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九十三章 冬月之后晴雪天(第三更求订阅!)
    已经三更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是日。

    冬月当天,纤云明辉。

    清光自玻璃窗中投下,冷侵袭人,水绿沾衣,梅花稀稀落落,掩映阁楼,如同残雪。

    竹风一吹,疏烟袅袅,如同云霞。

    陈岩端坐在木榻上,头戴星冠,上有五彩琉璃光,身披华服,精美的金鹏翎羽覆盖下来,一直拖到地上,晕光如水。

    他抬着头,竖瞳森森,天上的月光和星辉仿佛一下子都被他吸入目中,倏尔一暗。

    法身者,天地规则在人间的行走。

    感悟天地规则,吞服日月星精华,一举一动,伟力浩瀚,有不可思议之威能。

    出则入青冥,御风千里,下则窥地府,见生死轮回,往来逍遥,天下敬仰。

    哗啦啦,

    好一会,陈岩收回目光,识海之中,大放光明,往来修炼的各种神通心随意动。

    “真是玄妙。”

    陈岩以往修炼的道术在法身三劫后得到天地感应,全部化为神通,威能何止十倍地增长。

    “以后慢慢参悟。”

    陈岩没有多想,屈指一弹,光华落下,在掌中化为一盏宝灯,青铜色灯盏,灯芯成五彩之色,无量光辉,亘古不灭。

    这就是陈岩在晋升法身之时,借助天地伟力,按照太冥玄天宝典上的记载,以五色五行五方灵焰为根本,从而炼制成的本命法宝。

    此宝灯以五色五行五方灵焰为灯芯,吞噬诸天万界元气化灯油,光芒璀璨,威能惊人,杀伤力难以想象。

    普通的法宝遇到此宝灯,就会被烧成齑粉。

    除此之外,宝灯还有诸多玄妙,正在生成或者完善。

    别看陈岩当初为收集五色灵火吃了不少苦头,还得罪了很多人,可是现在宝灯一成,一切都是值得的。

    以后陈岩即使遇到劫数,但本命法宝宝灯不毁,依然有机会借此重生。

    “要不是本座有所顾忌,薛崇山等人早就拿来祭灯了。”

    陈岩用手一指,宝灯飞起,重新落到法冠上,熠熠光华洒下,看似清清亮亮,实际上蕴含恐怖的毁灭力量。

    “咄,”

    陈岩想了想,自袖中取出八景金阳宝镜。

    仔细看去,镜横径八寸,鼻纽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

    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而具畜。

    辰畜之外,又置二十四字,周绕轮廓,文体似隶,点画无缺,是古老的文字。

    八景金阳宝镜是陈岩当日从神婆手中得到的,在修道的前期,对他帮助不小,只是自从他凝练出修罗圣体,拥有比拟武中圣者的实力后,此法宝就显得鸡肋了。

    当然,以前是陈岩法力不足,无法打开封印有很大的关系。

    “咄。”

    陈岩念头一动,法力打入到宝镜中。

    咔嚓,咔嚓,咔嚓,

    法力一入,封印层层打开,一股煌煌如天威般的力量复苏,难言的金光升腾,好似要化为人形。

    “咦,”

    陈岩又惊又喜,这法宝的上限看来超乎自己想象啊。

    “起。”

    陈岩用手一引,将八景金阳宝镜收入背后的神光中,或许用不了多久,此法宝就能展现出无量威势。

    “唔,”

    陈岩展袖起身,来到窗边。

    外面水烟绕青丘,杏红小林中,树影摇曳,沙沙作响,

    还有玉簪花开,麋鹿饮水。

    即使是冬日,也是生机勃勃。

    “天地之大,”

    陈岩仰望星空,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修炼出法身之后,天下之大,没有束缚,皆可去得。

    法力滔天,无拘无束。

    蔑视规则,随心所欲。

    不必委曲求全,不必大局为重,纵然前路坎坷,仍可高歌而行。

    这就是无上法身,差一步斩去肉身的羁绊。

    “接下来,”

    陈岩目光变得幽深,他的天鹏法身刚凝练而成,还有不少的关窍并不圆满,需要修炼沉淀,一步步地开发。

    等以后法身圆满,才可以将肉身尸解,融入其中,冲击无上元神大道。

    “希望京城的道盟有个满意的答复。”

    陈岩笑了笑,天门上一缕星光升起,倏尔一变,化为无量星劫宝灵珠,再一变,就凝成一个人影,头戴星冠,身披法衣,腰束宝带,伟岸峻拔。

    “咄。”

    陈岩掐了个道诀,本体重新回到木榻上参悟神通,祭炼法宝,而以无量星劫宝灵珠寄托的化身则推门出去。

    哗啦啦,

    陈岩化身走出,星光自然从天穹上垂下,在头顶上凝成珠帘璎珞,他大袖飘飘,身子周围一个个的玄音自上而下,落到地面,然后晕开光华,叮当有声。

    这样的异象,很快就惊动了元辰宫的道盟子弟,等他们看清是陈岩之后,马上行礼,神态恭敬到无以复加。

    不少的地主看向陈岩的目光中,满是狂热。

    城外一战的结果,已经像是瘟疫一样,传遍整个云州。

    众人都知道,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年,云州道盟历史上最强势的领袖,以一己之力压制五名仙道玄门的金丹宗师,还迫使一人自杀身亡。

    这样的故事,何等的震撼,又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真的是活着的传说,活着的神话。

    正因为如此,纵然陈岩这几日没有露面,但整个云州道盟是空前地团结,空前地众志成城,有这样的领袖,以后前途光明。

    陈岩目光扫过众人,暗自点头。

    以后越往上走,就需要越多的资源,不管是天材地宝,还是各种修炼知识,或者炼制法宝,等等等等,都离不开组织的支持。

    再惊采绝艳的散修,修行的路子都会比大宗弟子显得坎坷。

    说到底,财侣法地,就是这样重要。

    在陈岩的计划中,道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道盟的子弟们会用他们的付出将自己托往至高之地。

    这个过程中,当然有流血,有白骨,有牺牲,但他们也有机会随着自己,去见识一下他们不可能到达的彼岸。

    “希望可以多一点人。”

    陈岩大步走过,余光中映照出一张张的面孔,或是青涩,或是坚毅,或是兴奋,来日他们或是会跟在自己的后面,开创出一个大场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