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城外诸真欲讨伐(第一更)
    ps:新增掉的厉害,暂时也不想弄什么防盗版,只能趁着周末多写几章了。今天会有六到七更,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多订阅,打赏,投月票,拜谢!

    铜鹤山。

    千峰开霁,万里澄空。

    远远看去,云晴淙淙,烟霞层层,涧水绕崖,古藤上壁。

    每到夜间,风声鹤唳,高猿长啸,有一种难言的奇崛之意。

    这一天,山顶之上,突兀出现一座天宫,金阶铜柱,金乌绕梁,焰火重重叠叠燃烧,结成各种宝灯,光耀上百里。

    不多时,一道又一道的光华自四面八方赶来,轻轻一折,顺着大开的殿门,投入其中。

    哗啦啦,

    遁光到了殿里,各自寻到瑶台宝阁,显出身影,都是高冠法衣,气机沉凝之辈。

    叮当,

    半刻钟后,一声钟磬声响起,薛崇山自屏风后转出,头戴金阳法冠,身披万鹤长寿仙衣,手拿拂尘,仙风道骨。

    轰隆隆,

    薛崇山一出现,殿中光明大作,星辰自穹顶落下,垂到地面,倏尔化开,晕出重重叠叠的光圈,悄然无声又光怪陆离,难以想象。

    这一手,就显示出薛崇山修为之高深,已经金丹铸就,寿过八百。

    “诸位道友,”

    薛崇山声音清亮,如深山中传来的鹤唳,字字如玉,道,“今天请各位来,主要是商量一下近日府城发生之事,这是对我们仙道玄门的公然挑衅!”

    “不错。”

    “陈岩胆大包天。”

    “无法无天,岂有此理!”

    一听这个话题,殿中的诸位修士一下子就爆了,他们不少的门人弟子被道盟锁拿,到现在扣住不放,口口声声要搜捕红莲邪教之徒,真真是欺人太甚。

    “薛道友,”

    赵无极最为愤怒,声音若雷霆,盖过全殿,道,“本座认为,应当立刻将陈岩揪出来,让他付出代价!”

    这位六虚天府的长老可谓是对陈岩恨之入骨,不光是天府在府城的弟子统统被擒拿,就连他的一具化身都被镇压。

    要不是碍于原先的协议,他恨不得马上杀入府城,将陈岩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赵长老说得对。”

    “赞成。”

    “就该这样。”

    其他人都是表示同意,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他们,就是神灵和军队都不行,何况一个存在感弱的不行的道盟?

    “陈岩想拿我们开刀立威,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赵无极声音变得冷漠,杀机森然,道,“这一次,非得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好。”

    薛崇山一锤定音,朗声道,“我们行文给府城,要让陈岩出城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要是不行,就休怪我们不顾以前签订的协议,直接杀入城中。”

    哗啦啦,

    话音一落,金玉为简,毫光生笔,自上而下,字如龙蛇。

    大气,磅礴,杀伐很重。

    即使不懂书法之人,依然能够感应到其中的沛然萧杀之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咄,”

    薛崇山看了一遍,附上自己的气机。

    “六虚,”

    “混元,”

    “玄母,”

    “司命。”

    ……

    其他修士都有学有样,在玉简上附上自己的气机,表面身份和立场。

    轰隆隆,

    待最后一人完成,整个玉简发出一声大响,如同真正的蛟龙一样,长吟一声,破空飞走。

    “看一看府城之人如何解释,要是不和我们的心意,哼哼……”

    众人心有盘算,开始在各自云台上闭目养神。

    不讲铜鹤山诸人的心思,且说太阴玄门的陈菲儿,今天高高兴兴出门,她一身翠衣,眉目如画,玉足纤纤,如同从画中走出的仙女儿,美丽而又出尘。

    熟门熟路地来到金凤楼,陈菲儿见到只有稀稀疏疏的三五个人,噗嗤一下笑出声来,用幸灾乐祸地声音道,“哎呀,今天这里可真清冷啊。”

    “陈菲儿,”

    一人马上迎了出来,看上去十五六岁,头梳飞仙髻,身披百花凤尾裙,容颜精致,身有异香,她挡住去路,凶巴巴地道,“你来干什么?”

    “哎呀,我是来看你们的呀,”

    陈菲儿没少和眼前这个少女吵架,这个时候马上落井下石,用一种表示关切的语气,道,“我听说贵门故意窝藏邪教之人,被道盟请到三五元辰宫关了起来,同是玄门同道,小妹当然得来一趟,尽一下同道之谊。”

    关切?同道之谊?

    可是你眼角眉稍都遮不住的幸灾乐祸是怎么回事啊。

    白灵恨不得冲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家伙面上一拳,明明上门是来看笑话的,还故意在自己面前演戏,更不可饶恕的是,还这么不专业!

    “呼,呼,呼,”

    白灵气的胸前起伏,几乎要裂衣而出,她咬着牙,道,“陈菲儿,我们用不到你关心,你该上去上哪去,别在这里碍眼!”

    “哎呀呀,”

    陈菲儿如小鹿般跳了一下,白生生的小手摇动,道,“不识好人心,不识好人心呐。”

    “你给我出去。”

    白灵怒火上头,再也忍不住,伸出手,将这个看笑话的可恶家伙推出门去。

    咣当,

    大门重重地关上,将主人一肚子的郁闷之气锁在里面。

    “嘻嘻,真是好玩呀。”

    陈菲儿吐了吐小****,蹦蹦跳跳,继续去下一家,继续幸灾乐祸,继续耀武扬威。

    剩下的两家同样和金凤阁一个遭遇,陈菲儿还是乐此不疲,太喜欢对手吃瘪的感觉了。

    “嘻嘻,”

    等陈菲儿回到潇湘馆,依然兴高采烈,眉飞色舞,像个欢快的大蝴蝶似的飞来飞去,道,“师姐,你是没见那些人的嘴脸,太好玩了。”

    “陈岩行事是很果断啊。”

    上官朵朵慢条斯理饮着茶水,笑了笑,道,“刚才收到消息,其他仙道玄门可是坐不住了,已经联名行文,要陈岩给他们一个交代。”

    “又是好戏开锣喽。”

    陈菲儿并不在意,脱掉绣鞋,跳上床榻。

    “陈岩,”

    “仙道玄门,”

    “又是一波是非。”

    金台府城的众位当权者收到仙道玄门的行书之后,没有犹豫,马上就将之转给了陈岩,反正是他惹出的麻烦,就由他自己处理好了。

    哗啦啦,

    行书化为一道流光,向道盟的驻地三五元辰宫飞去。

    “来了啊。”

    陈岩伸出手,接下行书玉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