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七十章 杀戮他人养自身(第三更求订阅!)
    半夜,人初静。

    叶声雨后,潭影浮空。

    绿苔上台阶,霜花挂枝头。

    陈岩停下遁光,整个人如同一座四四方方的金鼎,任凭风吹浪打,我自岿然不动。

    “是这里。”

    陈岩居高临下,看着眼前海水接天,波涛浴月,曲曲折折的岛屿连绵,灵机上冲,五彩斑斓。

    “嘿,”

    陈岩冷笑一声,力量一转,凝出大手,擎天之大,狠狠抓下。

    轰隆隆,

    利爪撕裂虚空,如山岳当头,每一根手指上都有魔神坐镇,吟唱魔咒,赞美混乱,杀戮和灾难。

    轰隆隆,

    利爪搜天索地,崩塌山河。

    “啊,”

    “什么人?”

    “天崩地裂啊。”

    “快结大阵。”

    利爪尚未落下,其蕴含的浓郁死亡气息已经弥漫整个水谷,待在岛屿上的修士马上有了警觉,立刻纵身而起,全力支撑法阵。

    哗啦啦,

    一时之间,岛屿上各种光环升腾,十色迷离,风雷激荡。

    下一刻,

    万千的气机交织,上涌在半空中,凝成一面大旗,朱杆红颜,勾字如火,上面一个个昏黄的大字流转,讲解黄天之道,不平之意。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大旗一出,有一种颠倒乾坤之力量,令人侧目。

    “果然如此。”

    陈岩见此,认出其红莲邪教之意,本就是铺天盖日的大手再次扩大,上面覆盖细鳞,哗啦啦的碰撞声,杀伐之气冲霄。

    哗啦啦,

    利爪往下一探,锋锐不可匹敌,一下子就将刚刚升起的法阵撕裂,大旗横飞出去,插到水中央,千疮百孔。

    风一吹,旗面哗啦啦作响,不停地漏风,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完全是败军之将的样子。

    “哈哈,”

    陈岩大笑,自半空中落下,脚踏滔滔的血海,身后的魔图倏尔展开,遮蔽月影,挡住星辰,将整个水谷化为混乱之地。

    “杀,”

    陈岩念头转动,脚下血海肆虐,冲出一个又一个无形的魔头,见人就咬,非常凶狠。

    “啊,”

    “啊,啊,”

    “啊,啊,啊,”

    水谷中的红莲教徒可是遭了秧,他们措不及防下,根本挡不住穷凶极恶的血海魔头,被上身之后,很快就被啃地半点不剩。

    “贼子。”

    “魔头。”

    “杀!”

    水谷之中,三名筑基境界的教徒见此,惊怒交加,他们都戴着红莲头箍,手持法器,马上就发动攻击。

    轰隆隆,

    三人出身一教,修炼的都是《不灭律令宝文咒》,联合出身,虚空之中,登时出现细细密密的赤焰小字,相互缠绕,如同红莲花开。

    红莲一出,天翻地覆。

    天下起义,再行刀兵。

    他们本身修炼的功法就是要挑起天下混乱,从而从中汲取力量,匪夷所思。

    “可惜只是筑基的修为。”

    陈岩踏前一步,身子一摇,魔图铺开,宛若实质,混乱,杀戮,灾难,死亡的气息浓郁,将三人完全困住。

    三人的教义是挑动天下大乱,无所不用其极,暗杀朝廷官员,煽动贫苦百姓,四下散布谣言,直接武装起义,等等等等,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血海之主的理念则是混乱引起杀戮,杀天灭地,弑神葬佛,天地无道理,以杀平之。

    一种是隐在暗处的狡诈,一种是正面的决绝干脆,普通人都分不清高下,只知道同样都很可怕。

    轰隆,

    两种理念对撞,还是力量大者为尊。

    陈岩毫不费力去地将三人镇压,统统化为精纯的精气,滋养魔图。

    “三位大人阵亡了。”

    “为大人报仇。”

    “杀,杀,杀!”

    其他红莲教徒见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他们奋不顾身,状若疯狂一样,冲陈岩扑了过来。

    疯狂,残忍,嘶吼。

    每个人都好像是受伤的野兽,各种道术和法器乱飞。

    “红莲教教徒真是挺诡异的。”

    陈岩笑了笑,立在中央,不躲不闪,血海轰隆一声扩大,弥天极地,包罗八方,所有的攻击全部被血海之水冲走。

    “去。”

    陈岩再一指,血海落下,将目瞪口呆的红莲教徒卷起,撕裂,灭杀。

    “炼化。”

    陈岩口诵魔咒,血海之水泛滥,滔滔不绝,遇树化树,遇石化石,遇到亭台楼阁化亭台楼台,无往而不利。

    轰隆隆,

    血海之水滔滔不绝,无法阻挡,所有挡在它面前的,统统都被腐蚀融化,然后全部吞噬。

    半个时辰后,原本生机勃勃的水谷就化为死地。

    展目看去,到处是坑坑洼洼的血滩。

    血滩或大或小,大的两三亩,小的拳头大小,无不弥漫着死气,怨气,灾难气。

    只是一望,就让人头皮发麻。

    哗啦啦,

    陈岩用手一招,将他们积蓄的所有天材地宝收入到化神戒中,看了看,道,“收获不多啊。”

    “下一个吧。”

    陈岩看了看天色,纵身而起,身化血光,接天而去。

    轰隆隆,

    不到二十天的时间,陈岩在整个云州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大屠杀,大掠夺,大动作,凡是红莲教的驻地,统统被连根拔起。

    红莲教徒或死或逃,驻地全部被毁,里面不知道多少年的积蓄全落入陈岩囊中。

    虽然说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很夸张,但事实就是如此。

    消息传出,整个云州哗然!

    有人纳闷,不知道陈岩是如何得知向来神秘的红莲教的驻地的;有人震惊,震惊的是陈岩的手段太过雷厉风行,前面没有半点的消息传出;有人若有所思,思考陈岩举动的背后含义;有人勃然大怒,这就是和红莲教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人。

    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怎么评论,陈岩和道盟再次站在风头浪尖上,全州瞩目,就是其他三十五州和京城,都有人关注。

    最为高兴的就是京城的道盟总部,他们已经定下即将走上前台的大体方针,见此局面,马上给其他三十五州的道盟发出公开符信,让他们像云州学习,不遗余力地打击邪教,维护朝廷安定的局面。

    这一道消息,马上给纷乱的天下浇上了一锅热油,噼里啪啦的声音,宛若实质,震得人目不暇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