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法剑如电斩魔王
    孽王蓦然抬头,发现黑云临于大殿之上。

    倏尔金光一道,自云中射出,浩浩荡荡,璀璨生辉。

    光之之纤未,忽有雷火迸发,轰隆一声,弥漫四方。

    轰隆隆,

    雷光电弧落到地面,晕开大小不一的光环,彼此碰撞,浓郁的阳刚之气充塞,毁灭之力激荡,如凶涛骇浪,扑面而来。

    哗啦啦,

    雷霆打在庭中的铁树上,各种球状的闪电顺着树干往上,凝成各种各样的电网,包裹住悬在半空的果实。

    “哇,哇,哇,”

    果实中的鬼婴儿发出痛苦地惨叫,足有半数抵挡不了雷霆的霸道杀伤力,噗嗤一声,化为灰烬。

    “啊,”

    孽王尖叫一声,一下子从香榻上起身,俏脸扭曲,烈焰红唇吐出满是杀机的话语,一字一顿地道,“是谁?是谁敢毁本王的噬心葫芦?”

    轰隆隆,

    下一刻,

    漫天雷光一收,化为精致的法衣,上勾下缠,纹理玄妙,陈岩显出身形,目光锐利,看向台上两人,开口道,“孽王,还有金牛王。”

    “很好,非常好,省的本座还得四下去找。”

    “今天你们就一起上路吧!”

    声音不大不小,但自有一种威严,自信而从容,言出则法随。

    “无耻狂徒!”

    孽王气炸了肺,身上桃红水裙上的花纹图案荡起水纹涟漪,上面的色彩一下子变得鲜妍起来,一种郁郁的香气生出,似有似无。

    “嗯?”

    陈岩嗅到香气,体内法力一转,就将之破灭,展颜一笑,道,“少许手段,也拿出来卖弄,丢人现眼而已。”

    轰隆隆,

    孽王不再说话,柳眉一竖,力量爆发,直直一拳击出。

    轰隆隆,

    法力凝聚,向四面一散,化为一幅图画,徐徐打开。

    里面有三人,一少年,一中年,一老年。

    少年纵情美色,昏天昏地;中年爱慕钱财,草菅人命;老年不死为贼,老奸狡猾。

    三个阶段,贯穿一生,没有任何的闪光点,有的是缠缠绵绵,无处不在的罪恶。

    是的,任何人看到这幅画,都会想到罪恶深重,那是发自骨子里,从毛孔中流淌出的罪孽,令人难受,令人作呕。

    “罪孽,”

    陈岩如同海中礁石,在风浪之中岿然不动,他长啸一声,背后玄冥真水飞出,化为上百颗的水珠,打在画面上。

    咔嚓,咔嚓,咔嚓,

    画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被抽离了气机,然后噗通一声掉在地上,如同有实质一样跌成粉碎。

    噼里啪啦,

    足有上千份的冰屑散落在地上,映照出幽蓝的色彩,是一种危险的味道。

    “来者不善啊。”

    金牛王上前一步,他身材魁梧,五大三粗的,声音却是尖细,这一对比有说不出的诡异,道,“孽王,我们联手对敌。”

    “好。”

    孽王虽然向来心高气傲,但绝对不傻,刚才的一击神通对拼,就让她发现,对方真的是来势汹汹。

    面对强硬的对手,她可是半点不介意以多打少,让对方饮恨在此地。

    杀戮更强的人,才越发让人兴奋啊。

    孽王纤纤玉手一探,解开束发的铜环,淡紫色的长发披散,垂到身前,如同择人而噬的妖异毒蛇,她发出神经质般的笑声,道,“地上人,本王一定要用你新鲜的精血来灌注我的小宝贝儿,让它们能够愉快地生长。”

    “啰嗦。”

    陈岩冷哼一声,化为鸟首人身之相,竖瞳金黄,似乎是看穿时空,口中吐出两个玄妙的音节,似龙吟,像凤鸣,如鹤唳,道,“束缚。”

    哗啦啦,

    话音一落,虚空生辉。

    无量的光晕浮现,凝成九个光环,每一个光环中都有一个极其古老的篆文,分别是,困、缚、拿、束、定、镇、凝、平、离。

    九个篆文一出现,大小相同,不分高下,各生溢彩,碰撞之间,有一种至高无上穷尽之意。

    哗啦啦,

    光环落下,一个套一个,孽王和金牛王两人立刻就觉得体内法力流转不畅,有一种晦涩艰难的感觉。

    正是蜕变为神通的九宫缚仙圈,一出现就非常惊艳。

    “咄。”

    陈岩手一引,一道光华一闪而逝,然后五指虚探,气机纠缠,化为罡雷,笼罩两人。

    轰隆隆,

    雷光浮现,交织成网。

    “牛魔神力,”

    金牛王见此,大喝一声,身上的筋骨凸起,整个人一下子涨高到四丈,金灿灿的光华如同甲胄一样,威猛无比。

    咔嚓,

    金牛王这一发力,不仅挣开了九宫缚仙圈的束缚,而且还硬生生受了罡雷,安然无恙。

    “散,”

    不同于金牛王的硬抗,孽王这个女魔王则是纤腰一扭,淡紫色的长发一甩,轻轻包裹住身子,化为一缕香气,凭空消失在原地。

    哗啦啦,

    三丈外,孽王的身影由淡转浓,先是白生生的小腿,然后是曼妙的腰身,最后是如火焰般的红唇,最后垂下的紫发,一点点地浮现出来。

    好似是从画卷中走出,非常之玄妙。

    这样的遁术,真的非常了得。

    “斩,”

    陈岩看到两人的应对,目光一凝,掐了个道诀。

    哗啦啦,

    金牛王的身后虚空突然裂开,一道剑光飞出,自无形化有形,森森然的杀意凝成实质,电光火石。

    哗啦啦,

    剑光铺开,细密如霜雪,只是一闪,就将把魔体变大从而躲闪不变的金牛王一只手臂斩了下来。

    “啊,”

    金牛王发出一声地动山摇般的惨叫,他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剑光突如其来,防不胜防。

    “啊,”

    金牛王捂住伤口,不愧是魔王级别的强者,魔体强横,力量所到之处,上面已经有肉芽在蠕动,疯狂生长。

    很显然,金牛王这个大魔王正在消耗元气,尽最大可能地恢复伤势。

    “怎么?”

    孽王刚才遁术中出来,就见到这一幕,她低头看着地面上染血的断肢,眉心剧烈地抖动了一下,金牛王经过这一伤,可是真的元气大损。

    谁也没有想到,来人这么凶狠,一出手就让金牛王差点失去战斗力。

    “斩,”

    陈岩用手一引,无形剑爆发出璀璨的剑光。(未完待续。)