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应运而气弄潮儿(第四更求订阅)
    日到正午。

    亭榭烟柳,瑶台溪云。

    袅袅香气凝而不散,徘徊于床榻之间,如轻纱,像晨雾。

    真的是,三尺明辉照绿窗,美人如玉一壶茶。

    “太厉害了啊。”

    陆青青玉手纤纤,拨动垂在身前的青丝,美目瞪大,发出赞叹。

    她真的又是惊讶,又是不敢相信,还有一点崇拜。

    能够击败一名金丹宗师是一回事。

    能将金丹宗师生擒活捉又是一回事。

    其中的难度,差距何止十倍。

    陈岩坐在胡床上,饮着灵茶,怡然自得。

    他当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当日能够擒拿封印苦竹道人是何等的巧合,何等的可遇不可求,他现在就是摆出深不可测的样子,展现强横的力量。

    自己越是强势,眼前的水族佳人才越能归心。

    好一会,陆青青才平复下震惊的心情,美目亮晶晶的,有一种说不出的神采,道,“这一次对仙道玄门开刀后,你在道盟中真的是一言九鼎了,接下来,又该怎么收场呢?”

    陈岩放下细瓷云纹的茶盏,伸手将佳人揽起,轻若无物,软玉温香,笑道,“青青,你以为如何?”

    陆青青翻了翻白眼,没有像以往那样抗拒,娇躯一缩,玉足下意识地一点一点的,轻声道,“趁着这次难得的仙道玄门失声的机会,将道盟凸显出来,正式登上舞台。”

    “嗯,接着说。”

    陈岩点点头,表示认同。

    他收服陆青青,更多的还是要倚之为臂膀,为自己出谋划策。

    不然的话,要是只觊觎起美色,早就霸王硬上弓了,何必这样温水煮青蛙地收起心?

    “人的思维习惯也是一种力量,还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

    陆青青侃侃而谈,声若脆玉,非常好听,道,“以前道盟存在感不强,做什么都会束手束脚,没人会搭理。”

    “而这次之后,就会崛起为整个云州举足轻重的势力,其他人再考虑事情之时,就必须将道盟算在其中。”

    “别小看这个变化,名声在外,以后你不光是能够卡别人拿好处,还可以到处乱伸手,好处很多啊。”

    啪,

    陈岩不轻不重地拍了陆青青一下,手掌处荡起一圈美丽的玉浪,他大笑一声,道,“什么可以乱伸手,说的这么难听,本座是为了云州稳定的秩序着想,不得不四下灭火,以后会很累人的。”

    “呸,”

    陆青青啐了一口,按住对方作怪的大手,双腿并拢,道,“冠冕堂皇的话说起来真是一点不脸红。”

    “本座堂堂正正行事,”

    陈岩自己倒了一杯灵茶,看着晕绿如碧的色彩,道,“这次仙道玄门的人不能这么轻易放过他们,要登记在册,还得办通行令,另外,再刮下一层油水来。”

    “哎呀,”

    陆青青听完陈岩的打算,发出一声惊呼,她用手抓着对方的袖口,摇来摇去,小女儿态十足,道,“你真是胆大包天,这样以来,真的是把他们得罪狠了。”

    “反正都是得罪了,五十步百步而已。”

    陈岩淡定地喝茶,他这么做,可不是无利不起早。

    “你说的也有道理哦。”

    陆青青想了想,玄门仙道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对陈岩恨之入骨,仇上加仇,恨上加恨,也无所谓了,开口道,“这样的话,计划可以再完善一点。”

    “好。”

    两人都是心思缜密之人,这一下子齐心联手,开始低声细语,将计划继续完善。

    潇湘馆。

    黄叶自小窗口吹落,飘飘摇摇,莲花灯光一照,和柳丝共舞,还有三五只蝴蝶飞来飞去。

    司马朵朵坐在香榻上,拢着朝凤髻,一身桃红裙罩身,正在看手中的玉简。

    “呼,”

    好一会,司马朵朵吐出一口浊气,道,“没想到就这样解决了,看来陈岩是早有打算啊。”

    “可是,”

    陈菲儿歪着小脑袋,不解地道,“道盟总部是何时给陈岩的符信?陈岩又怎么知道红莲教会在仙道玄门中埋钉子呢?”

    “我也不知道。”

    司马朵朵笑了笑,容光照人,道,“我们也不需要知道,我们只有确定,我们站在了陈岩一方,现在获得的好处不少就行。”

    顿了顿,司马朵朵收敛起面上的笑容,道,“千面妖狐好像出乎了所有的预料,最近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消息。”

    “怎么会这样?”

    司马朵朵呢喃一句,随即陷入沉默。

    郡王府。

    兰陵郡王负手站在高台上,看着远处秋树碧色,秋水碧波,朱鸟栖于霜石之上,鸣声清越。

    “道盟的举动?”

    妙玉只觉得眼前一层迷雾,让自己看不清楚,开口道,“难道陈岩背景这么深,或者运气这么好,居然会得到总部彻查邪教的符信?”

    “这可不是陈岩洪福齐天,”

    兰陵郡王要比妙玉更熟悉如今王朝变化的局势,君权和神权冲突,道盟肯定会不甘寂寞,要走上前台,而陈岩却恰好踩准了这个点儿,顺势而起。

    “是这样啊,”

    妙玉皱着的眉头舒展开,道,“你是说,道盟是借着云州道盟的举动,发出自己的声音,还试探一下其他势力的态度?”

    “道盟要走上前台,总得循序渐进,免得刺激到某些人的神经。”

    兰陵郡王收回目光,笑了笑,道,“这一手,陈岩借了总部的势,有了名义,而道盟则借陈岩的举动彰显存在,为以后走上前台做准备,自然是一拍即合。”

    “这么看来,陈岩审时度势,见缝插针的能力真是不同凡响。”

    妙玉不得不赞叹一句,她到现在才明白局势的变化,而陈岩却能趁势而为,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这是真正的弄潮儿啊。

    “了不得。”

    兰陵郡王想到陈岩一路崛起,在士林中混的风生水起,仕途受挫后,转入道盟,又恰好局势变化,再次风光无限。

    其中的机遇,需要智慧,需要眼光,需要气运,需要胆气,缺一不可。

    “以后看来得多注意一下云州道盟了。”

    ps:有条件的请来起点中文网,支持一下正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