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三百一十二章 初下深谷窥妖魔(第二更求订阅!)
    天月殿。

    云气蒸腾,灿烂若霞。

    绿水淙淙,左洗石骨,右绕古木。

    有丹杏海棠梨花,片片散落,花瓣染香。

    陈岩坐在中央宝座上,星冠上的五彩焰火腾空,将整个大殿映照的纤毫毕现,如同白昼。

    天光,云光,焰光,水光。

    松声,花音,鹤唳,钟鸣。

    色彩和声音交织,宛若梦境。

    哗啦啦,

    时间不大,殿门一开,自外面进来一个纤细少女,长相甜美,双眉弯弯,看上去未语先笑,很有亲切感。

    陈岩睁开眼,竖瞳作纯金黄色,冷漠似没有半点的人类感情。

    “见过大人。”

    少女敛衽行礼,环佩碰撞,发出水过青苔般的悦耳声音。

    “不必多礼。”

    陈岩敛去眸中的异相,笑了笑,用手一指雕花木墩子,开口道,“坐吧。”

    “是。”

    少女倒是落落大方,答应一声,坐在木墩上,婷婷袅袅,如同一朵盛开的水莲花。

    “嗯,”

    陈岩打量了一眼,开口道,“说一下最近落云谷的情况吧。”

    “是。”

    少女想了想,组织语言,开始说话。

    吐字清晰,论述条理。

    将落云谷上钦天监和军队的各种利益关系,还有谷底的冥狱黑海的情况,娓娓道来,分毫不乱。

    陈岩听完之后,很快就有了一个很直观的印象,停了停,问道,“这么说来,最近冥狱黑海的异动,很可能是魔王级别的妖魔出现了?”

    “是的,大人。”

    少女蹙了蹙眉头,答道,“据小女子估计,恐怕不会少于两尊魔王。”

    “很有意思。”

    陈岩面色如常,魔王级别的妖魔相当于人类的金丹宗师或者法身修士,有冥狱黑海作依托,确实了得。

    又问了几个问题,陈岩屈指一弹,一只瓷瓶落到少女手中,道,“好了。”

    “小女子告退。”

    少女将丹药瓷瓶收入袖中,轻轻一笑,转过身,如同一只大大的花蝴蝶,翩然离开。

    “唔,”

    陈岩待对方离开,自宝座上起身,踱步到小窗前,看着融融的月色浮在水光之上,上百尾红头簇成一团,好似在吞吐月华一样。

    “落云谷啊,”

    陈岩眸子深深,考虑着当下的局面。

    他来落云谷当然不能完全一抹黑,刚才的少女当初是道盟之人,后来入的钦天监,算是有香火情。

    正因为如此,他一到就联系了对方,对方也没让他失望,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要先打开局面。”

    陈岩念头转动,只有将关系理顺,才能继续以后的计划。

    “走。”

    陈岩有了决断,展袖走出大殿,顺着青石小路,左转右拐,时候不大,就来到谷口。

    “大人。”

    四名正在值守的钦天监修士见到陈岩,上前行礼。

    “嗯。”

    陈岩点点头,道,“你们打开禁制法阵,我要下去一趟。”

    “是,大人。”

    四人不敢怠慢,连忙祭起手中的令牌,道道光华射出,照到中央位置。

    咔嚓,

    下一刻,

    万万千千的金光凝聚,化成一枚三丈高下的黑白竖瞳,周围缠绕细密的花纹,冒着五彩光晕。

    哗啦,

    眸子睁开,深不见底。

    “大人。”

    见眸子完全睁开,有人喊了一句。

    “咄。”

    陈岩身子一摇,化为一道遁光,倏尔一闪,就进入其中。

    咔嚓,

    待陈岩通过后,竖瞳马上合上,然后万千的光华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平平整整的镜面。

    “这位大人真是急性子啊。”

    有人嘀咕一声,声音很小,道,“刚来就要下谷底了。”

    “陈岩大人,是真的雷厉风行的。”

    另一个人听说过陈岩的名声,听他的话音,似乎对陈岩的行事风格很认同。

    还有一人沉默不言,只是拢在袖中的手指轻轻一颤,就有一道消息发出。

    轩中。

    水石幽静,稚松郁郁。

    白莲花盛开其中,香气馥馥,点缀左右,如同皓白霜雪。

    汪容甫坐在木榻上,正在饮酒。

    哗啦,

    陆云鹤坐在下首,腰间的令符一响,上面显出一段符号,他低头一看,笑道,“我们这位新来的大人真是一刻都坐不住,已经下到谷底了。”

    “嘿,”

    汪容甫冷笑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对陈岩的印象很糟糕。

    “陈岩这样急躁躁地动手,未必是坏事。”

    陆云鹤当然知道自己这位好友的心情,他笑了笑,道,“谷底的复杂局面,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岩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能有什么折腾劲?”

    “等他灰头土脸的上来,咱们正好好好替他宣传一下。”

    “急躁,坐不住,没有能力,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首领的品质。”

    “只能这么办了。”

    汪容甫吐出一口胸中的郁闷之气,他本来性格强势,当然不喜欢来一个更强势之人,道,“真不知道上面的大人们是怎么想的!”

    “上面的大人们也为难。”

    陆云鹤坐直身子,手中的黑玉墨如意摆动,上面亮起幽光,映照出他宽大的额头,道,“最近这一段时间来,各大阴阳对冲的节点频频出现,我们钦天监真的忙的焦头烂额,要不是真的抽不出人手,上面的大人怎么会同意道盟人插手?”

    “这个倒也是。”

    汪容甫眉头舒展开,拿起酒壶,将眼前的酒杯斟满,平平的,不溢出半点,道,“朝廷和神灵互不相让,仙道玄门向来不安分,现在又是阴阳对冲。”

    汪容甫一饮而尽,将酒杯重重地顿在玉案上,凹下去半截,感慨道,“真的是多事之秋啊。”

    “谁说不是?”

    陆云鹤站起身,宽袖大衣,眉宇间有一种飞扬之姿,笑道,“不过,就是这样的局面,才有我们的出头之日。”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汪容甫一字一顿,道,“我们抓住时机,未尝不能再进一步。”

    “就是如此。”

    陆云鹤宽大的额头上氤氲玉光,道,“借着阴阳对冲的气机,我的黑白生死劫云道有所突破,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凝结金丹了。”

    “这真是大好事。”

    汪容甫面上第一次露出笑容,大笑道,“我们兄弟联手,自然是无往不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