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炼化宝书升天门(第二更求订阅)
    高台上。

    烟气绿意,澄映四外。

    水池寒潭,喷雪浮霜,叮当作响。

    陈岩端坐不动,力量一转,九天普化真形图打开,众圣天书落入五劫升天门中,球状的雷霆从天而降,轰击在上面。

    下一刻,

    整个经书一下子裂开,化为亿万的文字,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幽幽深深,或璀璨光明,洋洋洒洒,铺天盖地。

    轰隆隆,

    文字缠绕在门户上,无量光华射出,洞穿一个又一个的时空,不知名的力量接引下来,整个法宝在氤氲青紫之气,发生蜕变。

    “不知道会如何,”

    陈岩心里振奋,这真是天降机缘,挡都挡不住。

    “铁冠道友,”

    陈起文却是坐不住了,他起身向铁冠道人告辞,道,“我先走一步。”

    “好。”

    铁冠道人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无能无力。

    “走,”

    陈起文身子一摇,化为漫天的篆文,排列组合,凝成一个古老的卜卦,徐徐然升起,上了半空。

    他急急忙忙离开,并不是因为没有争到云州道盟头领的位置,更不是因为败在陈岩手上觉得丢人现眼,而是要回去布置收回众圣天书。

    众圣天书来历莫测,他当年好不容易得到,对以后成道希望帮助很大,说什么都不能落入别人之手。

    “唔,”

    陈岩看到陈起文消失不见,目光一转,笑道,“看来这位道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走的不慢。”

    顿了顿,他的眸子中弥漫起杀机,森严的冷意直视对面的两位竞争对手,压力宛若实质,

    “你们呢?”

    哗啦啦,

    话音一落,两人就感应到杀气逼来,如刀似剑,细细密密的寒芒跳动,产生的锋锐,以他们的修为都感到压力。

    “咄,”

    谢红妆首先做出反应,纤纤玉手拨动无形的琴弦,一声清亮的凤鸣自九天之上传下,焰火升腾,震慑四方。

    火中有烈焰,声里蕴威严。

    刹那之间,杀机大减。

    “三元三品,三官三生。”

    叶天赐同样运转神通,一种虚无之气自天门中生出,倏尔化为一尊铜钟,上绣篆文,讲述三官宝诏。

    叮咚,

    铜钟转动,所有的杀机一分为三,分而化之。

    两人不动用法宝,只施展神通,但依然展现出金丹宗师的力量,气机变化,反而要牵制陈岩。

    “哼,”

    陈岩刚才和陈起文斗法,虽然陷入过险境,但通过血海之主的反应,对斩仙飞刀之中斩仙灭神屠佛的意念有了更为深的理解,正好拿来试刀。

    “斩,”

    一语落,两人只听到一声铮铮然的轻鸣,寒芒掠过,冷气森然,刚才施展的神通一下子没了作用,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个,”

    谢红妆和叶天赐两人大惊,这样的手段,闻所未闻。

    “到底是什么神通?”

    “不知道。”

    “古怪。”

    哗啦,

    陈岩收回斩仙刀气,目光平静,道,“如何?”

    两人这下子都不说话了,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动起手来,自己占不到便宜。

    “铁冠道人,”

    陈岩看向自陈起文走后就沉默不言的铁冠道人,开口道,“这一局,怎么样?”

    铁冠道人面色不好看,不光是因为陈岩的语气不好,还是因为他支持的陈起文无功而返,他稳了稳心神,看向其他两人,道,“两位,你们就这样自己放弃,不战而逃?”

    话语很刻薄,用意很明显。

    “这个家伙,”

    陈岩扫了一眼,这是要挑事儿啊。

    “这个,”

    叶天赐有点犹豫,不是因为被铁冠道人简单的算计挑起怒火,而是心里不甘。

    “我放弃。”

    倒是谢红妆干净利索,她虽然如同凤凰般雍容威严,但性子同样直爽,眼见自己无望,站起身来就走。

    哗啦,

    谢红妆身子一摇,化为赤光,离开醉月湖。

    她一走,叶天赐也扛不住了,无论是前任的提名,还是道盟的群众基础,他都不占优,斗法也不占上风,再要僵持下去,会自讨苦吃。

    “算了。”

    叶天赐身为金丹宗师,同样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他当机立断,退出竞争。

    “你不再考虑一下了?”

    铁冠道人沉着脸,道,“说不定,上任云州道盟头领张公佑张道友也会看好你。”

    “算了。”

    叶天赐有了决断,就不再婆婆妈妈,摆摆手,道,“决定了。”

    “你,”

    “铁冠道人,”

    陈岩横插一句,打断了铁冠真人继续挑事,直接讥讽道,“看你这么热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竞争这个位子呢。”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最后一句不大不小,正好能让铁冠道人听到。

    “猖獗,”

    铁冠道人站起身来,怫然不悦,道,“陈岩,你说话注意一点。”

    “我说话已经很注意了。”

    陈岩针锋相对,半步不让,道,“要是换个地方,说不定我还动手打人呢。”

    对于铁冠道人这样摆明车马,不和自己一路的人,陈岩可不会客气,反正三个竞争对手已经退出,自己要求的位置算是到手了。

    自己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道盟一方大员,地方实力派,还真不用惧铁冠道人这样的人。

    “很好。”

    铁冠道人目光森森,不再多说,直接祭出飞宫,身子一转,进入门户,然后消失不见。

    走的干脆利落,连半点场面话都不说。

    其中的怒气,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应到。

    陈岩并不在意,上了高台,一副睥睨四方,惟我独尊的姿态。

    轰隆隆,

    在场支持陈岩的人也不在乎铁冠道人离开,他们大声欢呼,看样子要比陈岩这个主角还要高兴。

    原因很简单,每一次站队,都是一次洗牌。

    站对了位置,接下来,就是丰收的喜悦。

    叶天赐敛去面上的不甘,上前祝贺道,“恭喜陈道友。”

    大局底定,陈岩就没了刚才的锋锐,面上带起和煦的笑容,温和如翩翩君子,道,“多谢。”

    “先走一步。”

    两人又说了一段话,叶天赐驾驭遁光离开醉湖山。

    “真是好啊。”

    陈岩眯起眼,根基就这样扎下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