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零五章 宝书入世搅乾坤(第二更求订阅!)
    昨天累着了,今天只有三更了。

    郡王府。

    楼外有桐叶,清阴满地。

    枝上传鸟声,咬咬好音。

    正是雪晴之后,轻烟绕阶,断虹垂树梢。

    天光落下,白石映明光,稀稀疏疏之间,风一吹,萦在竹篱,似是轻纱。

    兰陵郡王坐在亭台上,一壶酒,两个菜,自酌自饮。

    哗啦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七八道金光自地下射出,初始之时,尚是细小,须臾之后,轰然一柱,弥天极地。

    “嗯?”

    兰陵郡王心神一动,甲胄上身,眸子化为金黄,展目看去,只见满满的都是明光,有亿万的篆文当空流转,妙音生香,只是速度很快,一闪而逝。

    “这个是?”

    兰陵郡王站起身,踱步到亭前,望着金光出现的方向,若有所思。

    “王爷,”

    妙玉听到响动,自后面赶来,环佩叮当之声,俨然乐章,她拢了一把垂在身前的青丝,声音中有急切,道,“刚才是什么动静?是不是来自于太明仙洞?”

    “嗯。”

    兰陵郡王点点头,刚想说话。

    下一刻,

    两道弥天极地的光华冲霄而起,然后在半空中一舒,栩栩然化为日月,高悬其上。

    轰隆隆,

    大日,霸道而强势,光烈如火。

    寒月,清冷而婉约,明似梨花。

    这一刻,金台府城上下都有感应,他们居然看到了日月同辉。

    “怎么回事?”

    “怎么日月同时出现了?”

    “天象变化,灾难降临。”

    不知道多少人被惊动,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好在官府和军队及时出动,进行了疏导镇压,才没有酿成大祸。

    兰陵郡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直到日月隐去,余光照在他的眸子里,跳动的光芒,一热一冷。

    妙玉红唇微张,身上的宫莲花裙垂到地上,复杂而又精致的花纹堆叠,整个人如同白玉雕像。

    “嘿,”

    好一会,兰陵郡王吐气开声,道,“看来这次从仙洞之中,出来了了不得的人物啊。”

    “嗯。”

    妙玉翠羽蹙起,仰起俏脸,似乎在回想刚才满月盈城的景象,开口道,“刚才那一轮寒月一出,我体内的真气不受控制一样,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兰陵郡王明白她的意思,对方出身于玄门大宗,传承神秘,即使是遇到修为高深之人,有所不敌,也不能这样被轻易压制。

    “只有等一等了。”

    兰陵郡王真没想到,自己只是试一试,陈岩就能给自己这么大的惊喜,他大袖一展,重新在木榻上坐下,目光沉沉,道,“陈岩应该很快会出的。”

    妙玉点点头,手扶栏杆,看着山丘重叠,中裂一线,如同眸子一般,陷入沉思。

    哗啦啦,

    时间不大,只听妙音自生,如雨打芭蕉,似松涛徐来,又像窃窃私语,然后漫天的星光大盛,化为青剪,陈岩自开合之中走出,头戴星冠,身披法衣,器宇轩昂。

    哗啦啦,

    陈岩一到亭阁,郁郁的星光似乎化为了水光,向四面八方涌去,叮当的天音,连绵不绝。

    “哈哈,”

    兰陵郡王大笑起身,看了一眼,道,“恭喜解元公修为大进,可喜可贺啊。”

    “还得多谢王爷成全。”

    陈岩还了一礼,要不是对方愿意自己进入仙洞,自己也没有这样的机缘。

    “解元公,”

    妙玉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声音又脆又亮,道,“我们刚才看到几道光华自地下射出,还有两道如日月般深不可测,不知道在太明仙洞中发生了什么事?”

    “嗯?”

    陈岩用目光扫了一眼这个清冷如月般的美丽女子,然后看向兰陵郡王。

    “咳咳,”

    兰陵郡王咳嗽一声,知道她是关心则乱,失了礼数,道,“这是妙玉姑娘,嗯,和我关系很好。”

    “关系很好。”

    陈岩一听这四个字,就知道眼前的男女是什么关系了,他笑了笑,道,“说起来,我还真是运气不错,在仙洞之中,顺风顺水。”

    陈岩坐在窗前,映着玻璃上照下的光华,镇定从容,将在仙洞中发生的诸般事情,以春秋之法,讲了一遍。

    纵然没有提到天道罗盘,没有大头娃娃讲的诸般辛秘,兰陵郡王和妙玉两人仍然听的是大为震动。

    太明天书道。

    化出书灵的玄妙宝经。

    纵横如日月的绝世人物。

    陈岩讲完之后,用手一点,自指尖冒出种种篆文,万万千千,然后组合排列,凝成一本厚厚的经书,递了上去。

    “这是?”

    兰陵郡王接过来一看,上来就是大帝社稷经,字字古拙,讲述社稷之道,是一等一的经文。

    “这是我在仙洞中寻到的几本宝经。”

    陈岩眸子幽深,头顶的星冠闪烁着明光,笑道,“就借花献佛,送给王爷了。”

    “解元公真是讲究人啊。”

    兰陵郡王翻阅了一遍,发现最少是七八本道书宝经,虽然后面几本比不上大帝社稷经,但也都是珍品,放到一般的仙道玄门中都不逊色。

    做完这个,陈岩起身告辞。

    “王爷止步。”

    陈岩最后打了个招呼,大袖飘飘,出了亭阁,很快消失不见。

    “就这样让他走了?”

    妙玉有点不甘心,纤纤玉手抓住栏杆,头上的珠翠霞光涌动,映照出她略显阴沉的玉颜。

    “不放他走,难道还要强留不成?”

    兰陵郡王听了这句话,心里忍不住叹息,自己这个枕边人平时看上去聪明伶俐,行事有度,没想到遇到和自己利益攸关的事儿,会这么大失水准。

    他敲了敲手中厚厚的经书,道,“对方能够给我们这本经书,于情于理,我们又能做什么?”

    妙玉深吸一口气,暗自观想寒月,压下心里的浮躁,缓慢地整理了下自己被风吹乱的裙裾,美眸变得清亮,道,“是我一时糊涂了。”

    别说他们没有理由留下陈岩,以陈岩的力量还有以往的行事手段,他们也不敢强留。

    只是让她难受的是,她甚至背后的宗门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结果一无所获,而对方一至,就是翻天覆地。

    “时也,运也,命也。”

    兰陵郡王感慨一声,吩咐一声,将道书收好,仙道玄门向来对道术神通封锁的很厉害,这本道书可以用来自己培养人才。

    “我要跟宗门汇报一声。”

    妙玉左想右想,发现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求助于宗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