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零七章 京中上使授机宜
    第二天。

    藤萝浴日,绿苔临水。

    潇潇烟光近,幽幽丘色深。

    仙鹤清唳,白猿啼鸣,麋鹿衔花,灵龟浮潭,生机勃勃。

    陈岩头戴星冠,上覆五彩焰火,身披精致而复杂的法衣,一直垂到地面,由两名侍女用手托起,层层叠叠的花纹交织成天鹏冲霄之图,目光锐利而深邃。

    他的身后,两排十八名云州道盟的权力人物一个不落,挺拔如松。

    不多时,

    只听半空中响起钟磬之音,香气氤氲,霞光阵阵,继而一架玉辇自云中出现,异兽拉车,金气争鸣。

    哗啦啦,

    玉辇落地,烟霞向帷帐一般向两旁掀开。

    数对仙童,各执羽扇,当先出来。

    正中央是一位羽衣道人,身穿松鹤万寿仙衣,徐徐而来;左右分八位女童,手捧令符,旗帜,如意,宝盒,等等等等,环佩叮当。

    陈岩见此,大笑一声,上前道,“属下陈岩,率云州道盟上下,恭迎聂上使。”

    “恭迎聂上使。”

    其他道盟众人齐声见礼,整齐划一。

    “嗯。”

    聂道人在京城中没少听到有人讲陈岩桀骜不驯,现在一看,完全不是嘛,起码对自己就很尊重,心情一好,面上就浮出笑容,道,“陈道友这么大张旗鼓,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聂上使远道而来,应该的,应该的。”

    陈岩笑容满面,态度热情。

    聂道人心中一动,点点头,道,“本使奉命而来,先传达一下大国师的符令。”

    “正该如此。”

    陈岩摆摆手,早准备好的香案拿来,上面方有宝炉,烟气袅袅。

    “大国师符令,”

    聂道人板着脸,一字一顿地道,“陈岩功劳卓著,勇于进取,为天下各州道盟子弟表率,……,加封护法之位,赏赐天禄宝丹十粒,日月神玉水三葫,上元宝箓一部。”

    陈岩点头,这大国师果然有大智慧。

    他身后的道盟其他人更是喜形于色,大国师对自己的头领这么看重,不光是加封护法,还有重重赏赐,看来以前的流言蜚语不可信啊。

    半刻钟后,聂道人传达完旨意,将符令一收,交到陈岩手中,语重心长地道,“大国师对陈道友真的是非常看重,多次提到你是我们道盟表率,希望道友能够再接再厉,率领云州道盟取得更大的辉煌。”

    陈岩对这样的场合自然不会陌生,肃容道,“大国师看重,是属下的荣幸,自当全力施为,不让国师大人失望。”

    “这就好,这就好啊。”

    聂道人眯着眼睛,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云州道盟强势人物。

    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

    眼前的这个少年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像个进京赶考的士子,很容易让人忽略其强硬的性格和深不可测的力量。

    可是不经意的话语中带出的锋芒,又让人难以小觑。

    再看站在他身后,连大气都不敢出的道盟其他权力人物,可想而知,他真的在云州道盟是一言九鼎,威望惊人。

    “来啊,摆宴。”

    早有执事见流程走完,开始吩咐人摆宴。

    庭中。

    荷叶田田,霜石森森。

    花木清疏,绿荫垂地。

    众人就在庭中摆宴,招待京城来客。

    陈岩和聂道人两人并肩坐在中央的位置,其他人分列两旁,一直延伸到湖边,都是檀香玉案,紫金石墩,制作精美,氤氲光泽。

    上面的器物酒壶,玉盏,玉箸,也都是一等一的品质,泛着宝光。

    “来,”

    陈岩端起酒盏,开口道,“聂上使远道而来,我们云州道盟上下,敬上使一杯。”

    “敬上使大人。”

    道盟众人齐声唱诺,高举玉杯。

    “我也敬大家一杯。”

    聂道人自然不会怯场,声音洪亮如铜钟,说完之后,一饮而尽。

    “来,聂上使,尝一尝这一道八宝鲜鲈鱼,在别的地方可是吃不到的。”

    喝完酒后,陈岩招呼聂道人吃菜。

    “确实是味道鲜美。”

    聂道人笑了笑,其实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吞吐天地精华,参悟规则,除少数之人外,已经不贪口舌之欲,这只是大家交流感情的方式而已。

    一个是朝廷中枢要员,一个是地方权势人物,两人没有太大的纷争,反而可以互为依仗。

    聂道人这次领了这个差事,就是有这么的打算。

    陈岩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橄榄枝,两人都有心交好,气氛自然是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聂道人用手帕擦了擦嘴角上的酒渍,开口道,“以后陈道友的任务可不轻,既要管理云州道盟,还得分心去落云谷镇守入口。人的精力有限,以我来看,要是两边用力,恐怕到头来两边都做不好。”

    这话就比较有深意了,陈岩剑眉一轩,放下手中的酒盏,作出诚心的样子,道,“上使有何法可教我?”

    “无他,要有侧重耳。”

    聂道人早有腹稿,侃侃而谈,道,“有侧重,合理分配时间和精力,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看陈岩低头沉思,聂道人顿了顿,继续讲,“陈道友你手段高明,云州道盟上下也对你又敬又畏,如使手臂,以我来看,从现在开始,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得多放在落云谷了。”

    “落云谷以后可是会成为一个宝地的。”

    陈岩抬起头,郑重地道,“聂上使真是金玉良言,等我处理完道盟杂事后,即可就会赶往落云谷,亲自坐镇。”

    “哈哈,”

    聂道人笑出声来,状似欢愉,道,“其实我不讲,陈道友也会这么做,我倒是多此一举了。”

    “实际上对冥狱黑海我还是存有三分畏惧的。”

    陈岩端起酒杯,遥敬了一杯道,“要不是上使你提醒,恐怕不会这么快有决断。”

    “冥狱黑海确实是让人头疼,不过钦天监有很丰富的经验,到时候陈道友可以借鉴一二。”

    两人交谈的很愉快,聂道人也趁机透露一点秘密,道,“钦天监和我们道盟向来关系亲密,陈道友你要是做得好,得到钦天监某些大人物的认可,对将来的发展很有好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