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天降通行令 世事冷如冰(第四更求订阅!)
    今天的第四更,晚上还有一章月票加更,求订阅!

    夜到三更。

    正是霜风簌簌之时,冷光照在檐下,石影花瘦,垂地生晕。

    远远看去,松光树色,光暗交织,别有一种难言的萧杀。

    施源在停下脚步,目光森然。

    他的身后,十名侍卫跟随,都是赤焰法衣,对襟上的道盟花纹栩栩如生。

    “就是这里,”

    施源看着眼前的山庄,即使在夜间,亦是有丝竹管弦之音传出,袅袅不绝,音生妙香,沁人心腑。

    “敲门。”

    “是,大人。”

    侍从向前,三两步踏上台阶,抓起形似狮子头的兽面,往下猛砸。

    哐当,哐当,哐当,

    声音又急又促又尖锐,穿透力十足。

    “什么人?”

    山庄中有声音传出,然后只听吱呀一声,大门打开,一个倨傲的青年人走了出来,横眉如刀,面上满是不耐烦道,“半夜扰人清梦……”

    还没等他说完,施源大袖一甩,一股劲风扑面,将他的半截话堵了回去,直接喝道,“道盟来访,让你们主事之人出来。”

    “这,”

    年轻人虽然倨傲,但见识不差,马上转身往回走,去府中禀告。

    时间不大,只听环佩叮当,幽香细细,五个婀娜的倩影出现在大门前。

    当先的一人,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口,云鬓雪肤,白裙罩身,很标准的古典仕女,一笑一颦,美不胜收。

    正是楼上看山,城头看雪,灯前看月,舟中看霞,月下看美人,另是一番情境。

    稀稀疏疏的月光下,五位女子如同月宫中的仙子,让人如痴如醉。

    “这位道友,”

    为首的宫裙女子看上去二十上下,声音软软的,非常好听,开口问道,“不知道深夜造访,有何事?”

    “道盟施源。”

    施源身为先锋,干脆利索地亮出身份,毫不遮遮掩掩,开口道,“在下奉首领之命前来,要诸位同道登记在册,以方便我们掌握行踪。”

    “嗯?”

    为首的宫裙女子愣了愣,黛眉蹙起,向来没有存在感的道盟弄出这么一出,到底为何?

    “登记在册,还要掌握行踪?”

    她的身后,一个绿裙少女翻了个白眼,哼了声,道,“这是要将我们当犯人不成?”

    “这位道友言重了,”

    施源看上去是在笑,但眸子中没有半点笑意,只有冷漠,道,“难道外人到你们花间阁山门,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不用打招呼不成?”

    “狡辩,”

    绿裙少女跺了跺脚,咬牙道,“根本不是一回事嘛。”

    “怎么不是一回事,”

    施源大袖展动,风雷之声大作,一字一句地道,“府城之内,就是我们道盟的山门!”

    这句话,真的是掷地有声。

    干脆,利索,有力量。

    道盟其他人没有说话,只是站的笔直,沉默之间,很有一种排山倒海的压力。

    施源见对面的几人怔住,继续道,“诸位,这是我们云州道盟的首领亲自布置的,原因很简单,有红莲邪教的教徒兴风作浪,我们不得不小心,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红莲教徒,”

    宫裙女子一惊,她没有想到,对方会打出这样的旗号,看来真是有备而来。

    “诸位道友,”

    施源上前一步,开口道,“我们道盟也不是无理取闹,只是为了维护府城的安定团结罢了。”

    “这个,”

    宫裙女子知道官府对待邪教的态度,道,“这位道友,我们花间阁的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绝不会混进邪教恶徒。”

    “对道友以及贵宗门,我们道盟自然是信任的过的。”

    施源来之前,早就反复推敲,腹中有预案,表现地从容不迫,有理有据,道,“可是邪教之徒向来阴险狡诈,善于伪装,我们不得不防。”

    “只有登记在册,才能消除隐患。”

    “接下来,我们道盟会根据实际登记在册的道友,发放通行令,可以在城中畅行无阻。”

    “通行令,”

    宫裙女子听完,眉头皱成疙瘩,她纤纤玉手扣起,俏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道,“要是没有通行令又会如何?”

    “没有通行令啊,”

    施源冷笑几声,道,“那么,我们道盟就怀疑他可能和邪教有勾结,到时候恐怕得让他跟我们走一趟了。”

    “这,这,这,”

    宫裙女子真的震惊了,这样果断强势的行事方式,真的是道盟吗?真真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道盟很多时候就是影子,协助官府行事,打击各种牛鬼蛇神,而和仙道宗门打交道的,还不如各地的神灵。

    在众人的印象中,道盟涣散而没存在感,和官府军队,神灵之道相比,差之很远。

    即使是金台府城有一次集体出动,剿灭了一股水族力量,让出没在府城的仙道势力小小震动了下,但也只是震动,远远比不上如今通行令的强势。

    通行令,这可是顺我者昌的节奏啊。

    “道友,”

    施源对对面众人的震惊视而不见,径直取出一本玉册,翻开后道,“现在我们就登记一下,明日就会送来通行令,一个人对应一枚通行令,气机纠缠,不许混乱。”

    “这个,”

    宫裙女子看了眼玉册,知道这是一件法器,每个人在上面签字之后,都会留下一缕气机,这对修道之人来讲,简直是难以忍受。

    “你们这是强人所难,”

    绿裙少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小脸上满是愤怒,开口道,“这样一来,我们的行踪都被你们掌握,毫无秘密可言,和犯人有什么两样?”

    “坦坦荡荡又怎么拍行踪暴露?,”

    施源目光咄咄,气势压人,道,“难道道友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不成?”

    “你才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绿裙少女美目一瞪,脆声道,“只是我辈修士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不喜欢束缚禁锢。”

    “客人到主人家作客,就得守规矩。”

    施源将目光投向居中的宫裙女子,道,“道友,统计一下贵门来人,然后登记,在下还得回去交差。”

    “让我考虑一下。”

    “两天之后我来取,道友不要自误。”

    施源深深地看了几人一眼,一挥手,领人离开。

    “我们回去,”

    宫裙女子长出一口气,握紧手中的玉册,道,“回去请示一下师叔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