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天道有情看书老(第三更求订阅)
    正是夜里。

    皎皎明月在上,疏疏霜花满地。

    天光自纤云之中垂下,冷侵似水,照在身上,晕开晶沁,似是置身于广寒宫中,心神澄澈。

    竹风一吹,还可看到半掩朱门入水烟,妙妙空空。

    陈岩大袖宽衣,徐徐而行,转过松柏交映的朱门后,前面是半月拱门,闲疏细叶花纹雕饰,彩光流转,如雨后惊虹。

    只是拱门半虚半掩,里面隐隐听到雷霆轰鸣。

    “是这里。”

    陈岩屈指一弹,半透明的光晕散去。

    他一步踏入拱门,万万千千的篆文自上面落下,或快或慢,或大或小,或圆或方,不计其数。

    篆文似是有形无质,穿过衣衫,落在地上,来回滚动,生灭不定。

    越来越多的篆文出现,到最后凝成一个古朴的卜卦,幽幽深深,不见其底。

    “咄,”

    陈岩拿起符令,口吐真言,手印配合法器,同样生出一个卦文,印在上面。

    咔嚓,

    两个卦文一对,上乾下坤,龙虎成形。

    哗啦,

    陈岩身上的压力一轻,跨过拱门,来到殿里。

    “别的不说,道盟的禁制倒是设置地很严密。”

    陈岩点点头,展目看去,发现眼前是一个个的白玉书架,晶莹无尘,或是随手摆放,或是嵌在墙上,上面放着大小不一的玉简,兽皮书,等等等等。

    很明显,这是云州道盟类似于藏经阁的存在。

    外面的拱门实际上一种厉害的禁制,乾坤无极断绝神光,要是外人硬闯,即使是金丹修士,也扛不住里面孕育的乾坤无极罡雷,分分秒秒就得受重伤。

    “真是不少。”

    陈岩扫了一眼之后,就开始行动,一本接着一本的翻阅,诵读,参悟。

    殿中书架上的玉简和羊皮卷中包罗万象,道书法诀,前人笔记,古时秘闻,等等等等,应有尽有,浩瀚到令人难以想象。

    这样的积蓄要是拿出去,恐怕立刻就可以撑起一个中等玄门。

    “大开眼界,大开眼界。”

    陈岩全神贯注,吸收着浩如烟海般的知识,识海之中都不由得耀出明光,似火焰升腾,却没有半点的温度,反而给人一种透彻的光辉。

    智慧之火,似有形而无形。

    随着知识的积累,火焰越来越高,将整个识海都映成丹红,如釉色,光泽泽的。

    “真是大开眼界,”

    陈岩如鲸吞一般,贪婪地吸收着其中的知识,整个人都觉得精神奕奕。

    说起来,陈岩真的是惊采绝艳,气运惊人。

    自重生之后,依照前世的修炼经验,以太冥玄天宝典和九天普化真形图为根本,勇猛精进,用普通人难以想象的速度,一路修炼到阴神圆满,凝练出自己的道基根果。

    单论资质和气运之佳,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肯定是夸张,但绝对是绝世天资,就是和仙道宗门中的真正天才相比都不逊色。

    只是他到底是一个人苦修,在积累知识方面还有缺陷。

    以前陈岩主要是通过自己搜刮,比如击杀对手获取玉简,比如是向太阴玄门借阅经书,比如用资源和别人交换,不仅是慢,而且还很肤浅,不成系统。

    也就是陈岩天资绝佳,悟性惊人,还有前世的见解,才能一路前进,换个别人,肯定早就修为停滞不前了。

    现在有了这一宝殿的经书,终于可以补上了短板。

    哗啦啦,

    陈岩分出念头,日夜阅读经书,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念头中沉淀下来。

    有太极阴阳之道,有宇宙时空之秘,有过去现在未来之说,有天圆地方之感,种种种种,穷其变化,难以想象。

    各种知识碰撞,让念头生出前所未有的锋芒。

    这是一种无声无息的蜕变,或许不能立竿见影地提升修为,但毫无疑问能够站在巨人的肩上,眼界之大,超乎想象。

    潇湘馆。

    古木新花,郁郁生机结绿云。

    秋禽霜石,声声断断到天明。

    司马朵朵在玉案上的鹤嘴铜炉上点燃了一柱檀香,静了静神,然后展袖在八尺沉香榻上坐下。

    “嗯,”

    司马朵朵拿起榻上的一道飞书,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细细的黛眉蹙了蹙,俏脸上的神情复杂,有释然,有羡慕,还有少许不情愿。

    “宗门真大方。”

    司马朵朵嘟囔一句,在她看来,陈岩提出的要求就是狮子大张口,宗门能够答应送来八分之一就不错,可是没有想到,宗门一下子拨下来了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想到自己转交的那一份密密麻麻的玉简,司马朵朵就难受,要是给自己多好。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翠衣少女推门进来,撅着小嘴,气呼呼的样子。

    “小师妹,这是怎么了?”

    司马朵朵听到声音,开口问道。

    “哼,又碰到那几个恶女人了。”

    翠衣少女银牙紧咬,垂髻晃来晃去,小巧的玉足虚踢,看样子要是那几个人在她跟前,非得把她们踢死不可。

    “她们真是越来越猖狂了。”

    司马朵朵当然知道指的是谁,这些新起的势力,真的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这次她们是自己找上门来送死。”

    司马朵朵从香榻上起身,在室中走来走去,裙裾带风,显示出主人内心的不平静,她想了想,道,“这次非要她们好看!”

    “怎么做?”

    翠衣少女一听,马上来了精神,她凑到司马朵朵身前,睁大明亮的大眼睛,满是希冀之色。

    “陈岩正领导云州道盟,要对金台府城的力量进行摸底。”

    司马朵朵笑了笑,看上去清纯的笑容中却如同冰霜般冷酷,道,“我们可以挑动那几家势力,让她们对抗,到时候,以陈岩的手段肯定要杀鸡儆猴。”

    “陈岩啊,可是真正杀伐果断的人呢。”

    翠衣少女歪着小脑袋,笑嘻嘻地道,“至于挑动之事,就由我去做,听说她们几家和上一任的道盟头领张公佑关系很好呀。”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们正好给陈岩添一把旺火。”

    司马朵朵转动着指尖的飞书,这些就等于报酬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