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天宫之外斥其非(第三更求订阅!)
    ps:订阅,订阅,订阅!

    山上。

    纤云垂珞,青气结帷。

    松影竹色,清新入神,百花香气,氤氲入骨。

    陈岩负手而立,头顶之上是灾星映照,殷红如血的色彩扭曲,层层叠叠,他哼了一声,眸子幽幽,扫过全场,道,“本座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

    他的目光如刀似剑,有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锐利,在场众人碰到,都觉得心底一冷。

    “嗯?”

    琳琅府的明玉夫人走了出来,俏脸含霜,咬牙道,“看你耍什么花样!”

    哗啦啦,

    陈岩长笑一声,背后魔图一转,无穷无尽的血气升腾,倏尔化为一个又一个的景象,走马楼台一样,可栩栩如生。

    一名黑衣少年跪在崖下,上下锁链缠绕,额头上红莲花盛开。

    一个红裙少女坐在石上,五官扭曲变形,小耳上红莲花盛开。

    一个不起眼的中年人站在树边,身子摇摇欲坠,手臂上红莲花盛开

    ……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服饰上的花纹,来自玄门各派,只是毫无意外,他们的身上都有一朵莲花盛开,其红如火,妖异非常。

    即使是通过虚像之中,众人依然能够感应到红莲花扑入眉宇的气息,妖异,毒辣,有一种燎原之火,令人疯狂的冲动。

    是的,疯狂的冲动,撩起人心隐藏的不甘和野望,去毁灭,去颠覆,去揭竿而起。

    红莲一开,翻天覆地。

    在场众人,都是眼力高明之辈,自然不会认不出红莲教横行天下历代而不衰的烙印。

    “金子通,”

    “秀荷,”

    “王子涵,”

    ……

    更令他们震惊的是,竟然真的有红莲教的弟子瞒天过海,藏在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大意了。”

    不少人见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一声,红莲教人神通诡异,善于隐匿变幻,他们一时不察,还真的着了道。

    “不好。”

    薛崇山蓦然脸色一变,想到接下来的局面。

    果不其然,待众人看过之后,陈岩马上厉声道,“本座早就让道盟之人在府城中登记造册,发放通行令,缉拿漏网之鱼的邪教余孽,有些人不仅不照做,还故意包庇,真是岂有此理。”

    “要不是本座令人将他们请到元辰宫,仔细辨明,岂不是坏了大事。”

    “要是让这些邪教余孽兴风作浪,惹是生非,将府城闹得不安宁,本座就对不起京城大国师的嘱托!”

    陈岩的话语,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匕首,刺向在场众人,让他们无力反驳。

    “真是,真是,”

    性子暴躁的长老赵无极气的直哼哼,他们六虚天府也混入了红莲邪教之人,还是两个,让他根本无法反驳。

    陈岩好不容易捉到他们的痛脚,马上火力全开,斥责道,“自己愚昧无知,就不要碍手碍脚,以后府城中颁发通行令,才能真正杜绝邪教余孽。”

    天宫前的众修士都说不出话来,事实摆在眼前,他们想反对都没有底气。

    有道盟总部的符信彻查邪教余孽,又在仙道玄门众弟子中抓到红莲教徒,可谓是又有名义大旗,又有事实证据。

    两面入手,都非常硬。

    这样一来,陈岩先前的举动最多说一句过于简单粗暴了,但也不能说是有意针对仙道玄门。

    “好了。”

    陈岩发了一顿火,神清气爽,扫了一眼场中垂头丧气的众人,大笑一声,上了万魔灾星,回转府城。

    “气死老夫了。”

    眼睁睁看着陈岩大摇大摆的离开,赵无极周身都冒出透明的火焰,把虚空烧的噼里啪啦地响,吼道,“这个陈岩,他就是有意打我们的脸立威!”

    薛崇山叹了一口气,心里同样生气,但又无可奈何,谁让陈岩出手这么准,一下子就抓到了仙道玄门的痛脚。

    只是令薛崇山纳闷的是,红莲教的手段向来诡异而又隐秘,就是像赵无极这样的人都没有看出来,陈岩是怎么发现的?

    且说陈岩,回到道盟驻地三五元辰宫后,将万魔灾星收起,落到后山。

    重新换了一身法衣,陈岩坐在亭榭前的胡床上。

    微风西来,鱼跃鸢飞。

    珠帘半卷之间,荷香细细,烟光交映。

    三五只黄鸟栖在翠枝上,张翅窥人。

    陈岩用金樽盛酒,一饮而尽,风景入怀,心情大悦。

    仙道玄门之事解决了大半,接下来,再看自己的手段。

    陆青青刚才软榻上起来,还有一种海棠睡未足的慵懒,她披了一件对襟细纹的纱衣,坐在陈岩身边,美眸眨动,同样好奇地问道,“你怎么敢确定红莲教对仙道玄门在金台府城的弟子有渗透,还人数不少?”

    “这个啊,”

    陈岩指了指空了的酒杯,道,“青青你给我斟一杯酒,我再告诉你。”

    “说话算数,”

    陆青青起身,一手持壶,一手捂盖,将金樽中倒满美酒,其青如碧,满而不溢。

    “这里。”

    陈岩指了指自己,面带笑容。

    “就知道,”

    陆青青翻了个白眼,不过她既然有了决断,就不会像普通女子那样拖泥带水,扭扭捏捏。

    “老爷。”

    陆青青半跪于前,身子微微前倾,双手高举金樽过顶,显出美好的腰身曲线,用又娇又媚地声音,道,“请满饮此杯。”

    “哈哈,好。”

    陈岩一饮而尽,伸手将佳人拉到身边,嗅着室中不知道是花香还是女子香气,开口道,“很简单,前段时间我正好截杀了一名红莲教的金丹宗师,他的位置可不低,刚好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他用五劫升天门炼化苦竹道人,不光是参悟了不少革天之术,还捕捉了他不少的记忆,正好里面就有红莲教在金台府城的布置。

    正是这样,他才敢对仙道玄门动手,树立自己的威信。

    “击杀了一名红莲教的金丹宗师,还得到了一部分记忆?”

    陆青青听完之后,大吃了一惊。

    她虽然还未结成金丹,但同样深知那个境界的恐怖。

    以陈岩展现出的实力,击败一名金丹宗师是可以,但要将一名金丹宗师生擒活捉,硬生生炼化,真的难以想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