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清光三尺座上客(第四更求订阅!)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希望各位书友能够来起点中文网支持一下正版。

    郡王府。

    半烟半雨,楼空入绿。

    湘竹幽碧,霜石嶙峋,萦绕半亩水池。

    里面莲子参差,香气缭绕,沁人肺腑。

    仔细去听,泉眼呜咽,水音潺潺,粼粼冷冷,若千百乐器同时奏鸣,令人耳目一清。

    兰陵郡王头戴金冠,身披麒麟锦衣,在亭前放置一个玉案,自顾自赏景,看水,饮酒。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漫天的星光倏尔一收,万千的光华束成一线,自上而下,垂到地上,拳头大小的星箓彼此碰撞,星火衍生。

    一个少年人踏步走出,身材颀长,目若朗星,星冠冕服,若星神之相。

    “落。”

    兰陵郡王见此,大笑一声,随手将酒盏掷到水中,然后身子一扭,如大龙升天,沉肩坠肘,一拳打来。

    哗啦啦,

    力量平平直直,像一根锋锐的长矛,没有半点的余力溢出,非常之恐怖,显示出兰陵郡王这一位武中圣者超凡脱俗的力量控制。

    “咄。”

    陈岩不躲不闪,口发雷音,气机震荡,将力量引了引,然后踏前一步,五指伸开,如捏轮印,中央是星辰凸起,劫气横生。

    啪,

    两者力量对撞,一个纯粹到极致,一个却是星辰之力浩瀚,一触即分,斗了个旗鼓相当。

    “再接我一招。”

    兰陵郡王一时兴起,身子一抖,明明煌煌的拳意精神弥漫,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充塞亭内。

    轰隆隆,

    这一拳,似缓实疾,如大日陨落,周围的气机都燃烧起金黄的火焰。

    “拳意精神真是霸道。”

    陈岩感应到身子如在泥潭中,笑了笑,掐了个道诀,整个人化为一粒宝珠,圆润润,亮晶晶,接引天上星辰之光,轰然照下。

    噼里啪啦,

    星光垂落,如瀑布般冲刷,将整个小亭连同前面的水光都染上一层明艳的星辉,好似万千的星辰落在其中,摇曳生姿。

    “哈哈。”

    兰陵郡王力量一收,看着三丈外重新由宝珠化为人身的陈岩,笑道,“本王还真的很少见到法身修士,一时技痒,解元公莫怪。”

    道盟虽然是打算从暗处走上前台,但现在才刚刚起步,并没有得到朝廷其他势力的认可,于是兰陵郡王还是称呼陈岩为解元公。

    毕竟,解元公算是一州文运第一,也是朝廷认可的,在官场上的身份绝对不丢人。

    “王爷的拳法真是愈发霸道了。”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道冠,到了法身境界,已经和真实的肉身没有差别,普通人都可以看到,他由衷地赞叹道,“刚才拳意横空,充塞内外,要不是我以法宝相抗,恐怕还真躲不过去。”

    “解元公谦虚了。”

    兰陵郡王招呼对方坐下,令外面的仆人重新布置酒席,道,“法身之境,千变万化,最是令人难以捉摸,可谓是将一个变字发挥到极致。”

    “真要是生死相搏,我宁愿面对一个金丹宗师,也不会想对上一个法身修士。”

    “能大能小,诡异多变,让人很头疼的。”

    “金丹大道胜在平稳,按部就班,有望成就元神。”

    陈岩坐下之后,侃侃而谈,道,“法身虽然别有玄妙,但劫难重重,最后一关兵解肉身更是惊心动魄啊。”

    “神魂之道,劫难不少,却最重悟性和机缘,一朝得悟,勇猛精进。”

    兰陵郡王谈兴很浓,道,“正是因为此,解元公才以十八岁不到的年龄一举登顶,天下知名。要是一开始修炼的是金丹大道,再是天赋异禀,惊采绝艳,以其夯实基础,九转入道,六转筑基的水磨工夫,最少也得三五十年之久。”

    炼气九重,筑基三重,才厚积薄发,成就金丹。

    循序渐进,水到渠成,在修炼速度上自然无法和神魂修士相比。

    “神魂修炼,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陈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回想着自己一路走来的辛酸苦辣,很有感慨地道,“我算是气运护佑,路子平坦,都很多次是在刀尖上起舞,最近的法身三劫,差点陨落。”

    “五重雷火劫,”

    兰陵郡王也想到了自己听到时候的震惊,道,“说的也是,这样的劫数,都是现在的我,都没有把握能扛过去。”

    实际上,到现在,整个金台府城甚至云州还在明里暗里讨论几天前发生在城外的大事。

    陈岩戏耍玄门仙道金丹宗师,将他们引入劫数的智慧。

    面对难以想象的法身三劫,而从容渡过的好运气。

    黄如云舍弃修为以死明志,金丹宗师的悲壮。

    一个又一个的小故事传播开来,每一个都让人听得津津有味,这不是神话,胜似神话。

    就连兰陵郡王都想不到,当日陈岩能从一个小小的书生,成长到现在的地步,他已经是道盟的旗帜之一,天下闻名。

    两人没有明面上的利益冲突,反而经常合作,关系一直维持的不错,现在地位平等,更是谈的畅快。

    很快下人布置好简单的酒席,然后上了两斗雪浸白酒,再拿来白玉双蓬杯盘,简简单单之中,自有一种奢华。

    陈岩看着亭前古松,修竹,假山,郁郁青青,没有冬日的清冷,反而是春日的清凉,心情不错。

    兰陵郡王也是频频劝酒,他位高权重,平时要找个共饮之人也不容易。

    两人吃饱喝足,对着一池子的荷花,陈岩这个时候,才提起来意,道,“听说王爷最喜欢藏书,府中还有不少关于上古中古魔神的经文?”

    “上古中古离我们太过久远,很多的传承已经断绝,只留下只言片语。”

    兰陵郡王想到以前陈岩显露出的魔神之道,倒是没有意外,只是提醒道,“还有不少的经书,完全是用魔神文字书写而成,很少有人看懂。”

    陈岩没有遮掩,平静地道,“我以前的修炼也是懵懵懂懂,现在想梳理一下,可是无奈知识面太过浅薄,就想借阅一下王爷的藏书,增加一下见识。”

    “这当然可以,”

    兰陵郡王答应地很痛快,道,“实际上,我府邸的藏书之地很大部分是前朝所留,里面可能和普通的藏书之地不一样,解元公要去的话,得自己小心一点。”

    “哦。”

    陈岩一听,倒是有了兴趣,听这话音,这藏书之地很不一般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