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八十三章 雷火无情殃池鱼(第三更求订阅!)
    虚空中。

    焰花坠落,腾光生辉。

    自上而下,稀稀疏疏,错落有致,晶白如玉,风吹有声。

    叮当,叮当,叮当,

    陈岩展目看去,不似雷火,而是精致的冰花,参差上下,暗香浮动,有一种说不出的美丽。

    哗啦啦,

    焰花由稀疏到细密,洋洋洒洒,数以千计。

    白慧灭灵雷火焰,美丽中有致命的杀伤。

    白慧者,异常也,厄运不详。

    道经中有记载,白慧驻月,劫难降临,就是这个道理。

    陈岩纵然没有见过白慧灭灵雷火焰,但只是感应,就明白其可怕之处。

    “咄。”

    陈岩念头一转,有了对策,用手一指,九天普化真形图打开,托起五劫升天门,节节拔高,迎了上去。

    轰隆隆,

    五劫升天门打开,细纹流转光华,生出吞噬之力,白慧灭灵雷火焰一接近,就被吞入其中。

    轰隆隆,

    白慧灭灵雷火焰一进入,马上就显出暴虐的本质,一朵接一朵的炸开,每一朵产生的毁灭力量,不逊色于筑基六重圆满的修士自爆。

    轰隆隆,

    力量爆炸,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漩涡,千百的毫光自里向外喷发,耀眼到难以想象。

    “镇压。”

    陈岩感应到手中宝图的震动,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不敢怠慢,全身的力量打入其中,门户上的神秘法阵运转起来,重重叠叠的空间再次打开。

    哗啦啦,

    日光,月光,磁力,魔气,血海,等等等等,各种力量冲刷而下,开始中和白慧灭灵雷火焰的狂暴威能。

    “真是厉害。”

    陈岩握紧宝图,一股股的力量自其中传出,打在修罗圣体上,令他好似打摆子似地来回发抖,疼的要死要活。

    每一个刹那,都是上万次的震动,向内里钻的力量,比世上最厉害的酷刑还得厉害百倍。

    要不是他意志坚定,加上修罗圣体实在强横,换个别人,疼都能疼死。

    “呼,”

    陈岩只觉得过了千百年这么长,手中的宝图才停止震动。

    他身上的鳞甲都破开,鲜血淋漓,看上去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就好像,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一样。

    “幸好是躲过去了。”

    陈岩攥紧宝图,身子还是习惯性地抖了两下,刚才真的是酷刑,再来一次,恐怕都挨不过去。

    “咄。”

    陈岩一抖宝图,五劫升天门震动,里面的火焰飞舞,晶白如霜,拳头大小,透明无垢,散发出沁人的香气。

    哗啦啦,

    冰花碰撞,丝丝缕缕的甘霖,真的是雨后露前,赏心悦目。

    “咄,”

    陈岩用手一点,拿起一朵,融入体内,清清凉凉的能量瞬间遍布全身,都是满满的生机。

    “有舍有得。”

    陈岩收起宝图,这一下子,虽然让九天普化真形图暂时没了力量,但得到了不少雷霆精华,对自己的神魂大有裨益。

    轰隆隆,

    第四重雷火劫来临,这一次,是天青色的焰火,在虚空中燃烧,没有半点的声音,没有半点的温度,似有形,似无形,似真似假,难以辨别。

    天青色火焰,细细密密,不计其数。

    哗啦啦,

    火焰飘飘,似有松音。

    “啊,”

    “头疼,”

    “好难受。”

    “看不到东西了!”

    火焰落下,最先起反应的反而是周围来不及离开的仙道玄门之人,年轻一辈的弟子们见到火焰,幻象丛生,神情狰狞。

    “这是什么雷火,”

    赵无极修炼的火焰一道,可是依然是不认识。

    神魂修士修炼到道基圆满,根果冲出,引动气机,上天自然落下雷劫。

    不同的修士,法身劫都不同。

    “是幻觉类的**,”

    薛崇山眉头皱地很高,五指伸开,非常舒展,好似月下花开,像是老龟浮水,无形的音波散开,驱散**的力量。

    “去。”

    其他几位金丹宗师也是有学有样,或是祭出法宝,或是施展神通,帮助门下弟子。

    “嗯?”

    薛崇山很快发现异常,这火焰无形有形,难以捉摸,他刚帮门下弟子驱散,幻觉再次出现,连连绵绵,源源不断。

    要想不让门下弟子陷入幻觉,就得时刻不停地维持神通或者法宝,需要消耗的法力惊人。

    其他金丹修士也明确了这个棘手的难题,在心里将陈岩骂了千百遍。

    众人没有办法,只能消耗自身的法力,庇护门下弟子。

    “**,幻术,不真。”

    相比较于仙道玄门众人的难受,陈岩对这一重的雷火劫则是表现地异常轻松,他或许力量不足,或是法宝不够强横,但在心灵上的修炼却是极其强大。

    毕竟是两世为人,还在前世前世过浩瀚的星空,无尽的宇宙,吞噬万物的黑洞,种种所见所闻,所感所经历,让他心智坚韧,不为外物所动。

    “种花春扫雪,看箓夜焚香。”

    陈岩口诵真言,幻象丛生,依然是如清风明月,欣欣然,熏熏然,乐而观之。

    足足一刻钟,天青色火焰消失。

    来的有形,去的无踪。

    天道演化,就是这么神奇。

    “嗯?”

    陈岩眼见此雷火散去,不仅没有欣喜,反而眉头皱起,神情凝重,冥冥之中,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来。

    “还有一重雷火劫。”

    陈岩只觉得毛骨悚然,身上的鳞甲似乎都受到刺激,哗哗作响,四重雷火劫就已经是少之又少,五重雷火劫是前所未闻。

    “呼,”

    “真是麻烦。”

    “没想到他们成了累赘。”

    几个金丹宗师念头碰撞,相互交流,刚才他们庇护门下弟子,消耗了很大的法力,现在有了空闲,连忙服用丹药,进行补充。

    他们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最大的失误就是带来了不少门中年轻一代的优秀弟子,成了累赘,不然的话,即使雷火劫厉害,他们也能迅速脱身。

    哪像是现在,只能硬抗。

    这样的局面,真不知道是陈岩渡劫,还是他们一起渡劫了。

    “咦?”

    薛崇山在众人之中修为最高,神通最是惊人,他看着天上的劫云,气机纠缠,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难道还有一重雷火劫?”

    薛崇山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下了一跳,五重雷火劫就是经书上都少有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