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冬雨料峭愁煞人(第三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很快要凝聚法身了,求下支持!

    夜晚。【愛↑去△小↓說△網w  qu 】

    芭蕉雨下,风吹玉笛声。

    依稀见得,清寒和凉意,花色照人。

    钦差大臣郭俊辰头戴高冠,一身八鱼相戏锦衣,腰束宝带,白面无须,身材消瘦,他听着外面沙沙沙的声音,眉头皱起。

    “真是棘手。”

    郭俊辰的心情就好像外面稀稀疏疏的冬雨一样,连绵不晴,非常压抑。

    金台府城的局面之复杂,超乎想象。

    神灵根深蒂固,百般阻挠,寸步不让。

    官府态度不明,经常变化,摸不清头脑。

    世家大族冷眼旁观,暗自谋划。

    仙道玄门,道盟,甚至还有幽冥地府的力量出没。

    整个府城,暗流涌动,千头万绪,要不是他还有钦差大臣的牌子,恐怕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难办啊,”

    郭俊辰展袖起身,来到窗边,看着细细的雨线拉成丝,自上而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晶然,这就是冬雨,透彻的令人难以想象。

    最近自京城中传来的消息,就是敦促他尽快行动。

    只要他拿到确实的把柄,文官才能发力,重建御史台,将监督权力重新收回来不是空想。

    “陈岩。”

    郭俊辰左想右想,到最后还是想到一个翩翩少年,府城中的局面,还是绕不开他啊。

    冬雨。

    雨打芭蕉。

    一声声,似离愁,像惆怅。

    剪不断,理还乱,如同人的想法。

    郭俊辰站了良久,心中有了决断。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一下子被人推开,一个身高马大的青年人走进来,身披铠甲,龙首人身,走动之间,鳞甲铮然耳鸣。

    “大人。”

    来人顾不得其他,行礼之后,马上开口道,“刚才得到消息,无极星宫的两位副殿主在城外受袭,一人陨落,一人逃亡。”

    “无极星宫的副殿主?”

    郭俊辰神情一紧,这可是两位金丹宗师,相当于朝廷中的武圣,是真正的上层,可以镇压气运的存在。

    “大人,”

    来人还没说完,喘了一口气,继续道,“根据逃走的无极星宫的副殿主黄如云讲,袭击他们的是陈岩。”

    “陈岩?”

    郭俊辰倒吸一口冷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喃喃道,“他真敢下杀手?他真有这样的实力?”

    “城外玄门仙道主事的人已经赶到了事发现场,”

    饶是来人久经杀阵,现在声音都开始发颤,道,“根据他们的看法,现场遗留的斗法气机,很像陈岩的魔神路子,十之七八啊。”

    “又出大事了,真不消停啊。”

    郭俊辰摇摇头,即使是没有证据,以无极星宫的霸道,这次恐怕没法善了了。

    “还是在看看吧。”

    郭俊辰明智地没有去趟这个漩涡,重新在木榻上坐下,闭目养神。

    潇湘馆。

    玉灯吟雨,亭上飞虹。

    山光窈窕满目,翠绿入眉心,自有一种冬日的飒飒。

    司马朵朵红袖小裙,依在窗边,看着池子里鸳鸯相对,交颈而鸣,身上的气息时强时弱,桂花浮现,晶莹秀美。

    叮当,

    正在此时,一点明光冒出,化为飞信,落到司马朵朵跟前。

    “嗯?”

    司马朵朵展开一看,先是一愣,随即惊讶莫名,到最后,俏脸上满是苦笑。

    “这个陈岩,”

    司马朵朵双手抱膝,螓首埋在中间,声音变得呜咽,好似泉水从石缝中流出,道,“消停一点,能死吗?”

    这个时候,她是第一次怀疑门中的倾向,拉拢陈岩确实可以让他们在金台府城迅速打开局面,还在整个云州将关系巩固,可是对方这个惹是生非的能力,真真是让人受不了。

    不是自找麻烦,就是麻烦上身,反正是一刻都不消停。

    这一次无极星宫之事,又将是石破天惊,搅动八方风云。

    “真待不下去了!”

    司马朵朵恨恨地一声,整理了下身上的衣裙,来到内室,激活通讯法器,将事情地经过原原本本地报了上去。

    中央神庙里。

    雨落花眠,水绿莲红。

    雨滴自上方落下,细细密密,似断线的珠子,打在檐上,晕开一朵又一朵的白花,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五陵公坐在宝座上,神情严肃,最近他都在和京城来的钦差扯皮,就是身为神灵,也是心神憔悴。

    他的对面,有一个金衣青年人,头戴向日冠,身披白猿仙衣,眉心有莲花印记,整个人昂扬向上,有一种孤峰独起,刺破天穹的锋锐。

    “哈哈,”

    接到无极星宫的消息,金衣人大笑,道,“这个陈岩,真是很有意思啊。”

    “康使者,”

    五陵公揉了揉发胀的眉心,道,“我们也不能大意,这个陈岩惯会搅动风雨,然后还能迅速脱身,更进一步,这可是真材实料啊。”

    “我当然不会大意。”

    康石舟眉心的莲花印记绽放光明,似乎有漫天的吟唱,道,“陈岩能够在短时间内崛起,光明万丈,自然是有大气运之人,或许还有人道昌盛的味道。”

    顿了顿,康石舟继续道,“帝君大人最近对事态发展也有了指示,随着人道的发展,自然会消弱神道的力量,两者以后的矛盾会越来越尖锐,直到一方彻底压倒一方。”

    “接下来,我们不能让人道再这样狂飙猛进,愚昧和落后,弱小和孤独,才是信仰的土壤。”

    “斩杀陈岩这的人,就可以削弱人道之气运!”

    “使者心中有数就行。”

    五陵公不再多说,脑后神光转动。

    “大人你应对朝廷来的秃鹰们即可,陈岩我来对付。”

    康石舟站起身,眉心的莲花耀眼,道,“前段时间陈岩正好将玄门仙道得罪了一遍,这次无极星宫之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我就顺势而为就是了。”

    不到半个时辰,无极星宫遇袭之事,就传遍金台府城乃至整个云州,各大势力得到消息后,或是沉思,或是冷笑,或是按捺不出,或是蠢蠢欲动。

    反正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是一个大事件,陈岩或者还有其背后的道盟,将面对巨大的压力。

    在三五元辰宫中的陆青青当然也接到了消息,此刻,她正急的团团转,头上的珠翠叮当作响。

    原因无他,陈岩尚在闭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