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云篆玉字 人道光辉
    ps:求订阅啊,求订阅,现在订阅掉的心都在疼,历史最低。

    天穹上。

    瑞金普照,紫青环绕。

    一点金芒生出,倏尔呼啸妙气,结为八会文字,六角垂芒,凝空云篆。

    须臾之后,圣贤握笔,黄金为书,白玉为简,记录人道昌盛,传承不绝。

    于是,诸天万界,人道从此繁荣,无量之光,无穷光明。

    陈起文和手中的道经合二为一,化身圣贤如椽大笔,勾勒转折,书写文字,字字珠玑,隐约之间,他似乎感应到其中的浩然,以往的封印在悄然无息的打开。

    “人道昌盛,诛灭邪魔。”

    陈起文的修为在提升,人道的光辉凝成的锁链,狠狠地锁住下面气焰滔天的魔神,净化其邪恶。

    似乎时光轮转,又回到了不知名的岁月,同样的景象。

    历史是惊人的相似,让人难以相信。

    “原来是这样,”

    陈起文大喜,他已经得到手中的经文许久,可是总是无法和自身融为一体,今天真是不虚此行,摸到了以后发展的路子。

    “等我恢复力量,天上地下,谁又能阻挡我?”

    陈起文力量贯通,人道光辉又盛了三分。

    “大局已定。”

    铁冠道人垂下眼睑,非常沉稳。

    “嗯?”

    叶天赐和谢红妆两人面色都不好看,他们不是替陈岩担心,而是见到陈起文这么强势,心中很有压力。

    “这个,”

    “怎么会?”

    最为惊慌当属在座支持陈岩上位的道盟之人,这个剧本不对啊。

    “真真是不好的回忆。”

    陈岩微微仰起头,血眸中映照着人道的光辉,连绵的白光如织网。

    “恨,恨,恨,恨古恨今恨光阴。”

    “杀,杀,杀,杀天杀地杀苍生。”

    这一刻,深不可测的血海之主的似乎复苏,一种难言的杀机和恨意自体内喷薄而出,血海滔滔,湮灭世间。

    “杀,”

    陈岩福至心灵,将种种的负面情绪一股脑打入到背后的魔图中,灌注到斩仙飞刀里。

    嗡,

    铮铮然的声音传出,葫芦轻轻一转,白光自口中跃出,化为飞刀,有眉有眼,生有双翅,宛若活物。

    轰隆隆,

    刀光斩出,泯灭所有的生机,人道光辉在这惊天动地的杀意下,也是节节寸断,无法抵挡。

    “这刀光,”

    陈起文骇然抬头,这股斩杀天地,斩杀众生,斩杀一切往来时空的无上锐利,让他尘封的记忆里泛起波澜,隐约想到某个可怕的存在。

    只是他尚未复苏记忆,只知道极其可怕,却想不起具体来历。

    “去,”

    来不及多想,陈起文勉强祭起手中的经书,迎了上去。

    咔嚓,

    刀光掠过,没有碰到经书,却是硬生生一下,将陈起文和经书之间的联系斩断。

    “收,”

    陈岩目光一动,五指如钩,抓住半空中的经书,收了起来。

    “咦,”

    陈岩收起经书,蓦然间发现,自己手中的九天普化真形图生出一种吞噬之力,将之吞了下去。

    “这是?”

    陈岩又惊又喜,这可是意外收获。

    哗啦啦,

    万千的文字聚拢在一起,字字放光,重新化为陈起文的样子,只是他眸子无神,看样子是伤了元气。

    “陈岩,”

    陈起文看到手中空无一物,面色大变,道,“快将我的众圣天书还给我。”

    “众圣天书,”

    陈岩搜索着记忆,发现并没有印象,开口道,“陈起文,你是不是甘拜下风?”

    “我,”

    陈起文心里不情愿,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抵赖,只能道,“你侥幸赢了一局。”

    “什么是侥幸?”

    陈岩斥责了一句,横眉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看你行事这么不光明磊落,就知道无德做这个道盟头领的位子。”

    实际上,陈岩心里还真是只叫侥幸。

    要不是对方的人道光辉引动了深不可测的血海之主的某种怨念或者恨意,激发斩仙飞刀的威能,今天真要栽跟头了。

    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何等的来历,真不简单。

    “怎么回事?”

    铁冠道人坐不住了,一下子站起来,他真不相信,陈起文居然败了。

    “无法理解。”

    叶天赐和谢红妆两人脸色更不好看了,陈岩竟然战胜了拥有人道光辉的陈起文,这何等之可怕,他们对上的话,更没有胜算了。

    “赢了。”

    “赢了。”

    “赢了。”

    在场的道盟众人倒是激烈起来,欢呼如海,他们是陈岩的支持者,这样的大反转真的是振奋人心。

    “陈岩,”

    听到下面的欢呼声,陈起文面上火辣辣的,他咬着牙,看向陈岩,道,“将众圣天书还给我!”

    “什么众圣天书,”

    陈岩装的很无辜,道,“你的那本破经书刚才被我一刀斩灭了,早化为齑粉了,哪里还有书。”

    “你,”

    陈起文知道对方是信口胡说,可是这个时候还真没有别的办法,再追问下去,是白白丢脸,恨声道,“陈岩,这众圣天书不是你能有德承受的。”

    “我都跟你说过我没有见到什么天书,”

    陈岩矢口否认,摆摆手,像是驱赶苍蝇一样,道,“你这个家伙,输了不情不愿,现在还张口讹人,真真是没半点宗师气度。”

    “好,好,好。”

    陈起文被对方倒打一耙,气的怒火高燃,他心中的恨意翻天覆海,暗自道,等我回去作法,让你不得好死。

    哗啦啦,

    陈岩才不管对方怎么想,能够对九天普化真形图有用的东西,打死都不会吐出来,他衣袖一展,收了魔神之相,往下落去。

    轰隆隆,

    玉台上的不少修士起身,声势如波浪般起伏,表示迎接和欢呼。

    陈岩摆了摆手,如同一个得胜归来的将军一样,回到自己的高台。

    “咄,”

    陈岩面上平静,暗地里却是激发力量,让九天普化真形图吞噬众圣天书,发生蜕变,他隐隐有一种预感,这件自前世就出现,并跟随自己的法宝,这次到了关键时刻。

    “或者不会比自己坐上云州道盟头领的位置差。”

    陈岩心里激动,这件法宝要是真的蜕变,对自己影响会很大,或许将是一个新的天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