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双星同心锁 恨意绵绵期(第一更求订阅!)
    ps:今天最少会有八更,状态好的话会有十更以上,冲一下仙侠战力榜,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多订阅,多打赏,多投月票,非常感谢。

    正是天晴。

    霜映莲池,水色喜人。

    渺渺玉光升腾,清清亮亮,如抹开的镜面。

    下一刻,

    黄如云所化的星光到来,笔直一束,两头尖尖,仔细看去,却是成百上千细小的星辰篆文咬合而成,环环相扣。

    啪啪啪,

    星矢抖动,携带一种古老的星辰歌谣,自亘古出现,见证星辰的诞生,成长,衰老,崩塌,然后化为齑粉。

    古老,悲壮,凄凉,却至死不渝。

    简单质朴的文字里,是最为坚定的信仰。

    “咄,”

    陈岩惊而不乱,用手一指,冠上的五彩明灯轻轻一晃,就是烈焰升腾,化为圆环,巧而巧之地套住星矢。

    他对黄如云舍弃生命的一击,非常惊讶。

    要知道,修士从养气,到筑基,再到金丹,每一步都很不容易,非大毅力,大智慧,大气运不可得。

    而到了金丹境界,修士生出法力,寿命延长,有希望来日追求无上大道,长生不老。

    正是这样,金丹宗师都是小心谨慎,比普通人更爱惜自己的生命。

    黄如云的决绝,超乎了他的意料。

    不过陈岩到底是个心思缜密之人,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他在放开黄如云之前也考虑过了,对方元气大伤,法力不足,即使拼命,自己也能抵挡。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黄如云是这样刚烈的女子。”

    陈岩念头百转,手中的动作却没停,法力一转,就要将星矢破去。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只见星矢之上,倏尔出现了一尊星神,头戴宝冠,身披天青仙衣,脚下白鹤,看不清面容,她纤细的身影如轻舞,天音清越。

    咔嚓,

    星矢顿时生出一种无形的光晕,破开焰火,只是一冲,就到了陈岩面前,然后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落下。

    咔嚓,咔嚓,

    陈岩低下头,就发现自己左手手腕上多了一串星纹,如同宝镯,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里面是星神坐镇,看不清面容。

    “这是什么?”

    陈岩目光一沉,运转法力,可是星镯好似介于有形无形之间,流彩晕光,华美精致,但法力过去,却是完全碰不到。

    “这?”

    陈岩感应了一下,却诡异地发现,星镯在身,不仅没有异常,反而能比以往更轻松地接引到活泼泼的星辰精华,融入法身,化为力量。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岩是真的摸不清头脑了,这样的星辰印记好似能够辅助自己修炼?

    “双星同心锁,”

    薛崇山看清楚了陈岩手腕上的印记,就是一愣。

    他真没有想到,黄如云舍掉一身的修为,会施展这个神通。

    实际上,双星同心锁真的不是杀伤性的神通。

    双星同心锁是无极星宫中的一门传承之术,以自己的精元和神通为祭品,祈求冥冥之中的星神,进行祭祀,化为同心锁,印在弟子身上。

    这样一来,既能传承神通道术,还可以提升弟子的资质,更好地感应星辰之力。

    只是这一门神通所付出的代价太高,一经施展,连以后再入轮回的机会都断绝,即使是对弟子最为亲厚之人,也绝不会使用。

    “黄道友的意思是?”

    薛崇山皱着眉头,黄如云绝不是临死之前还要成全陈岩,她这么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

    “莫非是星辰感应?”

    薛崇山冥思苦想,有了眉目。

    黄如云元气大伤,即使是燃烧寿命施展绝杀之术,恐怕也伤不了狡猾卑鄙的陈岩,而双星同心锁则是以气机纠缠,心心相印,十丈之内躲无可躲。

    可以说,只要黄如云舍弃生命施展,陈岩想拒绝都没有可能。

    诚然,此神通可以让陈岩获得星辰之力,有利于修行,但印记在身,其玄妙的气息在无极星宫之中肯定有办法感应。

    “黄道友这才是真的不死不休啊。”

    薛崇山心里叹息一声,以陈岩现在的修为,要是他真躲起来,就是以无极星宫的大势力,都拿他没有办法,可是如今有了双星同心锁,就大不一样了。

    无极星宫,这个仙道玄门的庞然大物,总是会有办法找到陈岩,进行报复的。

    毕竟不管怎么讲,王勉和黄如云两位副殿主陨落于此。

    “嘿,”

    陈岩试了几个方法,发现都没法祛除手腕上的印记,他抬起头,目光阴鸷,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尽管陈岩不明白此印记的来历,但就是他用脚趾头想一想都会明白,对自己恨之入骨的黄如云怎么可能以舍弃生命的代价来成全自己?

    对方不是花痴,自己也没有这么大的魅力!

    “是个隐患,”

    陈岩只能暂时将之记在心里,目光扫过全场,冷声道,“想不到无极星宫这个堂堂的仙道玄门的领袖,行事是如此不堪。”

    “出言污蔑在先,抵死不认错后暗算别人在后,无耻之尤!”

    场中众人都不说话,绝大多数人还沉浸在黄如云陨落的震撼当中。

    金丹宗师,高高在上的人物,就是很多惊采绝艳之辈一辈子都无法触摸到的境界,就这样硬生生在他们眼前陨落,化为尘土。

    只有同样是修士,才分明明白其中的剧震,冲击力让他们的思维都变得缓慢。

    “诸位,”

    陈岩面容如铁,黄如云今天这么一死,自己肯定会被无极星宫又在账上狠狠地记上两笔,心中怒意勃发,道,“今天的事儿,你们都是见证。”

    “是的,我们都是见证。”

    薛崇山身子一挺,目光变得锐利,道,“黄道友不会白死的。”

    “她是自己寻死,和本座无关。”

    陈岩当然要撇清,虽然无极星宫不会听,不少的仙道玄门之人不会听,但起码自己一方的人应该知道。

    “或许是这位无极星宫的道友觉得污蔑本座还被点破,羞愧难耐,才自寻死路的。”

    陈岩摩挲着手腕上的花纹,对黄如云不少恨意。

    薛崇山等人没有说话,可是刚才黄如云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行动也让他们受到震撼,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就结束的。

    陈岩可不会轻易让他们离开,可以想象,以后他跟无极星宫之间的仇恨会越来越深,他得未雨绸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