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禽鸟声中闻杀音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是日。

    浓阴覆地,松影筛风。

    竹树云石生翠色,垂萝挂藤送清音。

    烟光如缕生灭,似幻是真,千变万化,俱在其中。

    陈岩屈指一弹,身后的魔图倏尔展开,斩仙葫芦出现,葫芦口吐出白光,有眉有眼,双翅展开,铮铮然有声。

    哗啦啦,

    斩仙飞刀一出,一种灭天灭地斩杀众生的意念横扫,冷如霜雪。

    “可惜,”

    陈岩眸中精芒淡去,他到底只是以血海之主的记忆衍化此飞刀,每一次斩出后,最少半刻钟才能重新凝聚。

    要是能够真正凝而不散,只是凭借这斩仙飞刀,他就可以纵横来去。

    “以后还得想一想办法。”

    陈岩想到自己从血海之主记忆中见到的景象,以后将斩仙飞刀意念凝聚到极点,虚极化实,未尝没有凝练出真正法宝的一天。

    哗啦,

    陈岩收起葫芦,转身看向侍立在树下的施源,开口道,“统计的如何了?”

    “大人,”

    施源递上玉简,道,“这是属下的统计,进行了分类归纳。”

    “很好,”

    陈岩接过来,翻阅一遍,道,“冥顽不灵的真不少,还有人敢对我们道盟之人动手,真是胆大包天。”

    声音平平淡淡,但如同酷寒冷风,有一种到骨子里的杀机。

    “通牒既然到了,接下来,就让本座找他们谈一谈。”

    话音一落,陈岩整个人原地拔起,倏尔上了中天,身子一摇,化血光而去。

    不多时,陈岩来到山庄上空。

    展目看去,亭阁楼台,丘色如黛,水环云绕之间,时而有鹤唳传出,如鸣笛一样,非常清脆。

    有少男少女在花下,树影里,呢喃谈笑,欢声笑语。

    不愧是大宗,即使是府城不重要的驻地,依然是布置的独具匠心。

    “还敢伤人,你们可是第一个。”

    陈岩哼了一声,目光一凝,法力运转。

    轰隆隆,

    下一刻,

    一股肆意张扬的杀机自天穹上压下,冷如寒冰,凛然刺骨,宛若实质一样,笼罩整个山庄。

    哗啦啦,

    杀机如狂风骤雨,横扫全场。

    “啊,”

    “不好。”

    “有人来了。”

    “这是什么味道?”

    杀机一起,刚才还在山庄中你侬我侬的的琳琅府弟子们都一蹦三尺高,在他们的眼中,都看到了连绵不断的血光,血腥之气刺鼻,有的甚至干呕起来。

    “哼,”

    陈岩负手站在半空中,脚下是滔滔的血海,六十四具革天傀儡排开,杀气腾腾,威风凛凛。

    “咄,”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玉板自屋中射出,长有半尺,宽有三寸,上绣龙纹,下描彩翼,然后轻轻一震,万千的篆文出现,明光万道。

    哗啦啦,

    玉板一出,祥云生出,天音不绝,驱散血气。

    “云龙真罡明玉光,”

    “是赵长老出手了。”

    “好啊。”

    山庄众人见到玉板横空,光明大放,马上放下心来,宗内长老出手,向来睥睨无敌。

    “法宝,”

    陈岩踏前一步,五指一伸,每一根指头都有丈许长,覆盖细鳞,血光流转,后发先至,咔嚓一声,抓住玉板。

    哗啦啦,

    玉板猛烈挣扎,道道清光迸现,如刀似剑,杀伤力惊人。

    叮咚,叮咚,叮咚,

    清光打在魔爪上,发出金石一样的声音,全部弹开。

    “叱,”

    陈岩口吐真言,五指用力,如同抓鱼一般,将玉板捏在手中。

    “贼子,”

    室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吼,一道明光冲起,打入到玉板中,细细密密的篆文浮现,磅礴的力量降临。

    轰隆隆,

    这一刻,玉板仿佛从河中人畜无害的青鱼化成了在湖海中肆虐的大白鲸,牙齿森然,要择人而噬。

    “咤,”

    陈岩感应着法宝的威能,不动声色,他力量运转,依然捏住玉板,让它任凭再挣扎爆发,也逃不出自己的掌心。

    “这是?”

    众人都是眼睛都不眨地看着空中斗法,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个是宗内长老,明辉煌煌,玉板生光,无量神威横空。

    一个是大魔出世,五指如山,擒拿法宝,穷凶极恶到难以直视。

    两人各展神通,斗了个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这样的手段,”

    室内的赵长老看上去三四十岁,银发披肩,鹰目高鼻,他望着半空中血光森森的大手,蓦地想到城中的一人,心里就是一惊。

    要是真的对方亲至,这下子要麻烦了。

    “镇压,”

    陈岩已经摸清了此宝的虚实,不再给对方机会,五指一摇,冒出猩红的火焰,一化为七,各自飞出。

    哗啦啦,

    火焰附在玉板上,好似堵住了七七窍,漫天的灵机一下子收起,这件法宝表面的明光逐渐淡去。

    “起,”

    陈岩用手一抛,玉板法宝飞起,落入他背后的魔图中,层层叠叠的血线缠绕上来,将之镇压在深处。

    “啊,”

    “怎么会,”

    众人见到玉板被镇压,令人头皮发麻的血光重新肆虐天穹,看上去有一种妖异的胭脂色彩,心里禁不住发凉。

    哗啦啦,

    赵长老再也坐不住,推门出来,目光沉沉,道,“来人可是陈岩?”

    “赵无极,”

    陈岩负手站在半空中,身后血海翻卷,节节升高,如同张开巨口的怪兽,要将整个天穹吞下,他的声音冷漠道,“本座怀疑你们山庄之中,有窝藏红莲邪教弟子,都跟我走一趟吧,证明自己的清白,再放你们回来。”

    “你说什么?”

    赵无极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吼道,“你胆大妄为!”

    “废话少说。”

    陈岩以虚空为阶,一步步走下,头上弯角狰狞,如同地狱中的魔神,道,“你们一个都不要逃,统统跟我回去。”

    “欺人太甚,”

    赵无极怒发冲冠,他现在虽然只是一具化身,但本体可是真正的金丹宗师,玄门仙道的一位长老,以前哪里遭受过这样的侮辱?

    “一个化身而已,还敢口出狂言,打伤我道盟子弟,”

    陈岩一挥手,六十四具革天傀儡出现,手持灭镰,肆意张扬,将整个山庄团团围住,风雨不透。

    轰隆隆,

    革天傀儡,大步向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