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一点性灵入道果(第四更求订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星中。

    陈岩端坐不动,天门上显出道基根果,形似葫芦,缠绕细纹,黑白分明。

    葫芦道果的周围,黑暗,幽水,剑光,血气,星辰,黄旗,各种符号萦绕,各自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声音清脆,似乎是在天外,又如同在耳边。

    轰隆隆,

    随着最后一缕精粹注入其中,根果轻轻一震,一种沉甸甸的感觉油然而生,提不起,拿不动,满而溢出。

    下一刻,

    当这种充实的感觉到了极致后,葫芦根果在刹那之间,吞吐收缩上万次,倏尔产生一点灵性,由无到有,逐渐壮大。

    哇,哇,哇,

    就好像是新生婴儿的第一声,宣告自己来到这个世界。

    “一点性灵入道果,”

    陈岩睁开眼,穹顶之上,千百的星光交织,化为法衣,披在他的身上,让他看起来如同执掌群星的万星之主,高高在上,道,“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就是这么简单啊。”

    “哈哈哈。”

    陈岩大笑,声音中有得悟性灵的恍然,有终偿所愿的喜悦。

    哗啦啦,

    整个大星感应到陈岩的情绪变化,原本的血光徐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萧萧明光,梅心笛声,桐叶飘飘,八方恭贺。

    吞噬到足够的精元,以五行五色五方灵火寄托心神而成的道基根果圆满,从而生出一点性灵,茁壮成长,只要渡过大小劫后,就可以孕出无上法身。

    “劫难,”

    陈岩笑了笑,云袖一展,大星撤去层层叠叠的禁制法阵,他整理了下衣冠,出得飞宫。

    “啊,”

    陆青青正等得着急上火,眼见陈岩终于出现,提着裙裾,就飞奔过来。

    “哈哈,”

    陈岩上前一步,稳稳当当地将佳人抱到怀里,嗅着她鬓间的香气,打趣道,“青青,才多久没见,你就这么想念我了?”

    “还有心思在这乱说话,”

    陆青青跺了跺脚,玉颜仰起,掩饰不住的眉宇间的焦急,道,“城外都要炸了锅了,仙道玄门这次可不会善罢甘休。”

    “哦。”

    陈岩静静听完,神色不变,抱着怀中的玉人,自顾自寻到藤椅坐下。

    “嗯。”

    见到陈岩这样镇定自若,陆青青原本焦急火燎的心态放松了不少,她将尖尖的下巴抵在对方的肩膀上,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件事一看就是嫁祸之计。”

    陈岩把玩着玉人软绵绵的小手,声音平静,道,“不过暗中之人很聪明,知道玄门仙道对我仇恨不浅,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借口,真实情况反而不重要。”

    “是啊,”

    陆青青也是担心的这一点,玄门仙道肯定会借机发挥,他们咬住不放,会很难缠。

    “我们得先发布声明,撇清责任。”

    陈岩思路清晰,道,“玄门仙道肯定会不顾事实,向我发难,不过,这个声明也不是给他们看的。”

    “我知道了。”

    陆青青恍然大悟,道理很简单,可是她太过着急,竟然忽略了。

    这样的声明,当然不是给借机生事的仙道仙门看的,而是要告诉朝廷,还有陈岩背后的道盟,他是被冤枉的,自身清白。

    自己主动惹事,还是被人冤枉麻烦上身,完全是两个概念。

    没有人喜欢到处惹是生非的人,但同样,没有人喜欢自己一方的人被人冤枉,同仇敌忾肯定会有的。

    “最近我可是道盟风头最盛的人,”

    陈岩智珠在握,面上满是自信,天光照在身上,精神抖擞,道,“道盟正要从后台走上前台,逐渐强势,这个关键时候,不能没有作为。”

    “是这个道理。”

    陆青青听得目中泛起异彩,值此道盟崛起之际,天下瞩目,他们要是对自己的招牌人物受到嫁祸而无动于衷,可是真正丢了面子。

    那样的话,所谓道盟崛起,就成了笑话。

    “能将无极星宫的两位金丹宗师打得一死一逃,出手之人,修为很恐怖。”

    陈岩看着雨后的小湖,荷叶上滚动着晶莹的水珠,折射出日光的温暖,道,“这样的人物,这个时候出手,有点不对头。”

    “不对头?”

    陆青青蹙起翠羽,用手捋了捋垂下来的青丝,道,“对方肯定能够看得清大势,事情到最后会雷声大雨点小,那么他的目的是搅乱金台府城的局势?”

    想到这,陆青青觉得豁然开朗,道,“别的地方不说,金台府城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肯定是风起云涌,乱局不断。”

    “这是要引开某些人的注意力?”

    “迷雾重重啊,”

    陈岩对这个同样看不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道,“先应对眼前的局面再说。”

    “好。”

    陆青青扶了扶头上的高髻,提裙起身,往外走,她去发表声明,安排工作。

    “到底是谁?”

    陈岩自顾自走到高台,登高望远,看着骄阳远树,红叶满坡,碧云上下,天水连绵,笑了笑,不管是谁,自己走到这一步,都无所谓了。

    一往无前,斩风破浪。

    渡过重重劫难,才是无上法身。

    城外。

    满林黄叶,雁声阵阵。

    谷中幽云起,崖后惊虹生。

    黄如云坐在宝辇上,俏脸含霜,冷的几乎可以刮下一层冰渣。

    “到底是谁?”

    黄如云当时真以为是陈岩动手,可是事后一想,却发现不对,对手的人修为之强横,匪夷所思,尚在陈岩之上。

    反正陈岩出手,也不能在两人联合之下,硬生生将王勉击杀当场。

    “陈岩,”

    即使心里明白,但黄如云还是一口咬定,将黑锅扔到了陈岩身上。

    原因很简单,两名无极星宫的副殿主被人杀得一死一逃,本来就很丢人了,要是再找不到凶手,简直会成为笑话。

    王勉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正好他们跟陈岩有仇,就将帽子扣到陈岩身上。

    最后,当时袭击之人的神通,真的和陈岩的魔神之道很相似,说不定还真没冤枉他,两人是沆瀣一气。

    “陈岩,”

    黄如云咬着牙,要不是被这个可恨的家伙夺走了飞宫,以那件法器的防御能力,两人藏在里面,也会无灾无劫。

    这一切,都是陈岩的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