何新官上任三把火,将道盟带上新的高度。

    同时,陈岩还强调自己的本土优势,以后会诚诚恳恳,扎扎实实,不像其他三个外来人捞一票就走,是当云州为跳板。

    “好。”

    “陈大人说的好。”

    “支持。”

    “我们都支持。”

    陈岩一发话,底下人反响热烈,再加上早准备好的托儿,场面红红火火,俨然是主人翁的架势。

    接下来,陈起文,叶天赐,谢红妆,三人依次登台,他们当然没有陈岩这样的群众基础,但他们都是抓住一个点,就是对陈岩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猛烈攻击,拼命抹黑。

    陈岩性格狷狂,目中无人,惹是生非,仇家遍地,比如神灵,比如无极星宫。

    陈岩年纪太轻,行事不稳,没有能力领导道盟。

    陈岩逼走张公佑,心狠手辣。

    陈岩出身士林,加入道盟,居心叵测。

    ……

    等等等等。

    简直是唇刀舌剑,要给陈岩强行按上各种帽子,将他钉在耻辱架上。

    陈岩看得好笑,当日他抨击神灵,将他们喷的体无完肤,没想到还有一天报应不爽,自己竟然会被别人喷。

    笑归笑,但陈岩对三人的作法也是头疼。

    这三个家伙口才不错,轮番表演之下,让不少中立的人对自己有了看法,特别是张公佑的嫡系,目中就要冒火了。

    这样的动作,化解了自己偌大的声势。

    “好。”

    等最后一个谢红妆下来后,铁冠道人敲了敲案上的玉磬,发出一声清脆的叮当声,道,“下面,诸位可以开始投票,选出你认为适合的云州道盟头领。”

    顿了顿,铁冠道人用一种莫名的语气道,“毕竟是关系到云州道盟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发展大计,大家一定要慎重,不要感情用事,最好选择一个成熟睿智的领袖,这样的人才值得信赖。”

    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这位京城来人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指责陈岩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冲动嚣张,不是云州道盟领袖的合适人选。

    “嘿嘿,”

    陈岩冷笑了几声,看来对方是不惜余力地要托那个陈起文上位,打压自己,只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威胁最大罢了。

    可是语言的威胁,又如何比得上真金白银的分量?

    陈岩从容镇定,他砸出去的各种法宝丹药等等等等,可不是轻飘飘的。

    果不其然,在这个环节,陈岩是遥遥领先。

    “第三个环节,”

    陈岩大袖一展,自高台上起身,衣袂猎猎生风,朗声道,“金台府城局势紧张,各种势力交错,软弱的人是无法领导道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