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青子当冬熟 看雪传谣言(第二更求订阅!)

第二百六十九章 青子当冬熟 看雪传谣言(第二更求订阅!)

    第二天。

    晴雪长松,银装素裹。

    晶莹如琉璃的冷光照下,恍若身在冰壶。

    陈岩头戴银冠,身披锦衣,大袖飘飘,行走在园子里。

    “大人。”

    “大人。”

    “大人。”

    来往的道盟子弟见到,都是退到路边,恭恭敬敬行礼,他们对这位新晋的云州领袖是又敬又畏又是崇拜。

    陈岩点点头,神情肃容,派头十足。

    很快,他来到金鼎殿。

    只见铜焰升腾,金水如沸。

    稀稀疏疏的雪色自玻璃窗透过,白赤交映,****如光。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扑面的赤铜烈气直入鼻间,似乎还有千百的锤音轰鸣。

    上百名道盟弟子穿着火焰法袍,手中拿着各种的法器,绕着一颗悬空的大星,正在工作。

    叮叮当当,

    刹那之间,五色交辉,气机纠缠,天音络绎不绝。

    陈岩站在外面,眸子中映照出自己的万魔灾星的景象,细细密密的法阵交织,随着道盟阵法师的操纵,不停地进行排列组合,演化出种种不同的力量磁场。

    不少的缺陷和不足正在修补,让这件飞行法器变得更为完善。

    “嗯,”

    陈岩心里满意,目光一移,看向另一边。

    六十四具革天傀儡森立,身上冒出火焰,有一种黄昏之色。

    火焰燃烧,充塞天下,战戈声声,天翻地覆。

    不公,反抗,起义,轰轰烈烈,打破乾坤。

    “革天之焰,”

    陈岩剑眉挑了挑,比起万魔灾星,革天傀儡的变化更让他喜悦,在道盟阵法师的改造下,居然有一种以邪转正的味道。

    整个金鼎殿,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子弟,可是每个人都争风夺秒,没有人偷懒。

    认真,严肃,力求完美。

    所有的子弟就好像是最为精密的机器零件在转动,前所未有地高效。

    没有惊动任何人,陈岩看了一会,非常满意,飘然离开。

    事实证明,他对玄门仙道出手,弊端不少,好处更多。

    不提勒索搜刮的天材地宝滋养根果,经过这一手,让以前没有存在感的道盟一下子走上前台,变得举足轻重。

    在短短时间内,道盟子弟扬眉吐气,在精神层次上有一种深刻洗礼。

    昂扬,团结,齐心协力,前景光明。

    这样的状态,令任何上位者都会高兴。

    “大势在我。”

    陈岩御使遁光飞行,念头转动。

    现在他可是云州道盟的真正领袖,说一不二,道盟这个组织越有凝聚力,越有战斗力,对他好处越大。

    不论是刚才在金鼎殿中祭炼法器,还是在府城中传播周府周然的谣言,或者是四下打探消息,收集各种材料,等等等等,都对他计划大有裨益。

    真正的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啊。

    周府。

    天气转寒,瓦冷玉钩斜。

    三三两两的霜雪落地,香挂珊瑚枝,似大小不一的梅花盛开。

    周然坐在园子里,正在赏雪饮酒。

    只是仔细看,这个在乡试中光芒耀眼的少年人,没有士子赏雪的从容洒脱,反而眉宇间有不掩饰的愤恨。

    “可恶,”

    周然越喝酒,越是生气,一下子将酒杯扔到对面的石墙上,碎成七八瓣。

    “你们都出去。”

    周然将吓得战战兢兢的侍女们都赶了出去,直接拿起酒壶痛饮。

    不怪他这么暴躁,他一直以来,都是想借幽冥地府的力量,进行割头换面,然后扭转命运,在科场之上,光明万丈。

    可是自乡试之后,整个计划就被完全打乱。

    他的目标人物自夺得解元之位后,迅速崛起,先是和神灵斗得不可开交,赢得满士林的声望,从而扬名天下。

    然后不知怎的,突然就拥有了强横到不可思议的力量,挫败神灵,入主道盟,震慑仙道玄门,俨然是整个金台府乃至云州的大人物。

    周家在云州确实是势力不小,但他们也不会为了周然这样一个普通的子弟,去明目张胆地对付陈岩,跟不要提什么割头换面,只能想一想罢了。

    计划胎死腹中,任何人都不会提。

    “可恨,可恨,可恨。”

    周然咬牙切齿,他看上去像翩翩佳公子,实际上心眼很小。

    嘭,

    正在这个时候,柴门被人一下子推开,上面细细密密的冰花向四面八方乱飞,可见来人推门的力量之大。

    “谁这么大的胆子?”

    周然心情郁闷,借酒消愁愁更愁,已经微醉,这个状态下,他直接拍案而起,大声斥责。

    “哼,就知道喝酒误事。”

    推门进来的是个中年人,看上去三四十岁,五官线条刚硬,相貌堂堂,一看就是久居高位之人。

    啪,

    听到周然的呵斥,来人目中闪过一丝怒意,一伸手,力量如轮转,轰隆压下。

    “啊,”

    周然马上酒就醒了,等看清来人,心中叫苦,连忙上去行礼,道,“侄儿拜见三叔。”

    “小十九,”

    他的这位三叔面上可没半点笑意,上来就是劈头盖脸地训斥,道,“不好好在家读书练武不说,还到处惹是生非,现在更长进了,还学会对长辈耍酒疯?”

    “侄儿不敢。”

    周然老老实实地挨训,他知道这个三叔和自家的父亲可是不对付,自己今天被抓到痛脚,对方岂能不借题发挥。

    好一会,中年人才停下来,最后道,“小十九,你也算是我们周家年轻一辈比较出色的,自小还被我二哥耳提面命,怎么现在一看,就是个绣花枕头。”

    绣花枕头。

    这四个字的评价可是很重了,要是传出去,周然非得在周府名声扫地不成,他听到这,不敢再沉默,抬起头,道,“三叔,不知道小侄犯了什么错,竟然让您这么说?”

    声音不大不小,但自有一分锋芒,他周然可不会让人随便扣帽子。

    啪,

    中年人大袖一展,一团玉纸就被甩在周然的脸上,厉声道,“你仔细看一看,到底给我们周家惹了多大的麻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周然顾不得面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捡起地上揉成一团的玉纸,展开一看,脸色变得难堪起来,原来上面居然是钦差大臣派人调查他跟幽冥地府之人来往之事。

    “要完了,”

    周然楞在那里,任由玉纸自手中滑落,就好像冬日泛黄的树叶,奄奄一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