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月白霜坠三两事(第六更求订阅!)
    ps:今天六更,一万二,希望本书的书友,请多支持!

    三五元辰宫。

    山淡如睡,霜夜不寐。

    四下月白霜坠,冰水晶莹,冷光和寒意交映,堆玉剔透,光晕琉璃。

    风一吹,亭中冰花叮当作响,清绝悦耳。

    陈岩坐在石床上,目光沉沉,身后显出五彩交辉的光环,如浮光流动,看着外面的景致。

    冷光,霜石,寒意。

    晶晶然若冰,粼粼然如雪。

    不知不觉,已经有了秋末冬初的迹象。

    哗啦,

    忽然之间,只听一声清脆的玉音传来,如同紫琼绿玉的古琴拨动,响在焦尾,清清亮亮,沁人心腑。

    少顷,千百音符光芒大作,往下一落,化成一个纤丽的少女,双眉细细,青裙罩身,上绣桂叶飘飘,玉兔傍地,活灵活现。

    正是太阴玄门真传弟子,司马朵朵。

    “喏,”

    司马朵朵出现之后,玉手一点,一道流光射出,似缓实疾。

    “嗯。”

    陈岩接过来一看,发现是一支袖囊,神念往里一探,里面是堆积的各种天材地宝,蕴含灵粹,异象频频。

    陈岩不动声色地收起来,笑了笑,道,“师门效率很高啊。”

    “嗯。”

    司马朵朵莲足轻移,衣有清香,道,“接下来的事儿,还得多拜托陈公子。”

    “同是太阴玄门弟子,本座责无旁贷。”

    陈岩收下宗门的赠礼后,心情大好,很好说话。

    “那就麻烦公子了。”

    司马朵朵偷偷地翻了个白眼,她可是知道对方现实的很,要不是宗门下大手笔,肯定是出工不出力。

    正在这个时候,施源办完事,来到后山。

    “大人,”

    施源看了一眼俏生生的司马朵朵,犹豫了下。

    “无妨。”

    陈岩坐的四平八稳,把手一摆,道,“朵朵不是外人,尽说无妨。”

    “什么叫不是外人,”

    司马朵朵心里暗自吐槽,精致的小脸上却晕开笑容,如玉花堆雪,煞是迷人。

    就连施源都看得一呆,连忙收敛心神,静下心,将刚才他奉命敲诈勒索玄门仙道之事和盘托出。

    “嗯,”

    陈岩接过玉扳指一看,这里面的材料比刚才从太阴玄门中得到的还多不少,大为满意,不吝夸奖道,“你做的很好。”

    “多谢大人。”

    施源心中高兴,他最近忙来忙去地做事,不辞辛苦,还经常得罪人,不就是为了眼前之人的看重,以后平步青云啊。

    “还能这样。”

    司马朵朵在一边听得目瞪口呆,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显示出佳人内心的震动和惊骇。

    胆大包天,肆无忌惮,无所不为。

    这样的评价,扣在陈岩的头上简直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行为。

    将仙道玄门众人抓起来立威不说,放走之时,还得和土匪一样,勒索了一笔,这真真是不把玄门仙道放在眼里啊。

    “陈岩到底是干什么?”

    司马朵朵可不认为眼前的这个少年是狂妄不知天高地厚,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目的,只是自己并不知道。

    “到底是什么?”

    司马朵朵蹙着好看的眉毛,她只觉得眼前有一团迷雾,挡住自己的目光,让她看不清楚,混混沌沌的。

    “属下告退。”

    施源禀告完之后,明智地离开,他虽然不知道自家的大人跟亭子里俏生生的美丽少女是什么关系,但也知道自己待在这里碍眼。

    “唔,”

    陈岩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这次和仙道玄门结的仇不小,不过收获也不小。

    “陈公子,”

    司马朵朵忍着心里的好奇,反而谈起另一个话题道,“千面妖狐迟迟不肯出现,恐怕是有了新的变故。”

    “千面妖狐,”

    陈岩想到引得府城风起云涌的祸首,似笑非笑,道,“就是妖狐现在不出现,朵朵你也不会离开吧?”

    “当然,”

    司马朵朵回答地斩钉截铁,千面妖狐手中的法宝太过贵重,没有仙道玄门能舍得,道,“我只是提醒一句,以后或许来的人会更多。”

    “大路朝天,多多益善。”

    陈岩并不在意,反正他现在已有根基,天下之大,何处都可去,就是出了意外,也有辗转腾挪的空间,并不在意一时一地的得失。

    “公子有数就好。”

    司马朵朵不再多说,打了个招呼后,提着裙裾,玉足一点,飘飘然离开。

    亭中,只剩下陈岩一人。

    新月皎皎,冷光照水。

    夜风徐徐吹来,绕在檐下,缕缕成青。

    寒石,霜光,冷意,绿水,已经有一种冬日的意境,却依然是生机勃勃。

    在这个世界上,虽然依然有四季轮回,但毫无疑问和前世迥然不同,其中的生机,难以用言语描述。

    陈岩洒然一笑,用手一指,背后五彩焰火升腾,如水般平滑,玉扳指和袖囊中的天材地宝被裹了进去。

    轰隆隆,

    下一刻,

    小亭上空出现一个黑白混洞,阴阳鱼每转动一圈,就有沛然的精粹产生,然后被根果吞噬。

    汩汩汩,

    根果吞噬精粹,发出汩汩的声音,就好似干涸的大地喜迎甘露,又好似先天而生的魔神在吞吐祥光。

    “真是惊人的异象。”

    陆青青放下手边的瑶琴,看着连绵的五彩云光,美眸中满是震撼,喃喃道,“要不是亲眼见到,难以想象啊。”

    京城,天阙宫。

    紫云连绵,香气氤氲。

    日光,月影,星辉,三种不同的色彩交映,碰撞,缠绕,渲染出各种不同的景象。

    乍一看,好似不是人间之物一样。

    一双明眸突然在殿中亮起,看似是饱含人间的喜怒哀乐,实际上却是冷漠无情,高高在上。

    哗啦,

    目光一动,化为玉简飞书,上有云纹,下描龙舞,光彩流转。

    哗啦,

    早等在殿门外的道盟权势人物接到飞书,展开一看,都是大喜。

    “好啊好。”

    “国师大人英明。”

    “我们道盟终于到了崛起的时候了。”

    众人都是大喜,道盟要是强势,他们手中就能掌握更多的资源,自然更容易修炼得道。

    这个时候,一个面相威严的中年人笑道,“聂师弟,你推荐的那个陈岩真是不错,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啊。”

    “陈岩,”

    聂道人眉头皱了皱,然后舒展开,道,“他真是个福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