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云开晚霁天已晴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最近新增持续下降,求一下订阅,打赏,月票。

    陈岩神情凝重,看着眼前的黑气。

    只见幽幽深深的光华如同煮沸一样,大大小小的水泡从下面冒出,汩汩汩的声音响个不停,有一种地狱的硫磺味道弥漫。

    似乎亿万的人影在其中哀嚎,在其中受苦,在其中挣扎。

    陨落,沉沦,然后是深入骨髓的死寂。

    哗啦啦,

    下一刻,

    人影再次出现,长袖飘飘,手持大笔,眸子深不见底。

    “这个,”

    陈岩心里警惕,比起刚才懵懵懂懂的人影,现在出现的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一个呆滞如木偶,一个却灵动似活人。

    很显然,刚才自己的封印惊动了对方,开始思维降临。

    “好大的胆子。”

    人影声音不大不小,自有一种颐指气使的威严,道,“居然敢对本王的布置做手脚!”

    “杀。”

    陈岩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无形剑自掌中浮现,展开之后,剑光如霜雪,左右交织,飒飒杀意凝聚。

    哗啦啦,

    剑光及身,雷霆一击。

    人影不躲不闪,手中大笔一挥,生死隔断,剑气登时崩塌。

    “好。”

    陈岩一击无功,不惊不慌,大袖一挥,幽冥之水涌出,上面浮现出一层交织的金弧,碰撞之后,化为罡雷。

    噼里啪啦,

    雷弧电光,金青交映,每一个碰撞,都有力量迸发。

    人影依然是不动,笔锋勾勒,判人生死,即使是雷霆,都得死亡。

    一支笔,判生死。

    自亘古一来,无往不利。

    “起,”

    陈岩神情如铁,一手高举,五劫升天门压下,上面细密的花纹流转,层层叠叠的空间大开,各种不同的元气涌出,化为诸天罡雷。

    真的是诸天,有磁力,有星辉,有月蚀,有日光,有焰火,有寒冰,有木气,有兵锋,等等等等,包罗万象。

    “叱,”

    这一次,人影不再无动于衷,口中发出一种奇异的吟唱,手中的大笔挥动,每一次落下,都有黑白线条延伸,平行而不交集。

    轰隆隆,

    两种力量碰撞,晕开各种各样的光华,似惊虹,像龙蛇,异象频现。

    “果然是难缠。”

    陈岩心中有数,不过他将对方带到九天普化真形图中,也是早有准备。

    “咄。”

    趁着对面之人抵挡五劫升天门中的力量,陈岩手捏轮印,调动宝图的禁制法阵。

    轰隆隆,

    半个呼吸后,稀稀疏疏的光线自天穹垂下,每一根都携带着莫名的力量,似有灵性,当空摇动。

    “嗯?”

    人影感应到危险,身上玄黑色的法衣抖动,亿万的面孔浮现,影影绰绰。

    哗啦啦,

    光线落下,轻而易举地穿过对面人影的护体宝光,然后往下一落,凝成细纹咬合的锁链,上有蛟首,下是蛇身,紧紧勒住。

    咔嚓,

    人影挣扎了一下,锁链铮然而鸣,却是非常牢固。

    “果然可以。”

    陈岩终于面上露出笑容,他在前世就知道,九天普化真形图不光是能够感应到幽冥的气息,而且还有专门的禁制法阵,用来镇压鬼物。

    他将这个危险的人物拉入宝图中,就是这个打算。

    “去。”

    陈岩不敢怠慢,用手一推,力量一送,将暂时束缚住的幽冥地府的存在送入到误解生态中。

    轰隆隆,

    刚入门户,只听一声大喝,幽冥地府的存在身形倏尔拔高,大如山岳,原本身上的禁制层层裂开,化为漫天的光屑。

    “这么凶猛,”

    陈岩眼皮子跳了跳,以对方一段思维记忆就能发挥出这样的力量,他的本体该何等之强大,或许是金丹层次之上不成?

    压下心中的诸般念头,陈岩居中而坐,法力再不遮掩,轰隆一声,自顶门冲出,上接天,下临水,震荡八荒。

    哗啦啦,

    法力上涌,勾动一个又一个的节点,层层叠叠的空间挤压下来,各种不同的元气肆虐,日光,月华,星辉,磁力,烈焰,寒冰,青木,重土,庚金,等等等等,千奇百态,各不相同。

    不同元气落下,化为诸天神雷,激荡风云。

    经过陈岩全力引动,五劫升天门中万雷齐发,雷光电弧碰撞,已经有真正的九天罡雷的一丝煌煌天威。

    轰隆,

    漫天雷霆束成一道光柱,自上而下,将整个天地照成白昼,什么都看不见。

    咔嚓,

    光柱加身,应声而碎、

    幽冥地府的存在再是强大,现在也不过是一段思维记忆,连化身都说不上,更何况,在五劫升天门里和门外的攻击强大,相差何止是十倍。

    “咄,”

    见到在雷火中挣扎的黑气,陈岩今日面上第一次露出笑容,他用手一引,折叠的空间再次打开,一个又一个不同的符号出现,或是三角,或是菱形,或是圆状,等等等等,每一个都绽放出无量的光明。

    轰隆隆,

    亿万的符号从天而降,打在黑气上,每一个都代表一种元气,一种力量,一种存在。

    混乱,冲刷,洗练,最后混元如一。

    “起。”

    陈岩把手一招,将最后的黑气纳入守着你,如丝顺滑,不像是气,而是一种水光。

    是的,就是水光。

    聚而为水,化则成气,光怪陆离,十色交织。

    “嗯?”

    陈岩感应到一种玄妙的力量,在生和死之间徘徊,又有难言的平衡,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这是什么?”

    陈岩识海翻腾,他好像记忆中有此物存在,可是太过浩瀚,一时想不起。

    属于血海之主的记忆,能让记得,肯定不一般。

    想了想,陈岩将之收起,大袖一展,出了九天普化真形图。

    “怎么样?”

    陆青青见陈岩出现,马上开口问道。

    “很顺利。”

    陈岩点点头,在云榻上坐下,然后取出丹药服下,恢复刚才消耗的力量,丝丝缕缕的烟霞氤氲,在背后展开。

    “这就好。”

    陆青青放下心来,如意虽然是她的手下,但和亲妹妹差不多,不然的话,何必这么麻烦,直接出手斩杀就行了。

    看到如意一头雾水,陆青青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如意听得又是吃惊又是后怕,力量层次之上,简直将她们玩弄于股掌之间,就是再有聪明才智都不行。

    这个时候,她隐隐明白陆青青屈服的原因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阴谋诡计都是无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