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三劫已过天鹏身(第二更求订阅!)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湖上。

    衰荷残卷,雷光未平。

    风一吹,白波如霜雪,自然晶莹。

    陈岩端坐不动,一手指天,一手柱地,道基根果滴溜溜转动,晕开千百重的光辉,周围是阳九神风,叮当作响。

    自太冥玄天宝典之中得到的太冥之道,是根本。

    自水府中化龙池中得到的龙之精神,是力量。

    自无量星辰宝灵珠中得到的陨星之秘,是变化。

    自血海之主记忆中得到的杀戮之道,是锋锐。

    自天地交感中得到的雷霆之道,是辅助。

    根基道果在阳九神风中沉浮,每一个刹那,都会有新的感悟生出,就如同在丹炉宗进行淬炼,打掉杂质,淬炼本质。

    在这样的过程里,道基根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每缩小一寸,上面缠绕的各种花纹就复杂百倍,密密麻麻,看一眼,都让人头晕。

    到最后,当道基根果小到不能再小的时候,阳九神风突兀地消失,继而五彩光华升起,如孔雀开屏,映照四方。

    “法身劫第二劫过了。”

    陈岩心中有了明悟,再看变了样子的道基根果,它就好像是熟透了,颤巍巍的,散发出沁人的香气。

    “阳九神风真是神奇。”

    陈岩目中精芒跳动,刚才神风袭来,阳九劫气,看似是一个刹那,却又如同百年,他将自己修炼的道术重新梳理,更上一层楼。

    一个刹那如百年,这已经是涉及到光阴时间的法则,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只差最后一个契机了。”

    陈岩力量运转,发现自己的道基根果内部精气日盛,凶猛澎湃,节节升高,只是被最上面的葫芦口子封住,无法射出。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法身劫最后一劫悄然无息地降临。

    法身劫第三劫,问心孽焰。

    问心,直至本心。

    孽焰,无可抵挡。

    下一刻,

    陈岩只觉得心头一热,烦躁难耐,心烦气躁。

    随即下部热气渐升而上,至股则足死,至腹则股又死,没有任何的知觉。

    转瞬之间,热气聚在心间,左缠右绕。

    这个时候,自生出记忆之时的琐屑久忘之事,都随心血来,一潮过。

    一潮过,如行善之事,则如置身温泉,浑身毛孔张开,非常舒服。

    一潮过,如行恶之事,则如油沸鼎中,滚烫折磨,痛苦而郝不出声音。

    天道,也是扬善抑恶不成?

    陈岩目光平静,看着平生发生的大大小小的往事,任凭油炸火燎,他依然是心如磐石,没有动摇。

    善事于我何益?

    恶事于我何干?

    直至本心,追求大道,向往长生耳。

    不惧,不悔,不动摇,我行我道!

    就在陈岩面临法身第三劫时,仙道玄门之人齐齐一声大喝,截空开天塔绽放出无量的光明,龙虎咆哮,混沌无色。

    轰隆隆,

    第五重雷火劫的余波没了劫气,威能大减,终于让他们联手击破。

    “好。”

    “太好了。”

    “我们平安无事。”

    众人真是又惊又喜,刚才霹雳肆虐,雷神呼啸,将周围化为末日焦土,即使是他们金丹宗师都是看的胆战心惊,现在终于雨过天晴。

    薛崇山用手一指,收起宝塔,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其他的金丹宗师都好不到哪里去,摇摇晃晃的,无他,刚才驭使法宝消耗法力太多。

    众人连忙吞服丹药,恢复力量。

    “咦,”

    薛崇山到底修为最深,神智清明,他目光一动,正好看到陈岩,马上断喝一声道,“陈岩正在渡劫,不能让他好过。”

    “啊,”

    仙道玄门众人这才想起使得他们这么狼狈的罪魁祸首,登时怒意上脸,祭出法宝,打了过去。

    “死。”

    众人的愤怒几乎要化为实质,这一波攻击更是含恨出手,声势浩大。

    一时之间,半空中如同绚丽的烟花绽放。

    眼看陈岩就要被攻击淹没,突然之间,一道大笑声响起,随后就是字字如铁的锵然之音,道,“长生之志,百死而不悔!”

    轰隆,

    话音一落,天地倏尔一暗,形似葫芦的道果一转,一道弥天极地的精气破开云光,直入青冥。

    轰隆隆,

    到了极天上,漫天的光华一收,脚踏四海,背负青天,显出一尊无上法身。

    形似鸟,身如金。

    目射闪电,喙如神针。

    双翼垂云生变化,铁爪撕裂虚空行。

    身绕星光,尾带血芒,红彤彤的冠子上有一盏明灯,灯芯五彩,五行五方,有无量光,有无量寿,照耀世间。

    正是天鹏法身,扶摇直上九万里。

    陈岩法身大成,居于九天,心怀畅快,想起一诗句,随口吟唱,“宇宙产黄芽,经炉煅作砂。阴阳烹五彩,水火炼三花。鼎内龙降虎,壶中龟遣蛇。功成归物外,自在乐烟霞。”

    修炼百般滋味,尽在其中。

    “哈哈,”

    陈岩大笑,看着攻击临近,利爪一伸,化为半亩大小,力能穿金石,上面覆盖有一层五彩琉璃的宝焰,无物不焚。

    噼里啪啦,

    无论是神通,还是法宝,在这霸道至极的五行五方五色灵焰之下,都是沾上火星,疯狂燃烧。

    天上地下,无物不焚。

    经过法身三劫蜕变的灵火,就是这么霸道!

    “啊,”

    “啊,啊,”

    “啊,啊,啊。”

    气机牵连之下,施法的众人都感应到扑面而来的灼烧,这火,不光是燃烧灵机,还直入心扉,焚烧人的心神。

    “哈哈,不堪一击。”

    陈岩再次大笑,意态飞扬,双翅展动,呼啸风云,烟霞四起,他大喝一声,利爪破掉攻击之后,再次下压,威势霸道绝伦。

    轰隆隆,

    利爪压下,化为半亩大小,五彩流光,羽似金铁,有擒拿乾坤之力,运转造化之玄。

    这一击,不光是力量,还有各种的神通意念,真正的法武合一。

    太冥玄天宝典上有记载,太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陈岩晋升法身境界,上来就是天鹏变,身化天鹏,力大无穷,不可想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