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雷霆化神灭邪道
    且说极天上。

    雷霆撕裂天幕。

    长若垂翼,快似惊虹,悍然击下。

    远远看去,白光耀眼,纤尘无影,乍寒乍霜之间,冷芒浮动,霹雳惊声。

    轰隆隆,

    雷霆落下,化为万千的人影,都有手指头大小,成雷神之相,雷公脸,生双翅,握神器,叫声凄厉。

    轰隆隆,

    万千的雷神联合在一起,化为惊天动地的绝杀大阵,下雷上火,煞气弥漫,显示天道震怒,剿灭异端。

    轰隆隆,

    煌煌天威,在这方圆百亩之内,压缩成实质,如同真正的水银流动,浮气空明,钓起人最心底的恐惧。

    是的,恐惧,害怕,战栗。

    天之震怒,就是最强大的修士都会有这样的情绪。

    “啊,”

    陈岩大叫一声,霹雳上身,雷神震怒,他身上的鳞甲大片大片地脱落,露出里面厚厚的角质,血肉疯狂蠕动,拼死抵御。

    雷霆无情,毁灭一切。

    沾上之后,就是不死不休。

    死亡,又是一次这么接近。

    陈岩只觉得眼前一阵模糊,身上无力,好似又回到了上一世劫难发生之前,面对劫难,他同样是显得渺小,无法抵挡。

    相同的味道,再次尝试,还是一样让人痛恨啊。

    “真是让人痛恨的感觉啊,”

    陈岩叹息一声,察觉到毁灭之力在往里钻,要是他再不采取应对,即使是以修罗圣体之强横,也会化为齑粉。

    “给我开。”

    陈岩不再犹豫,身子一摇,识海之中,一滴精血溢出,轰然炸开,丝丝缕缕的力量瞬间遍布全身。

    “无尽血海,不灭杀戮,恶之本源,亘古永存。”

    陈岩眸子化为血红,映照出血海之相,混乱,灾难,杀戮,魔光千转,光怪陆离。

    轰隆隆,

    不到半个呼吸,陈岩气息大变,他仰起头,隐约可以看到,在不知名的时空深处,一个大如星球般的人影从模糊到清晰,万眼万手,遮天蔽日。

    魔神横卧在星空,吞噬日月,天门上悬有一个同样硕大的葫芦,里面溢出的少许气机,就能毁灭一个大的世界。

    任何人看到这个魔神,都会敬畏起来,这是不可思议的力量的碾压。

    轰隆隆,

    陈岩以血海之主的记忆和精血为引子,进行祭祀,刹那之间,沟通到不知在何等时空的魔神本体,一股浩瀚的力量凭空出现,降临下来。

    轰隆隆,

    血海降临,魔神咆哮,难以理解的力量和法则缠绕,凝成各种古怪的魔文,千姿百态,凶煞之气四溢。

    咔嚓,咔嚓,咔嚓,

    即使是雷霆神灵,似乎也挡不住这宛若天地之间最为暴戾的杀戮,血光所到之处,雷神一个接一个的炸开,化为精纯的雷霆之气。

    汩汩汩,

    陈岩的修罗圣体处于一种奇妙的姿态,上面再次开满血花,郁郁馥馥,吞噬雷霆精气,滋养己身。

    “这样的感觉,”

    陈岩此时却没有半点度过第五重雷火劫的喜悦,他咬着牙,面容扭曲,勉力压下心中的暴戾和杀戮之意。

    “难缠。”

    陈岩将牙齿咬得咯咯响,为了应对雷神之罚,他没有办法,不得不以记忆和精血为引,沟通血海之主的投影力量。

    以血海之中的无法无量,果然是连五重雷火劫都能轻易破开,只是这样做,不是没有隐患。

    别的不说,光是血海之主的意志在提升,就令他如临大敌。

    以对方的手段,以后自己若是稍有大意,就会让对方反客为主,雀占鸠巢,其可怕之处,想一想就让人心惊。

    就现在来看,血海之主的意志已经影响到陈岩的心智,让他变得趋向冷漠而杀戮无情。

    “饮鸩止渴,以后再说。”

    陈岩压下心中的暴戾,大手一挥,漫天的雷霆精华聚拢过来,倏尔一涌,全部打入到五劫升天门中。

    轰隆隆,

    五劫升天门将之全部吞噬,上面的花纹如同活过来一样,氤氲若水波,这件法宝开始再次提升。

    趁着这个机会,陈岩目光一扫,发现周围已经变了样子,到处是大片大片的焦黑,还有一个接一个的雷坑,汩汩往外冒着雷水。

    土地龟裂,满目疮痍。

    不得不讲,刚才的第五重雷火劫的毁灭力强的惊人。

    “还有他们,”

    陈岩注意到仙道玄门之人,他们还在祭出法宝,抵挡着噼里啪啦轰鸣的人形雷霆。

    虽然第五重雷火劫已经结束,但落下的雷霆依然是在肆虐,最中央的一片让陈岩破掉,余下的正好在玄门仙宗之人的头顶。

    他们可没有陈岩引动血海之主力量的手段,只能苦苦支撑,体内的法力汹涌而出,损失的厉害。

    “哈哈,有趣。”

    陈岩今天第一次笑出声来,让他们咄咄逼人,和自己势不两立,这下子,也让他们好好渡一渡雷火劫,顾忌会让他们很难忘。

    轰隆隆,

    五重雷火劫过去后,雷云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天穹如洗,如大块的水晶。

    绿云朵朵,叠翠青意,寒月东挂,冷嶙霜雪。

    五光十彩,变幻交织。

    陈岩看着天色,目光动了动,这是要马上法身劫第二劫,阳九劫。

    这一劫,不像是雷火劫那样恐怖,但同样很不好过。

    阳九者,阳刚之极致也。

    此劫乃是直接对准神魂修士凝练出的道果,过得去,蜕变提升,过不去,根基尽毁。

    看似简单,实则也非常凶险。

    哗啦啦,

    正在想着,蓦然天地一明,一道风凭空出现,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到最后包裹住葫芦状的道果。

    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薰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就是叫做阳九神风。

    风吹过,道果滴溜溜转动。

    每转动一圈,道果上都会腾起光晕,太冥,杀戮,星辰,蛟龙,姿态千百,各有不同。

    这一关,别无他法,法宝无用,神通无效,肉身不行,只能用自己的道果抵挡。

    根基道果圆满没有破绽,则风过而不能入。

    根基道果有瑕疵,即使是肉眼难见,此风也会钻了进去,让修士死无葬身之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