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人事如飞尘 日月在掌心(第五更求订阅!)
    ps:刚才看到以前纯阳书友hohin,这么一想,开始码字已经两年多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七日后。

    松竹垂荫,芳草盈阶。

    秋光临霜叶,黄鸟鸣一声。

    陈岩一身青衣,发髻上斜插一支白玉簪子,焚香端坐木榻,手握道书一卷,看着不远处出神。

    十步之外,是形似半月的水池。

    绿水蓄翠,鱼跃有音。

    三五藕叶铺在上面,露珠滚动,晶莹剔透。

    如诗,似画,像曲儿。

    “一声一色,一静一动,一阴一阳,天道夫混元,然后衍化万物生灭。”

    陈岩口中诵读咒文,识海之中,每一枚念头都生出耀眼的精芒,细细密密看不到尽头的文字缠绕而成,字字珠玑,绽放光明。

    哗啦啦,

    念头转动,光暗明灭,倏尔化出万千的景象,正是园中风物宜人,秋日,天光,水色,黛石,黄鸟,荷叶,露珠,栩栩如生,丝毫不差。

    下一刻,

    各种景象重新排列组合,又是一种味道,透彻之翼,沁人肌肤。

    “眼界大开,”

    陈岩展颜而笑,心思通透。

    阅览道盟历代积累的诸多典籍之后,他自修道以来的唯一短板也逐渐补上,看似没有修为暴涨,但其中的好处,难以用言语描述。

    正是读万卷书,纵谷轮仅。

    智慧心生,明月自来照人。

    “这一步是走对了。”

    陈岩抓下在自己衣角上荡秋千的小东西,将它放到脚边,明白自己走道盟的路子是正确的,以组织之力反哺自身修炼,才可一跃到金字塔顶峰。

    至于其中的麻烦,无非是见招拆招就是,就是天翻地覆局面不可收拾,境界实力到了,也是天下皆可去。

    “唔,”

    陈岩想了想,取出自己的云州道盟头领的身份符牌,心神往里一探,就发现里面是密密麻麻的信息流,如瀑布般往下刷新。

    “嗯,”

    陈岩随手翻阅,这都是云州道盟之人整理的各种消息,包括风俗人情,势力变化,情况汇报,等等等等,应有尽有。

    看到这个,似乎一州之事尽在掌握,变得从来未有的清晰。

    纵览全局,莫过于是。

    陈岩重点看了看最近一段时间对金台府城各大势力的摸底行动,现在看来并不很顺利。

    “咄,”

    陈岩一摇符牌,发出一道指令。

    时候不大,施源从外面进来,精神抖擞,器宇轩昂,上前行礼道,“见过大人。”

    “不必多礼。”

    陈岩摆摆手,让对方起来,听完汇报之后,开口问道,“你认为为何阻力如此之大?”

    “大人,”

    施源是个很聪明的人,自从效忠陈岩后,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知道对方会有所询问,早有准备,答道,“属下认为,我们道盟向来存在感不强,仙道宗门并不将我们放在眼里,这是最重要的原因。”

    “存在感不强,”

    陈岩摩挲着曲柄玉如意,冷笑道,“不如说以往都很软弱,不喜欢出头,懒惰心理严重。”

    施源垂手不说话,实际上,他还有一个原因没说,通行令之事,稍显霸道,仙道宗门之人不会平白无故来府城,他们当然不愿意被人监视,掌握行踪。

    不过施源明白,这些话陈岩不愿意听,他揣摩上意,当然不会讲。

    “看来我们得让他们好好认识一下我们道盟了。”

    陈岩声音不大不小,但其中的杀伐之意,毫不掩饰。

    “大人,”

    施源心中一凛,马上表示忠心道,“道盟上下,唯大人马首是瞻!”

    “给他们下最后的通牒,”

    陈岩声音冷得如同从剑刃上磨出,一字一顿道,“三天之后,要是再冥顽不灵,阻挡我们道盟搜查红莲邪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是。”

    施源大声答应一声,转身回去布置,以这位大人的强势风格,这次又要掀起一场大的风波了。

    “不平静。”

    陈岩目送施源离开,一个人站在花树下,看着花落如雨,明净如妆,片片香气直入眉宇,笑了笑。

    以往君权和神权亲密无间,道盟只能在夹缝中生存,自然弱势。

    现在君权和神权前所未有的冲突,不相信,矛盾丛生,这个时候,道盟就凸显出来,会是一股很有力量的势力。

    大变革拉开序幕,整个天下的势力都需要重新站队洗牌,这样的局面,跳出来就是一个新的世界。

    “就由我开始吧。”

    陈岩一展大袖,在木榻上坐下,闭上眼,加持道基根果,凝练上面的花纹。

    郡王府。

    烟横树色,鱼戏藕叶。

    秋竹沙中静,依稀老梧声。

    兰陵郡王负手站在阁楼上,看着晶沁如玉的天穹,不见半点纤云。

    妙玉站在一边,云鬓高髻,一身对花细纹纱裙,细眉蹙起,轻声道,“现在道盟四下出动,就连我所在的宗门都被人下了通牒,要登记在册,领取通行令,不然的话,以后会有麻烦。”

    顿了顿,她继续道,“现在金台府城的仙道众人可谓是炸了锅,不少人决定要对抗到底,给道盟一个好看。”

    “我和陈岩打个招呼,”

    兰陵郡王头上的金冠映着日光,熠熠生辉,道,“他新官上任,这个时候,我们不要挡人家的路。”

    “新官上任树立威信我懂,”

    妙玉俏脸上满是疑惑,道,“可是最近金台府城暗流汹涌,各种势力都要插一脚,陈岩这样的作法,难道就不怕众人群起而攻之?”

    “要知道,道盟可是在朝廷中不上台面,表面是和朝廷官府没有关系的,陈岩不可能再像以前在士林中风生水起一样,让人们忌惮,不好下手,现在将人逼急了,是真的会动手的。”

    “陈岩到时候只能依靠他自己或者道盟的力量,官府和军队可不会像前段时间那样全力支持。”

    “你不用替别人担心,”

    兰陵郡王轻笑一声,道,“看陈岩一路走来,虽然危机不断,但还是稳而不乱,就知道他心中自有锦绣,我们只要看着就行。”

    “我倒要睁大眼睛好好看一看,陈岩到底怎么翻云覆雨,”

    妙玉哼了一声,被触动了利益,她对陈岩的印象大差,恨不得他跌个大跟头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