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零六章 梧桐霜冷自从容(第三更求订阅!)
    今天的第三更求订阅,明天恢复四更。

    陈岩化为一道星光,回转三五元辰宫。

    正是半夜。

    丘石窈窕,花木扶疏。

    冷光自上面垂下,洋洋洒洒,流连于岩下、水里、枝头,散落如霜雪,是不是泛着光彩,晶莹可人。

    松声,水声,鹤声,琴声,别样清幽。

    “哈哈,”

    陈岩目光一展,将景色尽收眼底,眸子深深,展袖在高台上坐下。

    “哎呀,”

    这个时候,一道稚嫩的娃娃音响起,继而一道星光垂地,左右一绕,化为粉雕玉琢的大头娃娃。

    “哎呀呀,”

    大头娃娃双手叉腰,昂着头,大声道,“本宝宝终于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

    清脆的声音,有喜悦,晕开回音。

    哗啦啦,

    倒是三五只正在抱月而眠的小鹿被惊到,睁开明亮的大眼睛,左看右看,显得可爱又无辜。

    “咯咯,”

    大头娃娃一看,马上来了兴趣,这个小东西扎着双手,扑了过去。

    “这个小东西,”

    陈岩笑了笑,仙洞虽好,但对大头娃娃这样活泼的性子来看,简直是折磨,现在可谓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了。

    “太明,”

    收回目光,陈岩想到仙洞的变化,跟他交手的昊日和寒月可都是厉害人物,出世之后,肯定会掀起风波。

    除此之外,脱身出来的七八个书灵虽然没了本体的支撑,但以他们的资质和记忆,投胎之后,就会光芒万丈,是一等一的天才。

    他们说不定还会投入仙道玄门,就更难缠了。

    “还轮不到我头疼。”

    陈岩将杂事抛之脑后,拿了个道诀,静心凝神,识海之中,大放光明,一个又一个的文字飞出,描金生彩,郁郁如盖。

    哗啦啦,

    万万千千的文字飞舞,如龙如蛇,垂光生辉,或化为星辰,诸天无量,或化为山河,社稷在握,或化为日月,光明普照,或化为剑气,纵横开阖,等等等等,各个不同,俱是玄妙。

    哗啦啦,

    各种文字、图形、符号,上下勾连,不断组合,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智慧光晕。

    陈岩在太明仙洞中可不是只得到了《无量星劫飞仙经》和《大帝社稷经》,后来他还得到了不少的经书,虽然没有生出灵智,逊色于以上两本道书神通,但也不容小觑。

    里面包含的道术神通法诀等等等等,都算得上微言大义,和规则相同。

    这样的道书宝经,不可多得,都是很好的积累。

    好一会,陈岩才睁开眼,眸子深深,看不清底色。

    “妙不可言。”

    陈岩站起身,看着下面。

    澄波新木,绿水清音。

    依稀东风寥飒,徐徐而来,霜气来回,鸣于树梢。

    三五只野鹤掠水飞过,羽翼大如轮。

    他在晋升神意通玄的第二境界法身境后,是有一个虚弱期的,不是力量的虚弱,而是在境界眼光上需要提高。

    纵然再是天才,除非是大修士转世重生,不然的话,都会有这个槛儿。

    幸好是在太明仙洞中奇遇,阅读大量的经书宝典,其中的积累,一下子就冲破了这个门槛,稳稳当当地稳定了新境界,很扎实。

    “咯咯,”

    大头娃娃抓着一头麋鹿的小犄角,骑在上面,顺着石阶上来,绕着陈岩转圈,不时发出笑声。

    “咯咯,”

    这小家伙也不忙着修炼恢复力量,整个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四下乱跳。

    “大头罗浮,”

    陈岩用手摸着小家伙的朝天髻,心里笑道,“玩吧,反正你也玩不了多久了,”

    对于大头娃娃,陈岩有了安排。

    他可不会让这个小家伙成天混吃混喝的,让他打入敌人内部才是王道。

    反正以小家伙无与伦比的星辰之力,只要被发现,肯定是要当作珍宝的。

    “看我如何培养一个史上最厉害的卧底。”

    陈岩捏着大头娃娃光华如玉石般的小脸,心思千转,这可是个好机会。

    轰隆隆,

    这个时候,大星垂下,陈岩本体走出,头戴星冠,上覆五彩流焰,身披精致华美的法衣,绣有天鹏图案,目光锐利。

    哗啦啦,

    陈岩用手一招,化身重新化为无量星劫宝灵珠,轻轻一折,飞入到他顶门之中,然后诸般的消息融合。

    不多时,陈岩将消息消化掉,点点头。

    “咯咯,”

    大头娃娃早知道本体和化身的关系,也不抬头,继续抱着鹿角,到处跑。

    “意外之喜。”

    陈岩摆了摆宽大的云袖,重新在木榻上坐下,用手一指,一面宝镜飞出,上下缠绕金光,二十四道影子飞舞。

    “道器。”

    陈岩笑容满面,打出一道法力,沟通里面的器灵。

    轰隆隆,

    八景金阳宝镜猛的一震,晕开无穷无尽的金光,方圆三十里内,化为镜光世界。

    轰隆隆,

    每一个镜光中都显示出一个人影,或是修炼道术,或是演练武学,或是祭祀上苍,或是布置阵法,千姿百态,各有不同。

    一时之间,万千个人影,密密麻麻。

    外面。

    溪水浸月,摇碎一池琼玉。

    白石隐隐,松花馥馥。

    陆青青云鬓高髻,一身碎花条纹宫裙罩身,面上戴着轻纱,遮住花容月貌的娇颜,她听完下面的人汇报,挥挥手让其退下。

    “这个局面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陆青青放下笔,眉头蹙起。

    自上次事情发生之后,仙道玄门虽然没有采取断然的措施,但暗地里小动作频频,和军队,和道盟,都有不小的摩擦。

    接下来,红莲教也死灰复燃,暗暗活动。

    整个金台府,真的成为了一个大漩涡,吸引了形形色色的人。

    “头疼,真是头疼。”

    陆青青自云榻上起身,扶了扶高髻,来到窗边,看着外面融融的月色,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担忧。

    无极星宫的两位副殿主受袭,一死一逃;玄门仙道对上陈岩,仇恨加深;现在各方势力冲突,矛盾丛生。

    这一串的连锁事件之后,总有一只大手,不是操控,而是轻轻一拨,就让府城混乱,千疮百孔。

    “到底是谁在兴风作浪?”

    陆青青左想右想,还是没有头绪,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