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九天风起万钧雷(第三更求订阅!)
    新增啊,都木有码字动力了。

    云镜湖。

    冬水清清,新梅照波,冷蕊横枝,生香凝雪。

    绿条悠悠,蝴蝶纷飞,好风好景,惹人注目。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极天之上,传来一声撕裂金石般的啼鸣,继而云光裂开,自里面探出一只利爪,大有半亩,遮天蔽日,擒拿乾坤。

    利爪下落,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要将整个大湖覆盖,下面的玄门仙道之人,小若蝼蚁,微不可见。

    轰隆隆,

    利爪破云霄,惊天动地。

    “咦,”

    “这是什么?”

    “难道有大妖横行?”

    有人见到这从天而降的利爪,惊骇地面无人色,光是一只利爪就是这么惊人,可想而知其隐在云中的全身,又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恐怕只有古老道经中记载的绝世天妖,才有如此威势。

    有修士转过此念头,不敢多看,转身就往城里跑,生怕跑的晚了,自己成了天妖口中的食物。

    其他人见此,也是一哄而散。

    不少人回去后,还是一闭眼就会浮现出从天而降缠绕五彩烈焰的巨爪,又惊又惧,居然伤了元气,卧榻不起。

    说起来,实在是他们倒霉。

    刚开始的时候,玄门仙道之人在云镜湖周围布置下了法阵,遮掩气机,毕竟他们这么多人对付陈岩一个,好说不好听。

    就是这样,他们在云镜湖和陈岩打的昏天暗地,外面的人也是看不到的。

    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大,后来他们倒霉地被陈岩引入到自己的法身三劫中,特别是五重雷火劫肆虐,早将大阵打的支离破碎。

    陈岩这一次出手,正好将之彻底崩坏,让周围的人看到了这惊人一击。

    “贼子凶猛。”

    薛崇山看到这从天而降的妖禽巨爪,神情凝重,呼唤道,“诸位道友,我们齐齐出手。”

    “好。”

    众人面色不好看,对方的巨爪固然是霸道刚猛,可是在他们全盛之时,也是可以化解,可现在由于抵御雷火劫,法力消耗的厉害,未免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样一来,他们必须联手才行。

    耻辱啊。

    一行人咬着牙,却不得不屈从于现实,全力出手。

    一时之间,朱雀之相,霜山照月,万古星辰,青天白日,中间则是开通宝塔,等等等等,异象升腾,迎了上去。

    “哈哈。”

    大笑声中,巨爪携带煌煌不可测度的伟力,不需要任何的花哨,就是以力压人,简单粗暴。

    嘭,嘭,嘭,

    无论是法宝还是神通,都被巨爪打飞。

    “无耻。”

    “无耻至极。”

    “太可恨了。”

    众人见无论自己一方如何变化,对方就是一招以力压人,忍不住心里大骂。

    这就是明摆着欺负他们元气不足,耍流氓啊。

    连续三番五次被人这样欺凌,在场众人脸色难看的都要刮下一层霜来,他们都是金丹宗师,高高在上,权柄惊人,何时受过这样的欺凌啊。

    “诸位道友,”

    赵无极站了出来,背后朱雀之相熠熠生辉,道,“我来施展日月离合丹法,以助各位恢复元气。”

    “日月离合丹法,”

    众人听了一惊,这确实是大名鼎鼎,不过要以寿元为引,聚日月精华而成,一般人即使会,也不愿意施展。

    赵无极不多说,直接掐诀,口中吐咒,似是祭文,字字光明,祭祀上苍,青烟袅袅而起,笔直一线。

    轰隆隆,

    寿元燃烧,化为三足兽鼎,青铜绿云,镌刻花纹,里面日月交合,混元其精。

    “日月为大药,天地哺其精华,成。”

    赵无极一下子燃烧了三十年的寿命,面色变了变,十几根头发自然断开,掉到地上,居然染上了一层霜白。

    “来。”

    其他人见赵无极这样付出,心里都生出一股气,不再犹豫,张口将鼎中的精元吞下,法力恢复。

    “杀。”

    黄如云最是干脆,身子一摇,背后星光璀璨,凝成一张大弓,足有三丈大,弓身两端雕成半人马的样子,怪异而又玄妙。

    哗啦啦,

    大弓一成,天穹上七颗大星同时绽放光明,星光落下,化为箭矢,搭在弓弦上。

    轰隆,

    弓箭上弦,霹雳雷惊,一箭射出。

    “咄,”

    薛崇山大袖一展,一点明光飞出,倏尔一落,化为一个宝壶,通体赤金,上镌铭文,壶口上却是诡异的黑色。

    “去。”

    薛崇山抓住宝壶,用力一摇,一道墨汁自壶口射出,笔直如箭,跟随在星矢之后,幽幽深深,自成气息。

    金壶墨汁,又是一件让人闻风丧胆的法宝。

    轰隆隆,

    余下的两位金丹宗师同样不甘落后,各自施展神通,打向半空中的陈岩。

    他们四人这一恢复元气,即使不是全盛时候,发起威来,也是惊天动地。

    和刚刚的软弱无力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轰隆隆,

    四大金丹宗师发威,将虚空打出一个又一个的黑洞,肉眼可见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散开,嗡嗡嗡响个不停。

    星光,元磁,月华,日精,各种元气狂暴,挤压陈岩的空间。

    陈岩的天鹏法身力大无穷,撼动山岳,但一个缺点就是体积太大,占据空间,容易成为靶子。

    四人都是金丹宗师,眼光毒辣,所以是出手又快又恨。

    “这四个家伙,”

    陈岩一目了然,轻笑一声,天鹏法身倏尔一变,化为一道青气,往下一折。

    哗啦啦,

    烟霞一开,陈岩自里面踱步出来,头戴银冠,身披天鹏五彩法衣,腰束蕊带,脚蹬踏空履,身后光焰如轮,徐徐转动。

    和以前相比,陈岩多了三分锐利,目光如鹰隼。

    在四人团团围住的空间里,陈岩龙行虎步,锋芒毕露,他先是看了一眼不远处在吞服丹药后弥补元气的赵无极,冷笑了几声,然后目光又扫过在场几人,道,“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今天冤有头债有主,就让你们知道知道厉害。”

    “开始吧。”

    轰隆隆,

    话音一落,陈岩身子一摇,法力自体内生出,手中无形剑悄然无息地出现,森森然的剑光斩出,冷光袭人,连连绵绵,不可断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